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赤天死(一更,求鲜花、打赏、订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嗯,你们都留在外面,桑吉跟本少进去!”格鲁向随从命令道,而桑吉就是风乙墨这个赤焰魔的名字。

    “是!”

    风乙墨躬身一礼,跟了上去。

    来到里面,便闻到了一股药味,放眼看去,洞府内一个数丈长的石床上躺着一个高大的魔族,骨瘦如柴,就剩下一副骨骼了。在石床旁边,是两个战战兢兢的人类修士,面前是两个炼丹炉,那药味就是从炼丹炉内散发出来的。

    显然,魔族病急乱投医,抓住了两个人类元婴修士,炼制灵丹,给他们的族长治病。

    除了两个人类修士之外,就是六名魔帝了,一个个气势强大,肃穆的站在床边,应该就是长老会的六名长老。最小的却是一个红发的中年妇人,身材丰满,模样俊俏,如果不是头顶上顶了两个犄角,还看不出是魔族。

    格鲁抢上前,来到床边,单膝跪地,伸手拉住了父亲的手,眼中噙满了泪水:“父亲......”

    风乙墨抬腿要跟上,却被老管家萨钧拦住了。

    风乙墨有些急了,如果无法靠近魔族族长,根本看不出他是怎么了,更没有办法让老族长暂时醒来,把族长之位传给格鲁。

    就在这时,正在炼丹的两名炼丹师中的一个,打出一道收丹诀,丹炉盖飞起,一粒金色的灵丹从里面飞出,丹成了!

    风乙墨暗中点头,这是四级高阶灵丹续命丹,用在生命垂危之人身上倒也合适。

    “桑吉,帮本少搀扶族长起来,本少要亲自给父亲服用灵丹!”格鲁见机行事的说道,风乙墨连忙上前,帮着格鲁抬起了族长上身,让其依靠在格鲁的怀里。

    趁着格鲁取续命丹的时候,悄悄输送了一缕阳气进入族长身体内,令他吃惊的是这个魔族族长所有的器官都已经苍老而衰竭,行将就木,眼看就要死了!

    根据他的了解,魔族生命绵长,大部分都能活三四千年,而贵为皇族的血魔、影魔更是能够活万余年,据格鲁所说,他的父亲不过才五千多岁,正直壮年,怎么可能会衰老成这个样子。

    除非......

    风乙墨想到了“毒”!

    因为他修炼了万毒经,成为万毒之体,才能发觉格鲁的父亲不是病,而是中了毒,一种能够让人快速衰老的毒---“时间之毒”!

    可是,这么久,他只见过一次时间之毒,在薛芸身上,那黄色的时间毒虫。

    魔族何处来的时间之毒呢?

    就在格鲁拿着续命丹放入了老族长嘴里,风乙墨发现老族长的心跳没有了,魔魂散去,来不及细想,第二元神就钻入了老族长的身体里,等续命丹落入腹中,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族长,您醒了?”老管家萨钧激动的热泪盈眶,六名长老全都单膝跪地,神情恭敬而激动,没想到请来的人类炼丹师炼出的灵丹起了效果。

    “我、我不行了,族、族长之位,传给、传给鲁儿......”一句完整的话都没有说完,老族长脑袋一歪,就此离世!

    “父亲......”

    “老族长......”

    “族长......”

    哭喊声响成一片,格鲁扑在父亲的尸体上放声痛哭,大颗大颗的泪水不断的滑落,显得十分痛苦、悲伤。

    刚刚还为续命丹起到效果儿高兴的炼丹师愣住了,本以为只要救活了魔族族长,魔族就会放了自己,可是,魔族族长突然死了,那么......

    两名炼丹师想都没想,向洞外跑去。

    唿!唿!

    管家萨钧随手甩出了两团火焰,瞬间就包裹了两名元婴初期修士,两个人惨叫着变成了飞灰!令风乙墨根本来不及施救!

    第二元神完成了任务,悄无声息的返回了风乙墨身体,而他也不能站着,单膝跪地。

    格鲁放声痛哭了一会儿,擦了擦眼泪,看向老管家:“萨钧叔叔,父亲、父亲就这么、这么走了吗?”

    萨钧老泪纵横,向老族长的尸体单膝跪地,接着身体前倾匍匐在地上,双手触摸族长的双脚,然后站起身,向格鲁单膝跪下,左手横在胸口处:“萨钧见过族长!”

    之前,他是以魔族最为隆重的礼节向老族长告别,接着是承认了格鲁族长的身份!

    可是长老会的莫可等六名长老却面面相觑,没有向格鲁行礼。

    萨钧站起身,目光如电,扫射几位长老,厉声喝道:“老族长尸骨未寒,你们就公然不认他的遗命了吗?老族长拼着最后一口气,就是要告诉他内心真实的想法,难道做为长老会的成员,不明白老族长的心意吗?作为魔族皇族,难不成想要看到魔族因为族长的位置,让大少族长、二少族长陷入永无休止的内斗之中吗?”

    别看萨钧年老体衰,可是声音却十分洪亮,在洞府内久久回响,震得风乙墨耳朵都嗡嗡直响。

    莫可等人互相看了看,慢慢的单膝跪地,左手横在胸口,向格鲁施礼道:“见过族长!”

    格鲁顿时愣住了,族长之位如此轻松的就到手了吗?简直做梦一样,不可思议!

    风乙墨见格鲁愣在当场,轻轻拉了拉他的袖子,低声道:“族长,长老们还在行礼呢。”

    格鲁连忙神色一正,道:“诸位长老快快请起,这可折煞小侄了,诸位都是格鲁的叔叔,怎么受此大礼,快请起!”

    六名长老这才站起身,对于格鲁能如此说话,感到很欣慰。

    然而,就在此时,洞外传来一个暴躁的声音:“本王不同意他当族长!”

    不用看,也知道是大少族长统泰来了,整个人散发傲然的气势,大踏步而来。

    “本王没有在现场,所以刚才老族长的任命不算数!”统泰站到格鲁的面前,挥舞着手臂,大声说道。

    “老族长重病,你身为长子,不在老族长身边伺候,而是上蹿下跳,如今,老族长刚刚归天,大少族长就过来质疑老族长的遗命,是不是不妥!”老管家萨钧看着统泰,一字一句的说道,根本没有把统泰放在眼中。

    “放肆!竟然敢跟本王如此说话!”统泰一怔,厉声喝道:“你个老东西,仅仅是一个赤焰魔,有何资格在此胡说八道!”

    “哼,就凭老夫执掌这个!”老管家萨钧突然拿出一物,高高的举起:“见到族长令还不跪下!”

    统泰、格鲁、诸位长老全都看向萨钧手中之物,见那物巴掌大小,呈现椭圆形,黑色,上面雕刻着一个独角魔头,不由的全都单膝跪地:“恭迎族长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