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一章 萨钧之死(三更,求鲜花、打赏、订阅)
    ,精彩无弹窗免费!

    统泰微微一愣,他的确就是想要让莫可三人支持他,这样他才能有借口造反,谁知人家三人洞察了他的目的,直接封死了。

    他笑了,道:“莫可长老说的哪里的话,本王叫三位来,是想要仔细询问一下当时的情景,父亲真的亲口说出让格鲁继承族长的遗命吗?还有,根据你们多日的观察,父亲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何一直医治无效?他昏迷多日,偏偏格鲁回来苏醒,你们不觉得奇怪吗?”

    “这个......”莫可沉吟片刻,道:“当时,一个人类炼丹师,炼制出一粒灵丹,格鲁少族长便亲自给老族长服下,接着老族长便睁开了眼睛,说了一句‘我、我不行了,族、族长之位,传给、传给鲁儿......’便与世长辞了。这是现场所有人有目共睹的。至于老族长的病因,我们检查过,根本检查不出来,就连请来的人族郎中也都无能为力。或许,老族长是得到了圣祖堂的召唤,去了吧。”

    统泰听后,脸色变的十分难看,不耐烦的挥挥手,“多谢三位,请忙去吧。”

    “是,属下告退!”莫可三人施礼后转身离开了。

    嘭!

    统泰一脚把石桌踢翻,仰头咆哮:“难道就此把族长之位拱手让给那个废物吗?为什么是他而不是我?这难道真的就是父亲的意思吗?本王不甘心!”

    咆哮、愤怒的统泰没有注意到洞口处的一簇花丛中躲着一只肥大的飞虫。

    因为现在是白天,没有月华,无法施展月之影遁,为了探听统泰的虚实,风乙墨便摇身变成了一只飞虫,飞到了统泰的洞府外,庆幸的是他刚刚来到洞门外,碰巧莫可三人进入洞内,他便贴着地面,飞了进去,躲在洞口处,听到了几人交谈的内容。

    “这么说,给老族长下毒之人不是统泰。如果是他,就不会这样咆哮了,而且应该趁着老族长昏迷时候,作为唯一亲近之人,可以直接下了矫诏,足以以假乱真。那下毒之人会是谁呢?”

    风乙墨百思不得其解,趁着统泰离开洞府,悄悄飞了出去。

    老族长的死讯以最快速度传遍了整个万魔山,大部分魔族毫无表情,只有少部分的陷入了悲痛。另外一个爆炸性的消息就是格鲁继任了族长,令一些原本看好统泰的魔族有些失望。

    就在老族长赤天死的第二天,老管家萨钧也死在了他的洞府内。有人说老管家忠心事主,跟着老族长走了,也有人说他是完成了使命,自裁了,更有一种传言,说老管家萨钧被灭口的!

    总之,死了一个萨钧,传闻却多出了十几种。

    “阴谋,这肯定是一个阴谋!”统泰在知道了萨钧的死讯后,大声说道:“老家伙完成了任务,当然没有必要存在下去了。难不成这一切都出自她的手?”

    风乙墨自然嗅到了异常,昨日,他看到过萨钧,也看出他命不久矣,行将就木,可不曾想这么快,只可惜没有机会接触到萨钧,不然也能查出此人的死因来。

    从萨钧拿出了族长令,风乙墨就对萨钧这个赤焰魔产生了怀疑。

    他一个管家,就算再被老族长赤天所倚重,也不会把族长的信物交给他啊,更何况,他突然死了,事情就更加蹊跷。

    为了出入方便,格鲁给了他一块同行令牌,风乙墨就以桑吉的身份行走。

    萨钧没有什么亲人,他的死讯还是侍女传出来的,作为一个为老族长赤天服务了一千多年的老管家,死后应该被厚葬,风乙墨便以格鲁的名义来到萨钧的洞府,安排人手处理萨钧的后事。

    萨钧的侍女是一个赤焰魔,不过是一个魔兵,看到风乙墨这个魔王,战战兢兢,“参见大人!”

    风乙墨装模作样的摆了摆手,“你是什么时候发现萨钧身故的?”

    “回禀大人,就在今天早晨,婢子去召唤萨钧大人起床,发现他已经故去,身体冰冷了。”侍女紧张的回答道。

    “嗯,带我去他的卧室看看。”

    “是,大人请随婢子来!”

    来到了萨钧的卧室,里面布置的极为简洁,只有一张石床,一张石桌,两个石凳,别无他物,而且,萨钧躺在床上,神态安详,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处,脸上没有一丝痛苦。似乎,他已经料到自己会无疾而终的样子。

    风乙墨没有上前检查尸体,既然已经死了,死者为大,还是让他安息吧,不管什么原因,一切都尘归尘、土归土了。

    “好好厚葬了萨钧他老人家!”风乙墨向跟随来的几个手下说道,他现在可是新任族长的红人,自然有几个随从了,尽管都是魔将,却也有人可用了不是。

    “是!”

    就在风乙墨准备离开的时候,几个去抬萨钧尸体的魔将发出了惊呼,他转身看去,只见抬尸体的魔将们愣住了石床前,而那刚刚被他们所碰触的萨钧的尸体在他们手中变成了粉末,就好像那不是身体,而是一片空气!

    此时此刻,风乙墨完全肯定萨钧也中了时间之毒!他曾经见过玉娥用时间之虫杀敌的场景,那个金丹修士就好像被风吹散了一样,彻底的虚化了。

    那么,是谁给老族长赤天下的时间之毒便一目了然。可是,萨钧为什么要这样做?他的目的何在?

    扑通!扑通!

    几名魔将跟侍女全都浑身发抖的跪下,不知所措,萨钧好歹是族长的大总管,今天下葬,却不见了尸体,他们可都是死罪!

    风乙墨一挥手,放出一具傀儡,然后在傀儡身上贴了一张幻符,那傀儡立刻变成了萨钧的样子,在几人目瞪口呆中放入了石棺内,沉声道:“此事不得对外声张,不然,你们的小命可就不保了!”

    “是!多谢大人!”几名魔将跟侍女都不傻,连忙叩谢,抬着石棺出去了。

    风乙墨陷入了沉思,显然,幕后还有一个人操控了这一切,包括指使萨钧给老族长赤天下毒,而萨钧又心甘情愿的为此付出了生命,那人究竟是谁?

    蓦然,他想起了那一片古琴声,里面充满了金戈铁马、舍我其谁的意境,说明弹琴之人是一个不甘于现状、杀伐果决之人,还有那一份淡然,似乎早就能确信自己会帮助格鲁,能够弹奏出这样的琴音,又如此的自信,这样的女人只愿意做一个默默无闻的幕后之人吗?

    是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