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天魔手(二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到了夜晚,风乙墨正在修炼,鬼稳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风乙墨问都没问,直接打开了洞门,格鲁那美丽的母亲便信步走了进来,看到傀儡身躯的鬼稳婆,微微一愣,接着径直来到风乙墨面前,自顾自的坐下。

    “少侠这一次打算袖手旁观了?”妇人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问道。

    “夫人运筹帷幄,恐怕用不到在下吧。再说,在下已经完成了当日的承诺,帮助格鲁获得了老族长的认可,管家萨钧亲手赠送了族长令,六位长老也向格鲁行礼致意,只不过出现了差池,这就不是在下的范围了。”风乙墨淡淡的说道:“在下信守陈诺,而格鲁却对刚刚发下的誓言置若罔闻,令我人族死了一千人,血流成河啊!你认为在下怎么做?”

    “老身明白少侠的心情,看着同族横生当场,心中难过,这是理所当然的。祭祀,是十数万年来的传统,都是以异族之血进行,鲁儿刚刚担任了族长,没有能力阻止,还请少侠见谅。如果鲁儿今后担任了族长,那么就会逐步的改掉这个以人类祭祀的传统。所以还请少侠出手相助才是。”妇人不急不躁的声音平和的说道。

    风乙墨淡淡一笑,目光灼灼,盯着妇人的眼睛,“那么在下会得到什么?空的诺言吗?”

    妇人笑了,只要对方能够提要求就好,就怕顽固不化之辈,她伸出纤细白嫩的双手,认真而仔细的看了看,放在了石桌之上:“少侠如果喜欢,老身这双手就送你如何?”

    风乙墨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意思?自己要她的手何用?

    不过,当他目光落在妇人的手上后,微微一惊。只见那一双手在他天眼瞳中,闪出一道道纹路,跟黑白阴阳图、感悟殿内看到的道韵之纹一样!

    这是一双蕴含了规则韵纹的手臂!

    “少侠可否知道,天葬、祭祀的地方为何叫‘天魔顶’?”妇人见风乙墨一直盯着自己的手看,问了一句不相干的问题。

    风乙墨一愣,“为何?”

    “那是因为整个天魔顶乃是我族一位天魔以天魔手劈开而成的!”

    什么?风乙墨震惊的站了起来,那天魔顶足有万余丈,竟然是被天魔以一己之力劈开的,怎么可能?等等,她说的是天魔,天魔是什么?

    “少侠不知道天魔吧,天魔不是种族、不是一个魔,而是一个称呼,超过了魔帝的魔族都被称之为‘天魔’!”妇人解释道。

    魔帝,相当于人类的化神期修士,如果超过这个级别,就相当于人类的飞升灵界后的炼虚境,莫非魔域也跟人类一样,分为修真界、灵界?

    “那劈出天魔顶的天魔何在?”风乙墨问道,如果有天魔在,人类就没有希望可言了!而且,他不明白,妇人谈及天魔,跟她的一双手又有何干?

    妇人缓缓举起了她一双白皙娇嫩的手,道:“她因为越界降临,只劈出一掌,劈出了天魔顶,便被此界的规则之力撕碎了,就只剩下了这一双手!”

    啊?

    这是天魔之手?天魔是一个女的?

    风乙墨完全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天魔竟然是一个女人!

    “怎么样,风少侠,这一双天魔手,你敢要吗?”妇人微笑着看向风乙墨,言语中充满了诱惑,似乎希望风乙墨答应下来一样。

    风乙墨望着一双如玉的手,怦然心动,这可是天魔之手,一掌劈断了万魔山的山峰,劈出了万丈的天魔顶,如果能够把天魔手炼化,岂不是无敌了?

    可她有这么好心?

    风乙墨不相信。

    似乎看出风乙墨的犹豫不决,妇人淡淡一笑,宛如百花盛开,道:“怎么,风少侠是不是以为是陷阱?还是认为老身图谋不轨?或者没有胆量接受、降服这一双天魔手?”

    风乙墨沉默片刻,目光烁烁的看着妇人,问道:“夫人要在下做什么?”

    妇人双臂在石桌上一顿,两条洁白纤细的小臂连同手掌便落在桌子上,起身向外走去:“老身要统泰死!”

    ......

    等妇人走后许久,风乙墨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到底是什么力量,能够让一个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宁可放弃了一对天魔手?那统泰又做出了什么,让她如此的痛恨,欲除之而后快?

    望着桌子上的一双手臂,风乙墨甚至产生了愧疚、负罪之感,内心深处涌起了自责,自己是不是天残忍了?他不知道这天魔手是如何生长在那妇人手臂之上,可是,妇人放弃了天魔手,她就无法再弹奏古琴了!

    长长叹了一口气,风乙墨自言自语道:“我是不是做错了?”

    “主人,可否听老奴几句肺腑之言?”旁边的鬼稳婆见状,开口道。

    风乙墨看了看她,道:“有什么话尽管说便是。”

    “主人是不是心里产生了负罪感?觉得对不起她?”鬼稳婆问道。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背着手,走了几步,道:“有时候,我感觉能够放下心中不知所谓的仁慈,尽量的去痛恨除了人族之外的各种异族,可是任何异族中都有好人,也有恶人,孰好孰坏,很难有明确的界限分别。今天,看到魔族肆意的把一千名人类修士当成了祭品,血祭,内心极为愤慨。可是,那一千名人类修士中难道就全部都是好人?什么是好人?什么是坏人?”

    鬼稳婆沉默片刻,道:“老奴之前为了修炼,各种坏事都做过,直到遇见了主人,才知道,真正的修行是为了什么。老奴跟随主人这么多久,看到主人为了不相干的人出手,为了凌娅、为了莲儿、为了银川儿,所做的一切都在帮助他人。或许主人心中看到那妇人留下的手而不忍,可主人你想过没有,第一,她乃魔族,自古就一直想要霸占了净天界,杀人无数,不管修真者还是世俗凡人,整个域外战场都被他们所占据,超过百亿人死去!第二,她要求你去杀了统泰,杀他不难,关键在众多魔帝的保护下杀了此人,然后安全逃离才是最难的,她是要用你的命换统泰的命!居心叵测!”

    风乙墨猛然转过身,心头巨震,刚才自己一直考虑那妇人萧索的背影、断掉的手臂,而忽略了她的要求,鬼稳婆说的极有道理,统泰不过是一个魔王,以自己的能力轻松就能斩杀,可是,他身边的护卫都是魔帝,杀死一个血魔魔帝都算是侥幸了,想要在数个魔帝保护下杀死统泰,难于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