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斗智斗勇
    ,精彩小说免费!

    不等风乙墨出声示警,黑影突然伸出一只手,抓住了振玉堂的小腿,接着,整个人出现在振玉堂对面,残忍的狞笑:“去死吧!”

    众人只感觉魔气冲天,那影魔魔帝身体极速膨胀,竟然抱着振玉堂自爆了!

    轰!

    惊天动地的一声,地面出现了一个深数丈,直径三十几丈的大坑,影魔的一条手臂飞到半空,落在百丈之外,而振玉堂却被炸的粉身碎骨,连元婴都没有逃脱。

    事发突然,谁也没有想到堂堂魔帝竟然自爆,双方都死了,这一场胜负怎么算?

    墨秋辉皱了皱眉头,人族化神期修士本来就少,而魔族魔帝数量极多,足有数百人,即便是这一场和局,人族也算是输了一筹。

    如今,人族胜出两场,平一场,魔族胜一场,平一场,如果下一场魔族胜,岂不是平局了?

    这该怎么算胜负?

    墨秋辉朗声道:“格鲁族长,既然你我双方的选手都死了,那么这一场算平局如何?”

    格鲁哈哈一笑,站了起来,“不!是我们魔族赢了!”

    “你们赢了?两个人都死了,只不过你们魔族的魔帝剩下一条完整的手臂而已,怎么能算赢了呢?”墨秋辉不满的说道。

    “哈哈哈,你们人族太孤陋寡闻了,请看!”格鲁向那影魔断臂一指,就见断臂动了动,接着嘭的竖起,然后扭曲,变大,一个完好无损的影魔出现,只不过气息虚弱,由魔帝降低到魔将级别,元气大伤!

    这一下,人族这边没有话说了,人家还活着,这边死得不能再死了,岂不是魔族胜利了?

    那么,最后一战至关重要了!

    松井涛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心中后怕不已,刚才还后悔没有抢在振玉堂前面出战,如今看来,自己上去也得死啊,魔族太狠了!

    可是面对强大的血魔魔帝,自己能胜利吗?

    无论的墨秋辉还是泰坦城内的人们全都紧张起来,无形的压力全都压向了松井涛,松井涛感觉自己的两条腿都不会走路了,胜了,就是人族的大功臣,输了,丢掉小命都是次要的,关键成了罪人,被千夫所指!

    松井涛虽然是苦行大陆的,不过他是一名儒家修士,最看重的就是名声,如果因为他的缘故,让人族败了,那么子孙后代都抬不起头来了!

    “盟主......”松井涛艰难的看了一眼墨秋辉,不知道说什么好,眼中突然迸射出坚毅,道:“盟主,放心,老朽就是拼着一死,也要胜一场,最不济这一场平局!”

    墨秋辉赞赏的拍了拍松井涛的肩膀,“好!不亏是儒修第一人!”

    可是风乙墨却想到另外一个问题,道:“松前辈的想法是好的,在下佩服,可是若是魔族再一次使用此前的诡计,剩下一条腿、一条胳膊,岂不是还是要失败?除非松前辈有把握完全消灭他!”

    “这......”松井涛犯难了,就算是盟主也没有百分百把握吧。

    墨秋辉看了看风乙墨,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好的办法?”

    风乙墨没有回答墨秋辉的话,而是迈出一步,向远处的格鲁道:“格鲁族长,这最后一战我方想要换一名选手。”

    格鲁听风乙墨如此说,心头涌起了不好的预感,道:“换人?换什么人?”

    “当然是本座!”风乙墨答道。

    “不行!绝对不行!”格鲁好像被踩到了尾巴一样,如果风乙墨出战,最后一场定然是有败无胜!“一个人怎么能出战两次,不行!”

    风乙墨哈哈一笑,道:“昨日我们只是说好五名代表,举行五场比试,并没有说一个人不可以出场两次,本座愿意出战第二次,你们魔族同样也可以!”

    墨秋辉听明白了风乙墨的意思,暗中竖起的大拇指,虽然这个行为有些不地道,可是为了人族,也就毋须拘小节了。

    “不行!风乙墨,如果你在最后一战出场,那么今天的比试就作废,我们魔族就算拼到一个不剩,也要把你们人族全都灭掉。现在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派人出来应战,要么,等待我们魔族大军的愤怒的铁蹄吧!”格鲁毫不退让的吼道。

    墨秋辉一颗心悬了起来,进行本次比试的目的就是结束战争,若是败了,起码能够保存人类火中,以图东山再起。

    “风乙墨,不要再奢望魔族会答应你出战了,他们现在十分惧怕你。”墨秋辉道。

    “是啊,风兄弟,多谢你的好意,老朽还是出战吧。”松井涛也感激的说道。

    谁知风乙墨摇了摇头,“好,那么我方就派人出战了,师弟,出来吧。”

    随着风乙墨话音刚落,一个年轻的修士从城内飞出,落在风乙墨身边。

    哗!!

    城内的修士全都惊呆了,怎么是一个元婴二层的修士,这不是开玩笑吗?

    此时,就连墨秋辉脸上都露出不满之意,自己这个晚辈太目中无人了,没有经过自己的同意,便擅自让他人参战,岂不是太过儿戏?

    然而,对面的格鲁却面色凝重,叫道:“不行,你们不能换人!”他曾经见识过两个风乙墨,因此怀疑眼前的年轻修士是风乙墨假冒的。

    “格鲁族长,你此前说不让本座参战,本座已经答应你,为什么派出的人你也反对?第五场,只要不是本座参战就没有违反规则,莫非你们连一个元婴二层修士都害怕?怎么样,堂堂魔帝如果胆怯,就朝我这个师弟跪下磕头,大喊三声‘我是胆小鬼’,师弟或许能够饶你一命!”最后一句话却是朝着剩下的血魔魔帝说的。

    那魔帝被风乙墨的这一句话气的七窍生烟,仰头咆哮,大声道:“族长,如果本帝连一个元婴二层修士都收拾不了,自当以死谢罪,还请族长批准!”

    格鲁听风乙墨如此说,越发怀疑这个人就是风乙墨,大声道:“大胆,没有本族长的命令,谁都不能乱动!风乙墨,选定好的人选不能随便更换,不然,本族长可就要撤兵,择日再来了!”

    风乙墨冷笑道:“本座来的晚,不知道战前可曾确定了参战人员名单?”

    “这个......”格鲁语塞,暗恨人族的狡猾,战前根本没有说明到底何人参战,就直接开打了。

    “没有吧,既然没有,我方派谁都无不为过。更何况,我方会根据情况调整参战人员,无可厚非,而且,明确的指出,贵方也可以,怎么,这样还不行吗?”说道后来,风乙墨的语气严肃起来,“格鲁族长,莫非你贵人多忘事,之前的一些话都忘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