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 魔族长老会(四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么在你们兄弟二人中,你父亲最喜欢谁?”风乙墨又问道。

    “当然是大哥了。他经常夸奖大哥有他当年的风范,父亲他本来就是血族!只因为母亲是影族的,我才是影族,如果也是血族的,父亲就应该一视同仁了。”格鲁回答道。

    听了格鲁的回答,风乙墨皱起了眉头,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原来还有这样背景,他现在可以肯定,如果老族长赤天有什么遗命的话,上面肯定是统泰的名字,而不是格鲁!

    他想了想,问道:“你父亲是怎么得病的?按理说,作为魔族,应该百毒不侵,寿命绵长才对,就算有些小病,也应该很快就会被治好的,不会到了不可救药的地步。”

    格鲁想了想,摇了摇头,道:“这个我根本不清楚。当时,我正在距离你们人族的阔天城不远的魔人平原,意外听到血魔的谈话,想要暗中杀了我,嫁祸给你们人类,便偷偷跑了,后来就遇到了你,直到几天前来到影魔族领地,他们才告诉我父亲病危了。”

    风乙墨踱了几步,看向格鲁,道:“能不能带我去看一看你的父亲?”

    格鲁一愣,露出为难之色,“风大哥,现在父亲被长老会的几名长老守护着,旁人根本不让靠近,更别说你是一个人类了。这好像不行啊。”

    “长老会?”风乙墨没有想到魔族也跟人类一样,设立了长老会,问道:“长老会一共有几个人,他们的职责是干什么?”

    “长老会一共有六个人,分别是大长老莫可、二长老黑风、三长老其乐、四长老巴东、五长老兀立七、六长老彩山。其中大长老莫可、四长老巴东、六长老彩山是血魔一族的,而另外三位长老是影魔一族的。六人中,只有六长老彩山是女人,其他都是男人。他们的职责是帮助族长管理整个魔族,唯族长命是从。”格鲁说道。

    风乙墨松了一口气,魔族的长老会跟人类不一样,没有决定权,相当于一个高级的执行机构,执行族长的命令。

    不过,从六人中血魔族、影魔族的人数各占一半不难看出,老族长赤天也在搞平衡,不希望血族、影族任何一组势力强大过另外一族。

    只要长老会没有权利影响继承人就好办多了。

    “这样,明日我跟你一起去探望老族长,我可以变成魔族样子,充当你的随从。如果能够让老族长暂时清醒一段时间,说出来你的名字,起码能让长老会、其他人明白,老族长对于下一任的族长人选是偏重于你的,那么你就会影响一些人,那些忠于老族长之人就会支持你。”风乙墨说道。

    格鲁沉默半响,感觉风乙墨说的非常有道理,便点了点头,道:“好,明天一早,我就带风大哥你去!”

    两个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格鲁便离开了。通过格鲁的讲述,风乙墨清楚的知道了魔族在整个域外战场分为十大战区,战线长达十几万里,全部压制在域外战场的东部。

    主要作战的魔族有巨人魔、赤焰魔、心魔、独眼魔,血魔、影魔都是各战区的统帅、指挥者,执行万魔山发布出去的命令。

    人类依仗的无非是强大的防御法阵、攻击阵法,论实力,比魔族差了许多,因此才以防御为主。

    就在风乙墨为如何才能让格鲁当上族长而烦恼的时候,人类联盟总部泰坦城内,也进行着激烈的讨论,讨论已经进行了十几天,依然没有结果。

    中间休息的时候,薛芸来到外面喘口气,脸上尽是烦躁的情绪,自从上一次迪全跟随她以及夜无边去了一趟阔天城,迪全就总是找借口跟她套近乎,几天来,一共来阔天城数次,她从迪全色眯眯的眼中看到了淫邪、强烈的占有**,难道他看破了自己的仪易容?

    “薛道友如何看待大会讨论的问题?”正在烦心的薛芸耳边传来讨厌的声音,又是那个迪全,不识时务的来到她身边,开口问道。

    薛芸皱了皱眉头,道:“我们鸿铭大陆人微言轻,盟主下达什么命令,我等遵从便是,不宜妄加评论!”

    “哎,薛道友这话可就不对了,同样是化神期修士,自然有说话、发表意见的权利,虽然你们大陆的化神期修士、元婴修士比其他大陆的都少,可也也是一方大陆,同为净天界的一份子,自当慷慨陈词才对。毕竟,人类是应该团结在一起的!面对强大的魔族,所有人都应该各抒己见、群策群力,这样盟主才能做出最佳的决断来,薛道友,老夫说的可对?”迪全说着,笑眯眯的伸手去抓薛芸的皓腕,经过几天相处,他百分百确定,眼前的臭老太婆是一个绝色美人!

    薛芸见迪全轻浮的动手动脚,神色愠怒,一闪身,躲开了迪全的一抓,沉声道:“还请迪道友自重!”说完,不再理会迪全,袖袍一甩,走了。

    迪全也不生气,深吸了一口气,嗅了嗅空中残留着的薛芸身上的香味,令他陶醉,“小妞,你是逃不出本座的手心的!”

    ......

    第二天,格鲁一早就来到了风乙墨的洞府,风乙墨早已以地变之易形术变成了一个赤焰魔王,混在格鲁的侍卫中,出了洞府,直奔万魔山山顶而去。

    他现在的地方是万魔山上偏下的位置,这是因为他是族长儿子,长老、以及血魔、影魔等高级魔族都在中间位置,此地距离族长所在的山顶有十里,以一行人的速度,一炷香时间便到了。

    来到山顶,风乙墨才看到了真正的肃穆的气氛,每隔二十丈便有一名魔帝,而且还是血魔、影魔交叉的站立,势均力敌。

    “二少族长,又来探望老族长了?”来到洞府之前,洞门外,站着一个苍老的魔族,也是一个赤焰族,只不过是魔帝。

    “这是我父亲的老管家萨钧。”格鲁低声向风乙墨介绍道,然后向老管家一礼:“是,萨钧叔叔,父亲状况如何?”

    风乙墨不动声色的跟在格鲁身后,他清晰的感觉到这个老管家萨钧身上弥散着死气,看来这个老魔时日也无多了。

    “唉,还是二少族长有心了,不像大少族长,一直不见踪影,似乎去联系下面的血魔族人去了。二少族长快请进!”老管家萨钧大有深意的说了一句,然后弯腰把格鲁引入了洞府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