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渠月丹会
    ,精彩小说免费!

    风乙墨有些失望,不过聊胜于无,便道:“有多少种就拿多少种,剩余的我再去别的地方。”

    掌柜的松了一口气,他就是担心眼前的元婴后期修士非要他们店凑齐了所有灵药,谁知风乙墨如此好说话,心中感激,沉吟片刻,小心翼翼道:“前辈如果能等几天,拓邦城将会举行十年一度的佛法交流大会,届时,得道高僧齐聚,除了开坛**之外,还会展开各种宝物的交易会,或许能够有您需要的灵药。”

    风乙墨闻听一喜,道谢道:“多谢老丈。还请麻烦伙计把我需要灵药准备好,拿了我们也好去休息休息。”

    “是,请前辈稍等!”掌柜的连忙说道,脸上堆满了笑容,能够得到一名元婴后期修士的道谢,可不容易啊。

    很快,东西准备好,风乙墨交了二百多万灵石,离开了“济世堂”,随便找了一家不错的客栈住下,谁知刚刚住下没有多久,便有修士、佛修上门来,请他出手帮忙炼丹。

    风乙墨苦笑不已,没想到到了花刺国,竟然有人认出自己,还以为自己到任何地方都会为他人炼丹呢,本来他想休息休息,拒绝了他们,可是看着那些人企盼的目光,还是忍着疲惫,开炉炼丹。

    不过,刚刚为几个修士炼制了几炉,一群模样凶恶之人便推推搡搡的涌了过来:“是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在拓邦城擅自炼丹?不知道整个城的炼丹都必须经过‘渠月丹会’批准才能炼丹吗?都滚开!”

    排好队的修士顿时乱成了一团,有人认出来人正是臭名卓著的“渠月丹会”之人,连忙躲避了开去。

    风乙墨楞了楞,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狂妄之人,炼丹还需要批准?也不停手,继续炼丹,一道道丹诀打出,金光炉内传出了阵阵药香,显然丹要成了。

    领头的“渠月丹会”之人,是一个身形魁梧的和尚,只不过头顶上长出了半寸长的短发,一脸横肉,见风乙墨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心中恼怒,抬腿就向金光炉踢去。

    风乙墨有些愠怒,这个家伙也太无礼了吧,二话不说就动脚?不等他有任何动作,金光炉下的修罗黑芯焰似乎觉察到他的情绪,火焰微微一偏,便卷住了那胖和尚踢出的小腿,顿时,和尚惨叫起来,扑通跌倒了。

    他身后的随从赶紧上前搀扶,却发现原本好好的右脚已经没了,被黑色的火焰烧成了虚无!

    现场一片寂静,没有人会料到,有人敢在拓邦城内行凶!

    而胖和尚因为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根本没有看清楚风乙墨的修为,冒然动手,吃了大亏,疼晕了过去。

    其他人见状立即抬着他仓惶而逃,眼前的年轻炼丹师杀心太重,还是少招惹的为妙。

    最后一炉灵丹出炉,不等风乙墨赶走那些前来炼丹的修士,他们早已离开了,得罪了“渠月丹会”可不会有好结果,生怕被牵连进来。

    风乙墨收了金光炉,气定神闲的坐在客栈之外,等待那一伙人的到来。

    没有多久,七八个和尚气势汹汹的在一名元婴后期修士的带领下来到了风乙墨面前,他们所有人全都留着短发,即像和尚,又不是和尚,身上穿着土黄色僧衣,脚上却穿着官靴,不伦不类。

    “就是你肆意出手伤了狂风?”元婴后期修士阴沉着脸问道,如果不是看出风乙墨同样是元婴后期,早就一巴掌拍过去了。

    风乙墨淡然一笑,看了看四周看热闹的那些人,道:“现场有许多证人,都亲眼看到,是那个胖和尚伸脚踢本座的丹炉,反而被炉火所伤,道友怎么能够颠倒黑白,说是本座出手伤人呢?”

    元婴后期修士皱了皱眉头,看向身边已经苏醒的胖和尚,胖和尚疼的满头大汗,怨毒的看着风乙墨,低声说了几句,显然是跟他讲述了事情经过,之后,他看向风乙墨,道:“即便如此,道友也应该给一个交代,总不能让‘渠月丹会’的人无缘无故的伤了,如果在下要不来交代,今后还如何带人?如果没有一个交代,那么道友只能留下了。”

    风乙墨打了一个哈哈,道:“道友的意思是说无论理在哪一方,本座都必须给一个交代?这就是你们‘渠月丹会’的原则?那好,本座就以本座的原则处理,然后再谈一谈你们的原则!”说完,屈指一弹,一道黑光飞出,落在胖和尚身上,唿!胖和尚顿时燃起了大火,却没有一下子被烧死,而是惨叫着满地打滚,哀嚎不已。

    风乙墨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刚才他听到胖和尚跟元婴后期修士说:“师傅,杀了他,给徒儿报仇!”

    这样的人怎能留下?

    而黑色的火十分怪异,只焚烧胖和尚,搀扶他的几人都没有事,却把他们吓的脸色惨白,后退几步。

    元婴后期修士呆了一呆,心头火起,此子太狂妄了,当着自己的面就杀人?忍不住长啸一声,唰唰,数道人影降落在四周,一共有四个元婴后期修士出现,把风乙墨围在中间,虎视眈眈。

    “上,杀了他!”先前的元婴后期修士吼道,任何挑衅“渠月丹会”之人,都必须死!

    然而,一股惊人的气息从风乙墨身边散发出来,不知何时,一具三十丈高的五级骨傀儡出现,强悍的威压令刚刚想要出手的四名元婴后期修士噤若寒蝉,动都不敢动了。

    发号施令的元婴后期修士呆呆的望着三指骨傀儡,额头冷汗直冒,艰难的吞咽了一口口水,这是什么人,怎么会有五级傀儡?一具五级傀儡,足以把整个拓邦城拆了!

    该怎么办?

    “你们‘渠月丹会’的原则不就是弱肉强食吗,谁的拳头硬、谁的拳头大,谁就有话语权,咱们就比一比,如何?”风乙墨笑吟吟的说道,可是声音冰寒,眼中杀气肆意,没有一丝笑意。他最痛恨这种猖狂的什么“会”,欺软怕硬,规定旁人不能炼丹,自己应该把这个“渠月丹会”直接拆了!

    “道友、道友误会,一场误会,狂风这个人就会惹是生非,在下也早想教训他了。”那元婴后期修士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讪讪的说道。

    “是谁杀了本座的孙子!”风乙墨还没说话,远处传来一声爆喝,一道身影快似闪电,怒气冲冲的落在风乙墨不远处,来人是一个元婴圆满修士,距离半步化神也仅仅差一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