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八章 统泰之死(一更,求鲜花、订阅、打赏)
    ,精彩无弹窗免费!

    “桑吉大人,您无罪释放,族长让我来放您出去!”风乙墨的话音刚落,牢房内就出现了一个魔将,就是他的手下。

    在魔将身后,是六长老彩山。

    统泰被风乙墨的一番话吓傻了,直到狱卒打开了牢门,风乙墨走了出去时候,他才尖叫起来:“彩山长老,这个人类恢复法力,刚才给本王下了毒,说本王活不过七天!快放了本王,本王要去驱毒!”

    彩山的职责是看着释放这个人类的,听到了统泰的叫喊,一愣,莫可大长老亲自封印的法力,根本不可能被解开。不过,她还是伸手在人类身上试探了一下,发现封印完好无损的存在。

    “大少族长,我知道你想迫切的从这里出去,可也不能随便诬陷、撒谎!”彩山不满的说道。

    “不!就在你们到来之前,他就钻到我的牢房,在我身上下了剧毒,这是真的!”统泰继续叫嚷道。

    彩山皱了皱眉头,她见统泰说的非常严肃,不像是撒谎,便来到统泰的牢房内,伸手探查,在统泰身体里根本没有任何发现,更别说什么剧毒了。

    这让她更加不满:“如果你再疯疯癫癫说胡话,本长老便请示族长,把你关押到腐水城去!”

    统泰听到腐水城的名字,打了一个冷战,那里可是关押死刑犯的地方,上半身吊起来,下半身沉入腐水中,慢慢的腐烂**,血肉掉落,剩下白骨,然后慢慢的降低吊索,继续下沉,一直到整个身体全都腐烂,剩下白骨为止!

    但凡进入腐水城之人,没有能够活着出来的,却也不能一时就死去!

    眼见风乙墨就要出了牢房,统泰叫道:“彩山长老,看在同族的份上,能不能把大长老请来!”

    彩山犹豫片刻,统泰到底还是少族长,便点点头,答应下来。

    很快,大长老便到了,统泰连忙把刚才的经历说了一遍,大长老莫可带着狐疑,亲自给统泰查看,结果什么都没有发现,又来到对面,根据统泰所说,检查了那几个罪犯的封印,同样没有任何问题,不由的生气:“看在你曾经是少族长的份,本长老来了,可你如此戏耍本长老,真是可恶,哼!”

    大长老走了,统泰感觉自己要疯了,明明亲眼看见了那个人类在自己身上释放了什么,又跑到对面射出几道指芒,怎么会什么都没有?是自己眼花还是出现了幻觉?

    当日,便有消息从牢房里传出来,大少族长疯了,胡言乱语,不知所云。

    “为什么所有人都不相信我的话?”统泰用力撕扯着自己的头发,自言自语:“莫非他们都是对的,我是错的。是啊,被封印了法力,怎么可能施展法术?可我明明就......”

    他还没有说完,就瞪大了眼珠子,因为对面的几个罪犯站了起来,不再是虚弱无力,而是满脸戾气,盯着他的双眼中怒火熊熊,双手轻轻一拉,坚硬的牢房栅栏便弯曲了,轻松的走出来,向他的牢房走来。

    “啊,救命,救命啊,他们过来了,过来了!”统泰的叫声撕心裂肺,在牢房内响彻,外面的狱卒听到后,摇了摇头,“大少族长疯了,真可怜啊!犯人都在牢房之中,怎么会过去呢,唉!”

    “救命,快救命,他们要杀我!”

    统泰依旧大喊大叫,可是外面的狱卒置若罔闻,他的叫声越来越小,最后啊的一声,便没有了声音。

    第二天,狱卒来到牢房送饭,发现统泰好好的,只不过精神萎靡,嗤笑不已,大少族长恐怕是从来没有吃过苦,受不了了,才想着法的胡闹,想要出去罢了。

    这样的事情一直持续了三天,第五天,狱卒早晨发现统泰瞪大了双眼,已经死了!

    大长老闻讯赶来,进行了检查,牢房四周都完好无损,没有外人进来的痕迹,而统泰更是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伤,更没有所说的剧毒,完全死的莫名其妙,最后裁定为吓死的!

    ......

    风乙墨一个人在洞府内自斟自饮,第二分身早已融入了他身体内,完成了使命。如果没有第二分身在统泰的隔壁,他也无法以移形换位完成转换,给统泰施加了一种迷幻之毒。

    这毒还是在前往万魔山的路上获得的,名叫“无痕”,意思是让中毒者死的不明不白,了无痕迹!

    统泰看到他穿过了栅栏是真的,给他施毒也是真的,到对面罪犯牢房内释放指芒同样是真的,不过他说的那些话都是假的,目的就是给统泰内心埋下一根刺。

    当彩山长老到来后,出现在牢房内的已经是第二分身,自然看不出任何端倪,想当然的认为统泰说的话都是疯话,直到后来大长老莫可到来,依然判定统泰在撒谎,这就让统泰心中的那一根刺发酵,惶恐、怀疑、不安、内心的挣扎,分不清自己是对还是不对,无痕令其每天看到对面的罪犯来杀他,激发了内心深处的恐惧,最终活活的被吓死了!

    “这应该是最好的结果吧!”风乙墨自言自语的说道。

    他对面人影一晃,美丽的妇人出现,淡淡一笑:“恭喜你,兵不血刃的干掉了统泰,完成了你我之间的交易,这就是你们人类的智慧、计谋吧?”

    风乙墨笑了笑,谦虚道:“夫人过奖了,这都是被你逼的。如果不这样,就算我杀了统泰,也早就被那些魔帝护卫碎尸万段了!”

    妇人哈哈一笑,伸出手,自己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道:“风少侠太过小心呢,如果你炼化了天魔手,那些魔帝护卫哪里是你的对手?”

    风乙墨盯着妇人崭新的一双手,瞳孔微微一缩,他认出了妇人的新手臂,是那个端着冰魄青金人类侍女的手,她竟然残忍的把她的手臂割下来,接到自己的手臂上!

    寒气、怒气在心底涌起,虽然与那人类侍女只有一面之缘,可是她感激的目光还是留下了深刻印象,而今却失去了一双手!

    魔族始终是魔族,魔性不会有任何改变!

    她为什么要急着让自己炼化天魔手?

    天魔手的厉害,不用炼化也知道,然而,风乙墨心中始终有所忌惮,要知道那可是相当于炼虚境界的天魔啊!

    他面无表情的给妇人倒了一杯酒,道:“夫人太高看在下了,本人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十足把握,是不敢妄动的。”

    妇人呵呵的笑了,盯着风乙墨,带着责问的口气问道:“风少侠为了除掉统泰,杀几个魔王倒也无可厚非,可为什么要伤了鲁儿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