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小惩大诫
    ,精彩小说免费!

    “是谁杀了本座的孙子!”来人看着变成一堆飞灰的胖和尚,痛不欲生,眼睛睁得大大的,好像战斗的雄狮一般,看向风乙墨:“是你!”

    来人同样是一个假和尚,除了头发极短之外,浑身散发酒气,双手油腻,显然在来此之前,大口喝酒、大口吃肉来着。

    “正是本座!”风乙墨毫不畏惧的说道:“这等恶人还留着他做什么?”

    “你......”元婴圆满修士气的浑身发抖,就要冲杀上来,却看到了三指骨傀儡,愣了愣,怒道:“凭借一头五级低阶傀儡,就想为所欲为,欺负‘渠月丹会’无人吗?尤秀峰,本座缠住那头傀儡,你们动手,杀了他,他一死,傀儡就无用了!”

    尤秀峰,就是刚才发号施令之人,连忙点头:“遵命,副会长!”

    然而,不等任何人动手,风乙墨头顶上边出现了一个圆形虫巢,嗡嗡,数以十万计的四级妖虫飞了出来,瞬间就包围了所有修士。

    这样一来,“渠月丹会”副会长、尤秀峰等人全都傻眼了,一动不敢动,开玩笑,那可是四级妖虫,一只就相当于元婴期修士,十万计的妖虫,瞬间就能把所有人全都灭了!

    不仅仅是他们傻眼,旁观的修士也都目瞪口呆,心中暗暗叫好,猖狂的“渠月丹会”终于踢到铁板上了,碰到了一个狠人,一个人足以把整个丹会灭了!

    “道友、道友,误会......”尤秀峰刚刚止住的汗水又一次流淌,结结巴巴道。

    “误会?一次是误会,两次误会,第三次还误会?你们是不是拿别人当傻子?风大哥不跟你们计较,不代表姑奶奶好欺负!风大哥,杀了他们!”阿离不干了,双手掐腰,气哼哼的说道。

    “渠月丹会”的众修士听闻,脸色骤变,刚要开口,一直停留在狂风身上的黑色火焰突然炸开,变成了五道黑光,分射尤秀峰等五名元婴后期修士!

    “杀了他们倒也不必,不过小惩大诫还是应该的,一个人一条腿吧!”风乙墨淡淡的说道。

    啊!啊!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修罗黑芯焰速度太快,而且五人浑然没有注意火焰会自己主动出击,崔不及防,每个人的一条腿都燃烧了起来,瞬间,就成了独腿人,下场跟死去的狂风一模一样!

    “你......”副会长脸色铁青,忽然又是一变,震惊的看着黑色的修罗黑芯焰,“五、五级灵焰?”

    他既然是“渠月丹会”的副会长,自然擅长炼丹,同时也拥有一种灵焰,只不过刚刚是四级低阶,看到五级灵焰,眼中贪婪之色一闪而逝,如果不是顾忌数以十万计的妖虫,恐怕早已上前抢夺了。

    此人到底是谁,为何拥有五级低阶傀儡、五级灵焰,还有诸多的妖虫?

    “道友可否看着老夫的面子上,收了诸多宝物,有什么不当之处,咱们协商如何?”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接着遁光一闪,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出现在风乙墨面前,身穿青衣道袍,头上挽着发髻,插着一根木簪,颇有几分仙风道骨之态。

    “参见会长!”副会长等人齐声问候、行礼。

    “好,就给会长一个面子!”风乙墨看了看来人,一挥手,收了万虫巢、骨傀儡,而修罗黑芯焰则化为一只朱雀,停留在他肩膀上,孤芳自赏的啄着自己的羽毛,就好像真的一样。

    会长屈指弹出五粒灵丹,“你们吃了续肢丹,很快就会长出失去的腿来。”

    “多谢会长!”尤秀峰等人忍着巨痛,接住续肢丹,服下,被烧掉的腿慢慢的生长出来,不过也脸色惨白,元气大伤。

    风乙墨暗中点点头,不亏为会长,一出手五粒续肢丹,价值千万灵石。

    “既然误会消除,道友可否到寒舍坐坐?”会长拱手一礼,邀请道。

    “哼,误会还没有消除,风大哥炼丹,你们的人不分青红皂白的上来捣乱,还伤了自己,这个家伙就来指责,还有这个后来的什么副会长,要杀风大哥,如果不是风大哥有些本事,早就被你们杀了,这叫误会消除?”阿离把眼睛一瞪,厉声说道。

    会长尴尬的笑了笑,眼中却有寒光闪过,他望着风乙墨,“这也是道友的意思?”

    风乙墨瞪了阿离一眼,笑道:“舍妹年纪小,不懂事,还请道友莫怪。在下来此地,是想要购买几种灵药,如果贵丹会能够帮忙,在下感激不尽!”说着,一张记载着三转幽魂丹所需灵药的单子就飞向了会长。

    那会长伸手接过单子,看了一眼,吸了一口凉气,惊讶道:“道友这是要炼制三转幽魂丹?”

    风乙墨不由的赞叹,果然有些门头,此人是第一个一眼看出是三转幽魂丹的丹方材料,岂不是说他见过这些灵药?忙点头:“正是此丹,道友可有足够的灵药?”

    旁边的中年修士脸上露出了希冀的目光,如果能够凑齐了所需的灵药,那可真是太好了!

    然而,会长摇了摇头,“在下仅仅也是见过一次而已,弊会经营这么多年,也仅仅见过其中的数种,如果道友需要,在下可以都送给你,像紫幽莲、玄阴虫、伴生草、拟元果这几种主药就没有了。”

    风乙墨看了一眼中年修士,一路上,他也没有询问中年修士的名字,中年修士也没有主动说,道:“那就麻烦道友,其他的在下再慢慢想办法。”有几种,总比没有的强。

    “好,还请道友移步,到老夫那里坐一坐,你我二人也好交流交流炼丹经验、心得。”会长道。

    风乙墨见他一再坚持,如果再拒绝就不好了,何况人家赠送了数种珍贵的灵药,便点头应了下来:“道友请!”

    ......

    一行人来到拓邦城最高的建筑“渠月丹会”总部大楼内,分宾主落座,会长命人奉上了灵茶,风乙墨喝了一口,香气四溢,满口留香,赞叹道:“好茶!没想到白莹花与清心果搭配,还有如此惊人效果,在下佩服。”

    会长得意的笑了笑,道:“道友看来是此中高手,喝一口就尝出来了,等一会儿道友走时,带一些吧。”

    “那就多谢道友了。”风乙墨拱手道谢,忽然想到了什么,问道:“道友,在下冒昧的问一个问题。”

    “道友请讲。”会长道。

    “‘渠月丹会’为何除了你这个会长之外,其他人怎么都是和尚打扮,而且又不是和尚,这是怎么回事?”风乙墨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