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从中作梗(三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可是,自己已经收了天魔手,就该履行承诺,该怎么办呢?

    “多谢你提醒!”风乙墨向鬼稳婆一礼,郑重其事的说道。

    鬼稳婆连连摆手:“主人客气了,老奴是旁观者清,希望老奴的话对主人有些作用。”

    风乙墨点点头,“你做的很对,有时候我就是当局者迷,希望你多多提醒。”

    “是,老奴遵命!”鬼稳婆显得十分高兴,能够听进去别人的意见人很少了,这个主人真是跟别人不一样。

    风乙墨收了天魔手,在没有到达化神期之前,他不打算炼化这一对天魔手。

    接下来,便要好好盘算一下,如何才能杀死统泰,并且能够全身而退。

    ......

    格鲁神情沮丧的坐在洞府内,一杯杯的喝着酒,浑身散发着浓浓的酒气,眼中布满了血丝,“完了,没有人管我,一切都付诸流水,大哥恨我入骨,如果他当上了族长,还能容下我吗,或许,我就会成为战场上的炮灰!父亲啊,你为何如此偏心,为什么要给他留下一份遗命!为什么?”

    格鲁就好像变成了一头野兽一样,在洞府内咆哮,吓的侍女都不敢靠近了,平时温雅的少主竟然还有如此暴戾的一面。

    一个淡淡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望着借酒消愁的格鲁,轻轻叹了一口气,“鲁儿,母亲只能帮你到这里,希望你经过这一次,能够快速的成长起来,如果不出意外,母亲给你找了一个极好的助手!人类想要跟咱们魔族平起平坐,异想天开!磨难只是一时的,经历才是真正的财富,鲁儿,你放心,母亲一定会把你推上族长的宝座!你的满腔抱负,只有族长这个位置才能帮助你完成!”

    说完,身影慢慢的消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

    当夜,半月高悬,整个万魔山处于紧张的气氛,所有魔王以上魔族都在讨论、议论族长的人选问题。

    低级的魔族思想简单,不会考虑那么多,而魔王、魔帝却要考虑自己的利益得失。既然拥有了选举族长的权利,那么,就要选出一个利益最大化的族长!

    独眼魔居住在万魔山下部,比巨人魔高一个等级,几个魔王正在一个洞府内商议选择哪一个做族长。

    “我认为格鲁少族长比较适合,他每次见到我们这些低等的族人,都微笑着点头,根本没有高等、低等之分,这样的族长才是我们需要的!”一个独眼魔说道。

    他的话得到了其他独眼魔魔王的赞同,因为格鲁平时就是这样的,显得平易近人,不然,也不会有人透露给他消息,说血魔要杀他了。

    “那好,三天后的大选举,我们就选择格鲁少族长!”另外一个高阶独眼魔魔王说道。

    “是!”

    他们根本没有注意到,地面上一道细不可见的影子悄然流过,不动声色的离开了。

    这道影子穿行于魔族的各个种族,心魔族、赤焰魔、巨人魔,甚至血魔、影魔都看了一个遍,对于他们这些魔族的选择心中有数,却没有任何举动,返回了洞府。

    在洞府内,风乙墨布置了数道五级中阶禁制,隔绝了洞内气息,然后取出了《八阵图》,身形一晃,来到了图中山画卷中的感悟殿内,盘膝而坐,取出了神通《钻心掌》玉简,开始修炼。

    感悟殿,可以增强修士对神通的感悟、理解。

    风乙墨之所以要抓紧时间修炼钻心掌,是因为钻心掌第二阶段乃是隔空钻心掌,不用接触,便能伤人,令其心脏爆掉。

    而经过对血魔的了解,他们擅长一种摄血**的秘术,可以不用身体接触,便能把敌人身体内的血液摄取出来,这跟隔空钻心掌有些类似。

    既然决定要对付统泰这个血魔魔王,那么,必须想好后路才行,而嫁祸可以转移视线,给自己创造逃离的条件。

    为了让水更混一些,血魔必须残暴的杀戮反对自己的人,而这个残忍的血魔就是他---风乙墨!

    ......

    第二天夜里子时,魔族的各个种族的魔王、魔帝都已经选定了自己心目中的族长人选,天亮后,便可以通过他们的选举,产生新的族长,想一想,都十分激动,特别是低级的魔族,什么时候能够轮到他们做主呢,这可是数千年难遇的事情。

    几个独眼魔魔王为了选举,竟然彻夜不眠,弄来美酒、肉食,打算喝道天亮。

    一个低阶魔王喝得醉醺醺,摇摇晃晃的跑到一边撒尿,忽然眼前闪过一道人影,接着胸口一疼,嘭的炸开,浑身的血顺着裂开的心脏位置喷射了出去,飞溅出数丈,瞬间就染红了大地!他连呼救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便一头栽倒,死了。

    同伴许久都不见他返回,跑出来寻找,他的尸体已经冰凉而僵硬了。

    要是在往常,死了一个、两个魔王不算什么,可是现在这个节骨眼,死了一个支持格鲁少族长的魔王,那么矛头便指向了血魔!

    因为死去的独眼魔魔王的状态像极了中了血魔的摄血**!

    然而,没有多久,心魔族的一个魔王死了,死的毫无征兆,就好像睡了一觉,便没有醒来一样,而这个心魔族魔王是统泰少族长的支持者!

    虽然两起凶杀都没有人看到凶手,却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统泰、格鲁,联系到族长大选,于是,愤怒的独眼魔抬着死去的独眼魔魔王尸体来到了血魔的地盘,讨要说法。

    而心魔族则抬着死者尸体连夜来到影魔的地盘,嚷着交出凶手。

    影魔擅长的“如影随形”,正是可以令人防不胜防的杀人!

    不曾想,这仅仅是刚刚开始,不断的有支持格鲁的魔王死去,同时也有支持统泰的魔王死去,但总体上来说,还是支持格鲁的魔王死的多。

    整座万魔山沸腾了,魔族们的热血被点燃,从讨要说法,升级为互相推搡、斗殴,谁知对方的人不经推,一推之下竟然死了,于是,事态升级为厮杀,数个种族的魔族参加了群斗,吼叫声、惨叫声、叫骂声响成一片。

    格鲁原本还在喝酒,听到外面的各种声音,心中极为烦躁,摇摇晃晃的出了洞府,顿时惊呆了。

    只见万魔山到处都是人影,到处都在杀戮、谩骂,鲜血飞溅。

    难道人类攻打到这里吗?

    格鲁的酒也醒了,连忙返回了洞府,大叫道:“寻城,外面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