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章 又见时间之毒(二更,求鲜花、订阅)
    ,精彩无弹窗免费!

    风乙墨本来想起来,可是见统泰、格鲁等人全都跪了下去,也只好继续跪下去,心中却咒骂不已:老家伙,等少爷我走了你再拿出来啊,怎么魔族的人都喜欢动不动就下跪呢?

    萨钧缓缓放下了拿着族长令的手臂,叹了一口气,道:“老族长在清醒的时候,便把族长令委托老夫保管,并暗示老夫,任命谁为族长,就把族长令交给谁!格鲁族长,上来接令吧!”

    “是!”

    格鲁又惊又喜,向前跪着爬了一步,双手接过了族长令,然后站起身,右手高举令牌,豪气冲天,从现在起,他就是新一任的魔族族长了!

    统泰低着头,一口钢牙咬的咯嘣嘣直响,却不敢有任何造次,因为在族长令面前,任何人都必须要尊敬、顺从,稍有不敬,必遭到圣祖的惩罚!

    圣祖,不是一个人,而是历代亡故的族长埋葬的地方,又称为圣祖堂!

    当然,圣祖堂不在万魔山,而是在魔域之内!

    “莫可长老、黑风长老、其乐长老听令!”格鲁表情严肃道。

    “属下听令!”莫可、黑风、其乐三名长老起身道:“请族长吩咐!”

    “本族长命令你们三人,筹备老族长天葬事宜,不得有误,时限三日!”格鲁大声道。

    “是,属下领命!”莫可三人齐声答道。

    “四长老巴东、五长老兀立七、六长老彩山!”格鲁把目光投向跪着的其他三名长老,道。

    三人起身,一礼,道:“属下在!”

    “命令你三人准备祭祀仪式,恭送老族长归位,然后送至圣祖堂安放!”

    “是!”

    统泰见格鲁安排的有条不紊,气的脸色铁青,站起身,一拂袖子,气哼哼的离开了。

    风乙墨暗暗竖起了大拇指,别看格鲁年纪不大,懂的事情却不少,有些族长的样子了。

    不过,他内心充满了矛盾。格鲁轻易的就当上了族长,还被长老会认可,跟统泰夺嫡之战没有真刀真枪的打起来,就没有给魔族造成内乱。自己是不是为了人类,给他们二人制造一些冲突呢?魔族越乱,对人类越有益处。

    可是,如果那样做了,魔族就会大乱,有无数魔族死去!

    自己该怎么办?

    犹豫不决的风乙墨跟在格鲁离开了老族长的洞府,回到了自己的洞府,一进洞门,格鲁就向他弯腰行礼:“多谢风大哥助我!”刚才,他一直抱着父亲,怎么能没有发觉几乎是抱起父亲的时候,父亲就断气了,一定是风大哥施展了什么秘法,让父亲复活了片刻,说出了遗命!

    风乙墨伸手搀扶起格鲁,目光灼灼的盯着格鲁:“格鲁族长,可千万不要忘记你我之间的约定,希望你能够遵守诺言,不要攻打人类的世界!”

    格鲁郑重其事的道:“我格鲁以圣祖名义起誓:有生之年,都不会与人类为敌,不肆意杀害人类,不主动发起战争!”

    听了格鲁的誓言,风乙墨满意的点点头,想到老族长的死,他开口道:“格鲁,你知不知道你父亲不是病死的,而是中了毒而死的!”

    “什么?中毒?”格鲁满脸惊讶:“不可能!父亲已经是魔帝高阶,怎么可能被毒死呢,如果是中毒,其他人也都应该被传染才对,为什么别人没事?”

    “那不是普通的毒,而是时间之毒!”

    “时间之毒?那是什么毒?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格鲁显得十分震惊。

    “时间之毒,就是中毒后,可以让生命加速流失,也就是加速衰老,一天相当于十年、百年!时间之毒,无形无色,即便是中了,也无法察觉。”风乙墨道。

    “风大哥,这、这是真的?”格鲁还是不相信,可是如果不是时间之毒,父亲怎么可能会死?

    “一定是大哥,他趁着我不在,想要夺取族长之位,因此下毒手毒害父亲,只要父亲一死,他就是族长了,好歹毒的心!为了一个位置,连亲生父亲都要杀害!不行,我去揭穿他,他这个凶手!”格鲁怒不可遏道:“我要去告诉所有人他的罪行!”

    说完,怒气冲冲的格鲁就要离开风乙墨的洞府,被风乙墨一把拉住:“格鲁,这只是你的猜测,有证据吗?如果有充足的证据,大可公布于世,可是你没有!光凭猜测是不行的,反而还会授之于柄,让他有了反击的机会!你现在已经是族长,可以凭借手中的权利慢慢调查,徐徐图之!”

    格鲁冷静下来,觉得风乙墨说的非常有道理,便伸出手,拉住了风乙墨:“风大哥,我知道你本事大,手段多,能不能帮我调查一下到底是谁给父亲下的毒!”

    风乙墨沉吟片刻,答应了下来,他正好借此机会可以摸一摸万魔山的底细。

    ......

    统泰怒气冲冲的返回了洞府,因为愤怒胸口急剧起伏,怒火无处发泄,看到洞府内两个魔族侍女,抬手就是一掌拍去,两个魔族侍女无缘无故的四分五裂,鲜血、内脏散落一地,他心中的怒火才消退了许多。

    身后跟着的血魔魔帝随从见怪不怪,不等统泰吩咐,便一张嘴,把鲜血、碎尸吸收了干干净净。

    “去把莫可、巴东、彩山长老给本王请来!”统泰不甘心就这么失败了,他一直在山脚下,联络各个血魔作战统帅,寻找支持,而且已经有四个统帅答应支持他做族长了,谁知道老家伙竟然回光返照的醒了,还留下了什么遗命,狗屁!遗命如果有用,还要拳头干什么?

    那个小崽子何德何能?父亲是不是病糊涂了,把族长的位置传给了他?

    很快,长老莫可、巴东、彩山三人姗姗到来,向统泰一礼:“见过少族长,不知少族长召唤属下来此,所为何事?”

    统泰连忙伸手虚扶,“二位叔叔、彩山姑姑毋须多礼,侄儿请三位前来,要要事相商。”

    莫可三人互相望了一眼,统泰的目的是什么,三人心知肚明,苦笑起来,事已至此,任何的挣扎努力都是白费的了,除非发动兵变!

    难不成统泰想要以武力夺取族长的位置?三人眼中皆露出震惊的神色来,如果兵变,整个万魔山将陷入了血腥、杀戮之中,魔族将万劫不复!

    “少族长如果是想让我们三人支持您坐上族长之位,恕我等做不到了,因为在老族长遗体前,我三人已经承认了格鲁的身份,自然无法轻易的改变,请少族长原谅!”

    莫可代表三人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