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一章 阿离
    ,精彩小说免费!

    夜无边听后一愣,一个元婴后期、一个金丹期修士,怎么可能跟迪全这个化神期老怪同归于尽?虽然有些费解,可他见薛莹已经向阔天城飞去,也就没有多问,跟了上去。

    回到城内,薛莹便以疗伤为借口,返回了玄阴宗大楼,闭关了。

    夜无边报以苦笑,自从来到域外战场,他就发觉薛莹的行为有些怪异,却又说不上来怪在何处。

    如今,阔天城阵法师奇缺,他此前就是前往泰坦城,找盟主墨秋辉商量,能不能从其他城调派一些阵法师过来,帮忙完善玄坤护阵,还没有到泰坦城,就接到了薛莹的声讯飞剑,立即赶了回来。

    而且,外面还有小股的魔族,不断的骚扰阔天城,必须派人出去剿灭,也就没有时间纠结在薛莹这里,匆匆的离去了。

    ......

    泰坦城内。

    人类联盟大楼内,盟主墨秋辉脸色显出了悲伤,用手摩擦着一块灵牌,那是他最为得意的玄孙墨豪亮,上一次血红谷设伏,墨家就是他带队,可是却战死在那一场战役当中,同去的墨家千竹宗的弟子死伤过半,活着回来的不足五十人,可谓损失不小。

    正是因为如此,血脉石再一次发亮,他也没有心思派人去寻找了。

    如今,血脉石又变的黯淡无光起来,墨秋辉索性扔在一边,不去管它了。

    ......

    阿离,没有姓,只有名字,从小就跟爷爷一起生活,每天为了吃的,到处挖掘野菜。

    阿离是魔族与人类的后裔,当年魔族入侵了域外战场,虽然杀死了绝大部分的本土人类,可是还是留下了许多女人,供男性魔族淫乐,有些女人就生下了后代,这样的人既不被人类接受,也不被魔族认可,处于两不管的境界。

    十数万年下来,魔族的后裔经过繁衍,在域外战场,足有数千万人,他们没有固定的地方,没有城池,全都像野人一样,居住在山洞里,过着野兽一样的生活。

    虽然阿里才六岁,可是因为身上有稀薄的魔族血统,身高已经赶上一个成人了,小脸满是泥垢,头发散乱,趁着天还没黑,到处挖一些地里生长的木薯一类的食物吃。

    鹰嘴崖,是她经常来的地方,山崖高耸入云,下面的土壤肥沃,有时候还能捡到撞死在山崖上飞鸟的尸体。

    爷爷已经病了好几天,吃东西都费劲,她希望能够找到一只死鸟,给爷爷炖汤,让爷爷快点好起来。

    挖掘木薯,阿离使用的是一根扁平的木棍,费力的在一个地方挖了一会儿,便挖到了一大块木薯,她开心的笑了起来,这么大一块,够自己吃一天的了,嗯,接下来找死鸟,有了肉,爷爷才能好的快。

    阿离把木薯放入怀里,她身上的衣服还是从一个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又肥又大,只好撕碎了多余的地方,开始沿着悬崖寻找死鸟。

    刚刚走出了百余步,便看到一个深坑里躺着一个人,那人浑身是血,奄奄一息。

    深坑四周都是一道道裂痕,显然是被硬生生砸出来的,阿离抬头看了看,他是从上面摔下来的吗?

    这么高,竟然没有死!太神奇了!

    嗯,那人手里还握住一条鱼,没有鸟,给爷爷做鱼汤也行,于是阿离跳到坑里,伸手去拿那条黑鱼,可是那个将死的年轻人手攥的紧紧的,以她的力气竟然掰不开,无法拿出那条鱼。

    “嗯,是不是等他死了,就可以了?”阿离想着,蹲坐一旁,等年轻人死去后,再拿鱼,可是天色快黑了,那个年轻人竟然还没有死,阿离又拽了几次,都没有把黑鱼拿出来。

    天黑后,野兽会出没,必须回家,可是鱼怎么办?

    阿离想了想,一弯腰,双手抓住年轻人的胳膊、腿,双臂用力,把他整个人都扛了起来,爬出了深坑,向山洞跑去。

    为了吃鱼,她也拼了!

    就在天色快黑的时候,阿离气喘吁吁、浑身大汗的跑回了山洞,把年轻人扔到了地上,谁知那年轻人还活着,令她十分吃惊。

    里面躺着的爷爷听到扑通一声,颤巍巍的拄着一根木棍走出来,看到地面上躺着一个人,有些吃惊,问道:“阿离,你带回来一个死人干什么?咱们不能像他们那样,连死人都吃。”

    “爷爷,您的话阿离记着呢,他还没死,不过也快了。嗯,我带他回来,是想拿他手里的鱼,我拿了几次都没有拿下来,爷爷,他死后,手会不会松开?”阿离问道。

    老人这才看到年轻人胸口微微起伏,似乎还有一口气,同时也看到了年轻人双手中攥着的一条黑鱼。

    那黑鱼也是奄奄一息,嘴巴一张一合,进气多,出气少,却一直在坚持着,没有死去。

    老人叹了一口气,道:“阿离,爷爷不差一口鱼,如果他们没死,就留着他们吧,少作杀戮的好。”

    阿离点点头,从怀里取出木薯,用山洞旁边树木的叶子擦干净,递给了爷爷:“爷爷,你吃,这块木薯好大,够咱们两个吃的了。”

    爷爷慈祥的看着懂事的阿离,推了回来:“爷爷不饿,阿离先吃吧,爷爷累了,去躺一会儿。”

    到了夜晚,阿离去叫爷爷,却发现爷爷的身体已经冰冷了,爷爷就这么走了,扔下她一个人。

    阿离守着爷爷的尸体到天亮,然后一个人默默的背着爷爷,来到山林深处,挖了一个坑,把爷爷埋了。

    爷爷生前曾说过,死后要与大山永远在一起,他的愿望实现了。

    阿离回到山洞,发现一人一鱼还活着,不由的生气,扑到年轻人身上,又撕扯那条黑鱼,可是无论她如何抢夺,都没有办法从一个快死的人手里夺下那条快死的鱼!

    累的呼哧带喘的阿离坐在洞口,放声大哭,爷爷没了,从今往后,她就是孤儿了!

    哭累了,阿离吃了剩下的半块木薯,倒在洞里的干草堆上睡着了。

    第二天,她没有管不死不活的年轻人,出去找吃的,等到了傍晚回来,那人还没有死,却也没有醒来,一直躺着。

    阿离望着那年轻英俊的面孔,发呆,他到底是什么人,难道是仙人?肯定不是魔族,不然,他头顶上得长角,她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上面有两个鼓包,这是魔族与人后代的特征,没有角,却有类似角的鼓包,就好像两个肉瘤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