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六十一章 凌娅离开(二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当初,无名兽皮上显示了天外峰,玄天秘境就出现在天外峰,而白艳霜曾经说过,下一次玄天秘境的出现地点就是兽皮上所指的地点,岂不是说再过一百五十多年,玄天秘境将出现在毒沼的这座山峰上?

    这无疑是令风乙墨欣喜的消息。

    上一次进入玄天秘境,虽然是第一个进入秘境之中,可是因为修为太低,许多地方都没有到,自然没有把珍贵的机会发挥出最佳成效来,下一次,可就任凭自己畅游了。

    这可是属于自己跟白艳霜的秘密!

    回到客栈,风乙墨见银川儿醒了,便给她检查了一番,见赤阳丹的药效还不错,应该再服用几次便和可以彻底的治愈银川儿的阴阳失衡的毛病,让重塑的肉身阴阳平衡,也算给莲儿一个交代了,便站起身,打算离开银川儿的房间,浑然没有注意到银川儿脉脉含情的目光。

    银川儿见风乙墨要走,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目光,心中颇为不爽,见风乙墨马上就要离开自己的房间了,她忽然哎呦的叫了一声,脸色惨白,右手捂着胸口,倒在了床上。

    风乙墨闻听,立即转过身,奔到床前,刚才还是好好的,现在怎么了?他刚刚伸手搀扶起银川儿,银川儿一下子就扑入他怀里,柔软的娇躯贴在他身上,香气扑鼻。

    风乙墨一下子就愣住了,手足无措,不明白银川儿闹的是哪一出。

    “风大哥,我、我喜欢你!”银川儿娇羞的表白道。

    风乙墨还是一头雾水,不明所以。

    “风大哥,我也要做你的妻子!”银川儿见风乙墨没有说话,继续道,脸上充满柔情蜜意,幻想着跟风乙墨花前月下的场景:“莲儿喜欢你,要嫁给你,我也要嫁给你!”

    风乙墨哭笑不得,她的想法怎么如此怪异?莲儿对自己的情谊,他能够感受的到,却还一直没有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他也正为此而烦心,不知该如何面对莲儿。

    自从开始修炼,风乙墨拥有了几位女子,凌娅是因为中了春药之毒,跟自己发生了关系,薛芸算是情投意合,那也是日久生情,而薛芸对自己有多次救命之恩,更十分尊重自己、关照自己,可是在风乙墨心中最重要的还是白艳霜,那个神秘的女子,而且修仙一途,漫漫长路,大部分时间要耗费在修炼之上,不愿意惹出太多的情债来。

    他缓缓推开了银川儿,道:“银川儿,你还小,不懂男女之情。或许你因为我救了你而感激,可那不是爱情,而是恩情。等你遇到了真心喜欢你的人,就会明白了。”

    银川儿听风乙墨如此说,挺了挺高耸的胸脯,道:“风大哥,我真的是喜欢你啊,如果你不相信,我现在就可以把身子给你!”说着,伸手去脱衣服。

    风乙墨连忙制止,按住了她的手,银川儿趁势又倒在他怀里,道:“风大哥,你是不是嫌弃我被沙刚糟蹋过,身子脏了?这具肉身是重塑而来的,只有你一个人碰过呢。”

    这一下风乙墨可就不愿意了,他对银川儿没有一丝感情,而不是因为她被沙刚奸污过,神色一正,再一次推开了银川儿,道:“银川儿,请你自重,我风乙墨喜欢一个人不会在意她的过去,只会珍惜现在的人,保护她到将来。希望你能明白,我救你是看在莲儿的份上,而不是喜欢上你。”

    银川儿再一次被推开,脸色难看起来,再三被拒绝,让她的骄傲受到了打击,脸上阴晴不定,忽然提高了声音,道:“风大哥,你连一个鬼都能接受,当你的妻子,为什么不能接受我?是因为我是一个妖吗?妖总比一个鬼要强啊,起码我有血有肉,她呢,只是一个冰冷的魂体罢了,你们在一起时间久了,她就会吸收了你的阳气,让你寿命减少,哪里比得上我?”

    “够了!”风乙墨听银川儿如此说凌娅,心生怒气,喝道:“银川儿,这样的话我不想听第二遍!凌娅无论是什么样子,都是我风乙墨的妻子,海枯石烂都不会改变!你是妖,根本不懂人类的感情!”

    “哈哈哈!风乙墨,你这个伪君子,终于承认嫌弃我们妖了,难怪莲儿姐如此对你,你一直无动于衷,什么人、妖一视同仁,都是骗人的,你就是一个大骗子!我要告诉莲儿姐!”银川儿带有一丝怨毒的声音,疯狂的大笑起来,恶狠狠的说道。

    风乙墨气的浑身发抖,一甩手,抛出几粒赤阳丹,寒声道:“银川儿,这是剩余的赤阳丹,你拿了赶紧离开,从此你我各不相干,你好自为之吧。”说完,也不理会银川儿,离开了她的房间。

    这样的人还是离的远远的好。

    回到自己的房间,发现凌娅呆呆的坐在床边,不知在想什么,莫非她听到了刚才自己跟银川儿的谈话?

    “娅儿,咱们明天一早就离开天机城,把羽玲珑她们安顿好,就回玄阴宗,好吗?”风乙墨上前拥住了凌娅的身子,那娇躯冰冷,就宛如一块寒铁般,银川儿说的没有错,身体接触,自己身体里的阳气就一丝丝的被凌娅吸收了过去。

    可是那又怎样?自己修炼的阴阳诀,完全能够补充足够的阳气,根本不在乎这一点。

    凌娅忽然伸手抱住了风乙墨的腰,扬起俏脸,媚眼如丝,娇羞可人,“相公,要我!”

    风乙墨望着凌娅充满火焰一般的眼神,低头吻了下去,两个人滚落到床上,衣衫一件件飞落,很快就**相对,房间里的气温骤然升高,欢愉之声弥散,一夜无眠,直到天亮十分,风乙墨才昏昏沉沉的睡去。

    他没有发现躺着身边的凌娅眼角滴落两行泪水,虽然一直在跟风乙墨交欢,可凌娅耳边始终是银川儿的话,痛彻心扉,自己已经不是人了,变成了一个鬼体,一直在默默的吸收风大哥的阳气,对风大哥来说是一种伤害!

    她转过头,看在心满意足睡去的风乙墨,满眼尽是不舍,泪水滂沱,“对不起,风大哥,娅儿不能陪你了。跟你在一起的时光是最幸福的,娅儿会记住一辈子!希望你能找到一个更好的人,陪你度过一生!”

    凌娅起身,穿好衣服,飘然而去。

    ......

    等风乙墨睁开双眼,已经日上三竿,昨夜凌娅太过疯狂,要了一遍又一遍,还从来没有如此过。

    他转过身,发现身边空荡荡的,凌娅不见了!

    风乙墨忽的坐起,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连忙打开,上面只有一行字:相公,我走了,请不要找我,凌娅留字!

    他明白了,昨日自己跟银川儿所说的话凌娅全都听到了,才有了昨夜怪异的举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