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章 医治好银川儿(一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风乙墨把蓄灵符交给凌娅,道:“娅儿,这里面是纯正的阴灵力,正适合你修炼用,一会儿,我教你逆转法诀,便可以调动里面的阴灵力为你所用!”

    凌娅一喜,那个可是化神期老怪的灵力,无比的强大,如果把里面的阴灵力全都吸纳了,起码能够晋级到元婴中期!

    “谢谢相公!”凌娅幸福甜蜜的亲了一下风乙墨。

    远处的银川儿刚要说话,忽然脸色铁青,浑身发抖,扑通栽倒在地上,晕厥了过去。

    风乙墨暗叫不好,这里阴气极重,银川儿本来身体内就阴阳失衡,阴盛阳衰,这是提前发病了,连忙来到银川儿身边,伸手搭在她的皓腕上,施展阴阳诀,把阳气渡入她的体内。

    嗯?怎么好像严重了?

    通过把脉,风乙墨发现银川儿魂魄更加萎缩,如果再不及时找到赤阳莲,炼成赤阳丹给她服用,她坚持不了几天了。

    这是由于刚才亡灵师自爆,开启了地府通道,里面至阴至纯的地府阴气散发出来,让银川儿吸收了一些,寻常人或许没有什么,可是她却无法承受,令其魂魄加速了与肉身脱离的速度。

    当魂魄与肉身彻底分离,天络石都起不到作用了,必将会魂飞魄散!

    “门主!”就在风乙墨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羽玲珑等人循着剧烈的法力波动来到这里,看到风乙墨,惊喜的叫道:“门主,属下想起来在何处见过你所说的赤阳莲了!”

    ......

    银川儿悠悠醒来,睁开眼睛,便发现凌娅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而且还躺在客栈床上,连忙爬起,刚才自己不知怎地晕了过去,怎么回到客栈了?

    “银川儿妹妹你醒了?感觉怎么样,好多了吧?”凌娅见银川儿醒了,问道。

    银川儿观察了一下自己,顿时愣住了,原本身体内魂魄与肉身的排斥感减弱了许多,虽然没有彻底清除,却令她前所未有的舒畅。

    “没错,你的命真的非常好。相公的属下在毒沼中见过赤阳莲,没有想到竟然就在那个大湖后面的山上,相公当即采摘下来,给你炼制了赤阳丹并亲自给你服下,以纯阳气息疏导,清除了地府阴气的影响,不然你还得昏迷数日。相公说,你再服用几次赤阳丹,便会彻底康复的。”凌娅见银川儿发愣,笑着解释道。

    银川儿听到后,惊喜交加,她见风乙墨不在,问道:“风大哥呢,我要好好谢谢他的救命之恩!”

    “相公去找那个老道的徒弟去了,要把他的储物袋还给他徒弟。”凌娅道。

    “风大哥真是一个好人!”银川儿由衷的赞叹道,那老道法术精妙,储物袋内肯定有功法玉简,如果是其他人恐怕早已占为己有了,也就只有风大哥能够无私的送还给那个老道的徒弟。

    经过跟人类的进一步了解,知道了人类世界,有尔虞我诈,有大义凌然,还有风乙墨跟凌娅这种没有界限的爱,更为老道那种舍己卫道、奋不顾身的融入青色符箓中,封印了地府通道的行为而震惊,这种精神在妖兽世界根本不存在,令她感动。

    妖兽世界,说好听的是毫无心机,说难听的就是野蛮、血腥,只有本能的杀戮、蚕食,没有是非黑白、对错之分!这也是妖兽想要化形的重要原因之一。

    人性,虽然有时候是险恶的,可是大多时候还是善良的,比如眼前的风乙墨,长相英俊,人善良,自然而然的走入了她的内心。

    自从被沙刚强暴后,对于男人,不,男的、公的都十分厌恶,可是莲儿一直在夸奖风乙墨,把他夸奖的天上难寻、地上难找,她不相信。不过,经过相处的这一段时间,她发现风乙墨的确就像莲儿说的那样,正直、善良,虽然有些小奸诈,却不失为一个好人。

    妖兽化形,虽然拥有了人类的智慧,却没有人类那种深厚的文化底蕴,当日在菱湖游船之上,冒坯江的口若悬河、满腹经纶、温文尔雅的书生气质便吸引了她,只不过在她辱骂老道时候,冒坯江的厌恶表现落入她眼中,令她十分失望。

    能够没有人、妖区别的对待的他人就只有风乙墨了,莲儿既然喜欢风乙墨,那么自己为何不可?妖兽心中根本没有专情二字,思想简单,只要我喜欢、我愿意,任何人、任何阻碍都不是理由!

    风乙墨不知道他的举动,引来一个不必要的麻烦,此时他正在看着那个鹤发童颜的道士。

    道士捧着师傅的储物袋,愣愣的发呆,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才一天不见,怎么就阴阳相隔了?

    师傅的谆谆教导还在耳边回响,是那么的慈祥,又带着一丝对自己的关怀以及恨铁不成钢。

    “师傅......”道士放声大哭,哭的泪流满面,好像一个孩子,肩膀一抖一抖的,令风乙墨有些不知所措。

    “你、你节哀,今后有什么打算吗?”风乙墨想了想问道:“还有没有什么亲人?”

    道士摇了摇头,“师傅只有我一个徒弟,他走了,我没有家了。”说着,又开始流泪。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这个人似乎脑袋有些问题,不由的心生同情,想了想,反正羽玲珑她们也没有伴,不如就让老道跟着她们吧,便问道:“如果你没有去处,就跟我走如何?”

    道士想了想,点点头,“好,我跟你走。”

    羽玲珑等人被风乙墨从督毒沼中带出来,便安排在天机城外的一个山上,毕竟,天机城容不下她们,如果让商道联盟的人知道天机门的人回来了,势必要找麻烦。

    羽玲珑见门主带回来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十分诧异,等风乙墨讲述了过程后,便同情起来,上前好言安慰。

    突然见到几个美丽的女子,道士有些不好意思了,脸红了起来,惹的羽玲珑等人咯咯的笑不停,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害羞的人呢。

    一番交流,道士说出的了自己的名字:唐牛!

    这个名字到挺适合他。风乙墨暗想道。

    如今,银川儿的病差不多快好了,也能向莲儿交代了,接下来安顿好羽玲珑她们就成了头等大事,然后,自己便回玄阴宗,看看薛芸姐回没回来,如果没回来,自己就要去域外战场看一看了,看看域外战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薛芸姐这么久都没有回来。

    而且,当羽玲珑带着风乙墨来到生长了赤阳莲的山峰时候,风乙墨惊讶的发现这座山竟然是无名兽皮上显示出来的山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