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天葬、祭祀(一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思路清晰起来,而风乙墨后背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这样的女人太可怕了!

    要不要告诉格鲁?格鲁很可能会成为他母亲手中的傀儡!

    想到此,风乙墨匆匆立刻了萨钧的洞府。

    与此同时,一个神秘的魔族来到了统泰的洞府,把一份兽皮交给了统泰,统泰看后,双眼瞪的溜圆,欣喜若狂,仰头大笑起来。

    ......

    老族长、老管家的死给万魔山带来了莫大的压抑气氛,暗潮涌动,大有山雨欲来的感觉。

    平静的过去两天,第三天,是老族长赤天天葬、祭祀的仪式,万魔山有头有脸的魔族都汇集到山顶平坦广阔的天魔顶上,这里,就是开启魔域与域外战场通道的地方,天葬,就是通过传送通道,把尸体传送回圣祖堂!

    除了魔族,还有一千名人类修士,大部分都是金丹期,四十多元婴期,其中,风乙墨第一次看到了一个和尚,佛修。

    这些人类修士是干什么的?风乙墨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主持仪式的是大长老莫可,他手舞足蹈,嘴里发出奇怪的类似野兽般的吼叫,绕着大长老赤天的尸体乱蹦乱跳,足足持续了一炷香时间才停下来。

    令风乙墨十分奇怪的是,老族长赤天的尸体竟然没有风化、虚无,还是完好无缺。

    “祭祀开始,奉上血食祭品!”大长老莫可双手高举,大喝道。

    四周的魔族立即把一千名人族修士赶到了广场中间,在惊呼中,一个个纷纷被魔族双手撕成了碎片!

    一千人,几乎瞬间就变成了无数碎尸,血流满地,强大的元婴修士在血魔族、影魔族魔帝面前,毫无还手之力!

    风乙墨被突如其来的场景惊呆了,浑身战栗发抖,一双拳头握的嘎蹦蹦直响,胸口怒火焚烧,他看向格鲁,格鲁报以歉意的微笑,这个时候,不能随便说话。

    “魔族,简直毫无人性可言,太残忍了!”风乙墨暗暗下定了决心,如果统泰跟格鲁斗不起来,那么自己必须想方设法的让他们内斗,只有这样,魔族才能大乱,避免更多的人类被他们无情的残杀!

    血光冲天,血气弥漫,无数的血液缓缓流淌在天魔顶地面上,组成了一幅独角魔头的图案,那位于中间的存放老族长赤天的棺椁缓慢的飘起,悬浮在空中,接着空中乌云密布,一个巨大的旋涡出现,缓缓盘旋,一股威压散发出来,地面上的所有鲜血、残尸跟装着老族长赤天的棺椁全都被吸了上去,就好像一道巨大的血柱托起了棺椁一般。

    所有人全都单膝跪地,神态恭敬:“恭送老族长归位!”

    天葬、祭祀仪式结束,众位魔族刚要离开天魔顶,统泰突然大声道:“且慢,本王对于格鲁继承族长之位存有异议!”

    他的话引起了轩然大波,大长老莫可皱起了眉头,这个统泰也太不懂事了,天葬、祭祀刚刚结束,就搞事情,枉自己之前比较看好他。

    格鲁心中怨气顿时,心说,大哥啊大哥,族长令已经在我手中,长老会已经承认了我这个族长,你还要闹,也太不知道好歹了,莫非不给你颜色看看,你不知道进退?

    谁知,统泰一扬手,取出了一张兽皮,朗声道:“这是父亲生前留下的遗命,上面清楚的写着:传位于统泰!说明族长继承人并非是格鲁!”

    所有的魔族哗然,特别是长老会的六名长老,齐刷刷看向统泰手中的兽皮,怎么又突然出现了遗命?为何此前不拿出来?

    大长老莫可朝着兽皮虚抓一下,兽皮嗖的飞到他手中,认真看去,身躯一震,果然是老族长的手迹,这是怎么回事?

    彩山等长老纷纷围拢过来,都认出了是老族长的字体,顿感脑袋都大了。

    一个是老族长亲口说出来的名字,一个持着老族长的遗命,该如何选择?

    格鲁也懵了,不由自主的看向风乙墨,而风乙墨面无表情的站着,没有任何指示。

    该怎么办?

    此时,统泰又语出惊人,道:“既然无法抉择,那么就应该召开全族大会,但凡魔王以上级别的魔族都要参加,由他们一起选出心目中的族长!”

    风乙墨一愣,看向统泰,见他意气风发,志得意满,显然胸有成竹。原来,他一早就拿着老族长的遗命去拉拢人去了,这个家伙城府极深啊。

    听统泰如此说,格鲁手足无措,他根本没有任何准备,能够获得族长,是因为风乙墨利用了刚刚死去的老族长尸体做文章,凑巧的是大管家萨钧给了他族长令,不然,他也坐不上族长的宝座。

    如果真的要召开全族大会,毫无根基的他肯定落选,这一点毋庸置疑!

    “不同意,本族长不同意!历来的族长都是老族长故去指定的,何来以全族大会认定的?大长老,请您说一句公道话!”格鲁大声说道,取出了族长令,现在就指望长老会站在自己这一边了。

    大长老莫可看了看统泰,又看了看格鲁,真的头疼,他转过身,跟黑风、其乐、巴东、兀立七、彩山商量了一番,转过身,道:“三天后,就在天魔顶,举行全族大会,魔王以上级别的魔族必须参加,届时选出新一任的族长!”

    格鲁完全傻掉了,拿着那族长令呆立当场,直到所有人都散去了,他还没有清醒过来。

    “风大哥、风大哥,你一定要帮帮我、帮帮我!”格鲁一把拉住了风乙墨的手,哀求起来。

    风乙墨轻轻推开了格鲁的手,指了指地上残留的血迹,一句话也没说,转身离去了。

    格鲁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天魔顶,万余丈的峰顶只剩下他一个,显得那么的形单影只。

    他知道,风乙墨生气了。

    风乙墨回到洞府,回忆了这几天的事情,总感觉有些蹊跷,如果统泰早就有老族长赤天的遗命,在赤天刚刚去世那一天便应该拿出来,那么族长令就应该到他手中,为什么要在天葬、祭祀后再拿出来呢?

    原因只有一个:统泰刚刚得到遗命不久,或许就在昨天、前天,而此人却压住了消息,在祭祀之后提出,就是让格鲁猝不及防,而且,他当众拿出了遗命,就会让原本倾向格鲁的魔族开始重新考虑了。

    就从长老会的决定就不难看出,长老会的六名长老已然发生了动摇,这对于格鲁极为不利。

    那么是谁把遗命给统泰的呢?

    幕后的她会坐以待毙吗?

    风乙墨嘴角露出一丝冷笑,事情越来越好玩了,看来还有另外一股看不到的势力,在推波助澜!

    那会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