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三章 和尚
    ,精彩小说免费!

    可是,阿离能够拽住了风乙墨的身体,却无法阻止元神溢出,眼看元神就剩下三分之一在风乙墨身体之内了,风乙墨丹田之内的噬灵蚕蓦然睁开了眼睛,嗖的飞出风乙墨身体,身子骤然变成数丈,宛如一个怪物一般,对准风乙墨的元神猛然一吸,风乙墨元神就被它吸入了腹中!

    啊?

    阿离惊呆了,她不知道为何风大哥身体内还有这么一个巨大的虫子,竟然一口吞风大哥的元神,吓的慌了神,手一松,风乙墨身体极速下沉,她连忙追上,那虫子早已经缩回了风乙墨身体之内。

    泰坦城内,密室中,黑色的旋涡慢慢扩展,墨秋辉看到了元神上半身,只要元神全部出现,摄魂**就算完成了,然而,旋涡继续收缩、扩张,变的极为不稳定,令墨秋辉十分震惊,连忙加大了灵力,法诀一道道的打出,不等他完成手势,旋涡嗖的向里缩小,原本已经看到的半具元神唰的缩了回去,不见了踪影!

    墨秋辉愣住了,他施展过多次摄魂**,无一失败,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出现,莫非对方有极为厉害的镇魂宝物,镇住了魂魄?

    他连忙取来另外一根毛发,重新分成了十截,再一次点燃了离魂灯,开始施法。

    这一次,黑色旋涡刚刚出现,转了两圈便烟消云散了!

    墨秋辉呆呆的望着袅袅烟气的离魂灯,第一次感到无力,不过,他在旋涡中感受到纯净的佛法,四个大陆唯一拥有佛法之地就是苦行大陆!

    他离开了密室,来到会客厅,看到正在企盼结果的夜无边、离生等人,苦笑道:“那人已经进入了苦行大陆,摄魂**无法跨越大陆,你们只能去苦行大陆寻找他了。”

    啊?!

    夜无边、离生等人全都愣住了,无往不利的盟主还有失手的时候?

    再说,去苦行大陆抓人可不是鸿铭大陆的责任了,也没有义务跑那么远。夜无边便拱手道:“盟主,属下还要镇守阔天城,至于那人的事情,就劳烦盟主安排了,属下告辞!”

    最为失望的就是离生了,他不远数万里跑来,为了两根毛发,丢了储物袋,还没有任何奖励,只能苦着脸跟着夜无边回阔天城了。

    最犯难还属墨秋辉,既然已经知道那人拥有墨家纯正的血脉,还要去抓他,让他情何以堪!此前,为了大义,施展摄魂术,他心中已是极为难过,如今,还要去抓那人,自然矛盾重重。

    抓还是不抓?

    墨秋辉一个人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呆坐了数个时辰,长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要怨只能怨你帮助了一个魔族,就不要怪我了。来人,请苦行大陆缘来城的了悟大师过来一趟!”

    ......

    嘭!

    虽然阿里拼命的拖拽,翅膀都扇动的流出了血,可是风乙墨下坠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两个人还是重重的摔在了一处高山之上,砸断了数块巨石,滚落了下去,不等阿离有什么反应,已经抱着风乙墨晕死了过去。

    许久,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阿离感觉浑身剧痛无比,好像全身都散架子了一样,没有一处不疼的,没睁开眼睛,鼻子里便闻到了一股令人心神宁静的香气,等她费力的睁开双眼,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极为干净的房间,竹床、木墙,地板上一尘不染,身上盖着雪白的被子,不远处的案子上摆放着一个香炉,里面插着三根长长筷子一样的东西,正冒着缕缕青烟,那好闻的香味就来自于青烟。

    这是什么地方?

    阿离挣扎的坐起,发现身边竟然没有风大哥,急了,用力一挣,整个人便从竹床上滚落了下去。

    吱呀,房门打开,走进来一个年前的和尚,见阿离摔在地上,连忙上前搀扶:“女施主,你怎么下来了?你的伤还没有好呢。”

    阿离一把抓住年轻和尚的手,急切的问道:“你看到我的风大哥了吗?就是跟我一起的那个男人?”

    年轻和尚轻轻推开了阿离的手,念了一声佛号,低垂着脑袋,道:“女施主,你是说跟你一起昏迷不醒的那个年轻人吧,师傅正在救他,可是至今都没有醒,只有微弱的心跳,身体很凉,却一直活着,真是太奇怪了。”

    “快带我去,带我去!”阿离挣扎的要爬起,可是她发现自己的右腿断了,被四片竹板夹住,无法吃力,走不了。

    “女施主莫急,等小僧找慧聪师弟来,用担架抬你过去!”年轻和尚说完,跑了出去,片刻,跟另外一个年轻和尚一起进来,两个人把阿离搀扶到担架上,一前一后抬着她出了房间,绕过了一座宝刹,来到一栋独立的木屋前。

    年轻和尚二人放下了担架,然后快步跑到木屋门前,双手合十,道:“师傅,女施主醒了,她要见年轻男施主!”

    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出来:“慧明,你们进来吧。”

    “是,师傅!”年轻和尚慧明又是一礼,跑回来,跟慧聪抬着阿离进入了木屋。

    阿离刚一进屋,便看到一动不动躺在竹床上的风乙墨,他双目紧闭,胸口都微微起伏。

    “风大哥!”阿离叫了一声,泪流满面,她想起了是一个巨大的虫子吞下了风乙墨的元神,这么说风大哥没救了?

    “阿弥托佛!女施主无需悲伤,这个男施主还没有故去,老衲正在竭力的挽救他的性命。”站在一旁的一个老和尚说道,这个老和尚慈眉善目,眉毛有一尺多长,雪白无暇,没有一丝杂色。

    “多谢老人家了。我想问一下,风大哥什么时候能够醒来?”阿离眼含热泪的问道。

    老和尚捻了捻下颌的胡须,沉吟片刻,道:“根据老衲的检查,这位施主的病十分奇怪,浑身骨骼断裂是小问题,内脏也无大碍,可是七天来,一直没有苏醒,老衲行医多年,还从未见过这等症状之人。”

    阿离不曾见过和尚,也没有见过郎中,不知道老和尚说的真假,只能相信他了,扑通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求您救一救风大哥,求您了!”

    老和尚伸手搀扶起阿离,“难得你如此忠心,这样的婢女不多了,你放心,老衲必定竭尽全力的救他,你伤的也不轻,先好好养伤,等你伤好后,再来照顾他。慧明、慧聪,把这位女施主抬下去,好好照料。”

    “是,师傅!”慧明、慧聪合十应道。

    “多谢老人家!”阿离也学着慧聪一样,合十一礼,然后被二人抬下去疗伤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