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五章 事态严重(一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寻城,是格鲁的影魔魔帝护卫,不见任何征兆,一个淡淡的影子出现在他面前:“属下不知,属下的任务是保护少族长您的安全。”

    “快去,去查一查倒地怎么回事!”格鲁连忙命令道。

    “是!”寻城一晃,消失在洞府内。

    格鲁来回在洞府里踱着脚步,感觉心烦气躁,外面究竟是怎么了?

    蓦然,一股劲风向他袭来,此时此刻,格鲁终于显出了影魔族王族的优势,身体毫无征兆的消失在原地,就在他消失瞬间,一只手掌落在他原来站立的地面上,嘭的一声巨响,出现了一个深坑来,如果他没有及时的躲避,恐怕已经被拍成肉饼了。

    格鲁吓出了一声冷汗,大叫道:“来人,快来......”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感觉心脏咚咚的加速跳动,好像要从胸膛里跳出来一般,难受的要命,忍不住哇的喷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不振。

    “是摄血**!”格鲁又惊又怒,不甘心的向后倒去,幸好另外的影魔护卫及时出现,一挥手,挡住了抓向他的一只手,在模糊中,格鲁看清楚来者,是一个红头发的血魔魔帝。

    大哥竟然如此着急,现在就想要我的命?!

    那血魔魔帝见一击不中,立即轰碎了洞门,逃之夭夭,影魔护卫因为要防止其他人再来偷袭格鲁而没有追出去。

    格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心有余悸,大哥,是你逼我的,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了!

    格鲁似乎下了某一种决定,稍微平复了一下伤势,便在洞府洞壁上取出了一个圆球,怒气冲冲的带着护卫去见莫可大长老去了。

    此时长老会的几位长老也都被惊动了,望着动乱的万魔山,也有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因为天葬、祭祀,加上明天的大选举,除了驻扎战区的魔王、魔帝之外,所有魔族的魔王、魔帝全都集中到万魔山,令山上群魔众多,各种族间的摩擦在所难免,可是从未出现过你死我活的战斗。

    血、在流淌,情绪,在激荡,好像整座万魔山都处于爆发的边缘!

    大长老莫可乃是高阶魔帝,一身魔力澎湃、浑厚,他带领着黑风、巴东等长老飞到半空,齐声喝道:“都住手!”

    六人算是万魔山顶尖高手,六个声音汇集在一起,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声音,传遍了整座万魔山,等级压制体现出来了强大的优势,所有其他魔族全都敬畏的停止了争斗,一处处的厮杀平息下来。

    这时,格鲁来了。

    莫可、黑风六位长老落下,向格鲁一礼:“见过少族长!”因为明日集体选拔族长,六人便不能以族长称呼格鲁了。

    “见过六位长老。侄儿此次前来,乃是有要事说与你们。”说完,格鲁当着众人的面拿出了圆球,“这是留影球,就在刚刚,有人闯入侄儿的洞府,对侄儿进行偷袭,如果不是影魔护卫,侄儿已经没命了,诸位长老请看!”

    圆球散发出一片光芒,闪出几个人影,正是此前格鲁命令寻城出去查看内乱的场景,接着不久,一个血魔便出现,出手偷袭了格鲁,又隔空把格鲁击伤吐血,影魔护卫出现,血魔见无法得手,便轰碎了洞门逃跑了!整个过程不过数息,却显得极为凶险。

    几位长老脸色变的十分难看,幸亏那个血魔没有得手,不然,在他们治理下,竟然死了一个少族长,他们难逃其咎!

    看到影像的人不少,有影魔认出来,出手偷袭格鲁的血魔是统泰的护卫之一的鸠骨,顿时,群魔激愤,特别是影魔,他们作为格鲁的忠实拥护者,不希望少主如此稀里糊涂的死去。

    “找到凶手,就地正法!”影魔们开始叫嚣,怒火被近一步点燃,这种情况,连长老会都阻止不了了。

    一众魔族在莫可长老们的带领下来到了统泰的洞府之外,高举火把,把洞府外照耀的如同白昼。

    他们声势浩大,早已惊动了里面的人,统泰几名血魔魔帝护卫挡在了洞口,根本不退让,在他们眼中,只有少主统泰一个人的命令!

    统泰因为经过几天的联络,得到了绝大部分魔王、魔帝的应诺,推荐他担任族长,可以说,他自信,完全可以以碾压的态势,压倒格鲁当上族长,因此今晚高兴,喝多了一点,搂着一个侍女,早早的睡下了,被侍卫叫醒,显得十分不爽,听长老们以及许多魔族都来到了自己洞府外,不由的吃了一惊,莫非他们得到了消息,提前来祝贺自己了?

    等他来到洞府外,统泰看到的却是一张张愤怒的面孔,连几具被偷袭身亡的魔王尸体也都抬来了,放在洞府之外。

    这是怎么回事?

    “大少族长,请你的护卫鸠骨出来一下,给这几个无辜死去的族人一个解释!”大长老莫可阴沉着脸说道。

    鸠骨?统泰有些不明白,回头看了看,护卫中没有鸠骨的影子,便问道:“鸠骨哪里去了?”

    被问的护卫摇了摇头,“今夜就没有看到。”

    统泰转向大长老,“请问大长老,鸠骨犯了什么错,让你们这么多人兴师动众的来找他!”

    大长老二话不说,把留影球拿出,之前放过的影像再一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统泰看完之后,尖叫起来:“不可能!鸠骨是不会这么做的,没有本王的命令,他不敢!鸠骨呢,出来!”

    “哼哼,大哥,你不要惺惺作态了,鸠骨恐怕出不来了,要么逃走了,要么就被灭口了!没想到啊,大哥你如此狠毒,派人来刺杀我这个亲弟弟,为了族长之位,不择手段!”格鲁大声说道,他转过身,向着跟随而来的众多魔族道:“诸位,你们有所不知,在我返回万魔山途中,就遭到了数位血魔魔帝的追杀,被我侥幸逃回来了,而且,我还怀疑,父亲的死跟统泰有关!”

    格鲁的话宛如在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颗石子,激起千层浪。

    站在格鲁不远处的风乙墨皱起了眉头,这个格鲁没有听自己的话,还是把时间之毒的事情捅出来了,一会儿,自己势必会面对众多魔族的责问,自己该如何应对?

    稍有不慎,便万劫不复,这里可是数百魔帝,任凭有天大的本事也难以活命啊!

    “你胡说!父亲的死怎么会跟本王有关?”听了格鲁的话,统泰怒了,“不要仅仅因为这一段影像,便胡乱的下结论,只要找到鸠骨,一切就会水落石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