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血煞怨婴
    ,精彩小说免费!

    半个月之后,风乙墨与阿离出现在一座高山之前,山高千丈,围绕着山体,密密麻麻的建造了数不清的寺院,萦绕的香火把整座高山笼罩起来,宛如仙境一般。

    这座山就是道言寺所在的四丰山!

    数条白玉石台阶的山路通往各处的寺院,到处都是虔诚的香客、信徒,有的甚至五步一礼,十步叩首,一脸的严肃、虔诚。

    山上、山下,足有数万名上香、礼佛的佛众!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人们如此痴迷与佛,究竟是好还是坏?

    他牵着阿离,向山门走去,身边尽是一个个佛众,接踵摩肩,刚刚走了没有几步,忽然身后传来嘈杂的声音,从山下,上来一伙身穿黑衣之人。

    “闪开,快闪开,沙老爷要上香还愿,都别挡道!”走在前面的是三四个膀大腰圆的壮汉,手臂赶上常人的大腿粗细,长满了黑毛,挥舞着,把前面之人拨开,弄得人仰马翻。阿离因为在风乙墨身后,正好被其中一个壮汉碰到,推到一边。

    阿离心头火气,刚要发火,被风乙墨拦了下来:“疯狗咬你一口,难不成你也要咬它一口?”

    阿离乐了,跟风乙墨闪到一旁,壮汉们开路,引着两顶轿子直奔山门而去。

    就在第二顶轿子经过风乙墨身边的时候,风乙墨咦了一声。

    “风大哥,怎么了?”阿离好奇的问道。

    风乙墨施展天眼瞳,轿子的轿帘就变成了透明,他看见轿子里坐着一个身怀六甲的妇人,一脸母性的光辉,样子倒也不错,不过,风乙墨在其腹部看到了一团若有若无的黑气。

    他一挥手,放出了鬼稳婆,指了指轿子,问道:“那是怎么回事?”山路上人来人往,谁也没有注意到突然多出一个人来。

    鬼稳婆此前极为擅长鬼婴之法,自从被风乙墨收复之后,便收手,不在做伤天害理之事了。

    鬼稳婆看了看,脸上露出惊容,低声道:“回禀主人,的确是鬼婴道,而且还是怨婴,比老奴的鬼婴更加厉害!”

    “哼!不知道是什么人,既然被我碰上了就不会袖手旁观!”风乙墨眼中寒光一闪,道。

    鬼稳婆知道主人生气了,连忙低头跟了上去:“老奴先打探一下虚实。”

    风乙墨点点头,鬼稳婆已经是元婴十层修为,一般人都不是其敌手,不会有事。

    很快,鬼稳婆返回,迎上了正慢慢上山的风乙墨,低声说了几句,风乙墨面沉入水,示意她带路,三人便快步上山,来到半路,向后山一条路径走去。

    后山,因为背阴,前来上香的人稍微少一些,鬼稳婆领着风乙墨二人来到一座雄伟的寺院前,知客僧迎了上来,刚要说话,便被风乙墨制止了:“刚才来的沙老爷呢?”

    知客僧一愣,脸上显出不满,把脸一沉:“施主......”

    可是他的目光对上了风乙墨的目光,立即精神一恍惚,木然道:“沙老爷在虚长老的禅房内。”

    风乙墨抬腿进入了寺院,找和尚问了问虚长老的房间,直奔虚长老的房间而去。

    在别院内,风乙墨看到了刚才的两顶轿子,而沙老爷以及他的夫人已经不见了,外面只有等着的轿夫和几个凶神恶煞的随从。

    随从看到风乙墨三人,微微一愣,站起身,想要拦住他们,鬼稳婆一挥手,那些人全都定在了当场,三人长驱直入,直接推开了房门。

    然而,让三人十分不解的是,房间里空空如也,没有一个人!

    他们去哪里了?

    风乙墨展开天眼瞳,四下扫视,在对面墙上的佛像之后,看到了一扇暗门。

    风乙墨冷哼了一声,一挥手,挪开佛像,来到暗门之前,门上虽然有禁制,可是怎能难住他,顷刻间,禁制就被他所破,推开暗门,走了进去。

    里面是一个弯弯曲曲向下的通道,没有一丝光亮,走了百余丈,便看到一人趴卧在地面上,赫然是那个沙老爷,只不过此时,已经变成了死的沙老爷!

    “主人,没想到这里的和尚这么凶残,利用人家的妻子培育鬼婴,还把人杀死了!”鬼稳婆说道,却忘了当年她也是如此。

    越过了沙老爷的尸体,三人继续前行,走着走着,前面竟然出现了微弱的光亮,居然来到一个巨大的山腹之中,四周阴气森森,山壁上插着零星的火把,似乎刚刚点燃不久。

    在一块巨石之上,那个身怀六甲的沙夫人躺在上面,不知生死,圆滚滚的肚皮朝上,裸露着,已经变成了西瓜大小,完全突了起来,一道道裂痕出现在她的皮肤之上,似乎下一刻就会爆开了一般。

    在沙夫人身边,盘坐着一个骨瘦如柴的和尚,嘴里念念有词,左手拿着一把匕首,在其右手食指上划出一道口子,鲜血便流出,滴落在沙夫人隆起的肚皮之上,而诡异的是,鲜血竟然慢慢的渗入到里面,就好像里面的婴孩贪婪的喝血一样。

    鬼稳婆暗暗一惊,惊呼道:“血煞怨婴!”

    风乙墨皱了皱眉头,问道:“什么是血煞怨婴?”

    “就是以一个极为凶恶的、充满煞气之人的血喂养鬼婴一百七十三天,期间必须间断七天,令其十分饥渴,心生怨念,然后每隔七天喂养一次,以加深其怨念,这样生出来的鬼婴便称为血煞怨婴!传闻,血煞怨婴一出生便有元婴后期修为!”

    风乙墨吸了一口凉气,好残忍的手段,一个人一直以鲜血喂养鬼婴,难怪这个和尚骨瘦如柴,血气严重亏损。

    如此这般,耗费了十个月时间,就是为了培育出一个鬼婴?

    骨瘦如柴的和尚觉察到有人到来,微微一愣之后并没有停手,而是以左手的匕首在右手手腕上割了一下,血流如注,加快了注血的速度。

    “不好,主人,快阻止他!”鬼稳婆又是一声惊呼,身形一晃,冲了上去。

    风乙墨自然不甘示弱,施展风遁术,就要上前,忽然,脸色巨变,抓起腰间一个储物袋,远远的扔了出去。

    嘭!

    储物袋猛然炸开,一具石棺从半空跌落,正好砸在那骨瘦如柴的和尚身上,顿时把他砸成了肉酱。

    沙夫人肚子里的血煞怨婴失去了鲜血的喂养,急躁起来,在沙夫人肚子中不住的翻滚,想要挣脱出来一般。

    而昏迷中的沙夫人疼的满头大汗,被折腾的奄奄一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