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一章 分水夺命锏
    ,精彩小说免费!

    现在,整个人族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被成为护法大人的就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传奇一般的人物:风乙墨!

    在人族生死存亡之际,一个人力挽狂澜,挽救了人族的命运,死在他手中的魔帝不下四十人,魔族更有数千人之多!

    怎么会是他?真的是他吗?

    麟少爷满脑袋空白,连丹田的疼痛都忘记了。

    谁知妇人却晃了晃脑袋,大叫道:“就算他是护法又如何?也不能随便伤人!他还没有坐到盟主的位置,不能只手遮天,麟儿可是盟主最喜欢的后辈,他必须给一个交代!”

    唰!

    一道人影落在妇人身边,抬手就是一巴掌,把妇人打的一个趔趄,跌倒在地:“交代?什么交代?风护法救了百万、千万的人族,拥有天大的功劳!如果不是你惯着麟儿,他能惹这么大的祸事来吗?跟你说了多少次,惯子如杀子,现在好了,满意了吧?”

    “你、墨杰雨,你个没良心的,敢打我,老娘跟你拼了!”妇人先是一愣,接着嚎啕大哭,扑向打他之人,撕扯起来。

    看着眼前的闹剧,风乙墨皱了皱眉头,虽然是护法,却也不想留下仗势欺人的印象,为旁人所诟病,他看向伙计,冷冷道:“你现在还不说实话吗?”

    伙计现在肠子都悔青了,万万没有料到,眼前的年轻人竟然是声名鹊起的护法大人,冷汗一滴滴滴落,“我、我说的都是实话!”至此,他还是坚持,不承认撒谎了。

    风乙墨笑了起来,眼中射出两道异芒,伙计的表情呆滞了一下,缓缓道:“这位客人进来后想要购买地图玉简,小的就拿了一个最全面的地图玉简,谁知客人说还要更全面的,小的发现玉简内的禁制不见了,情急之下便诬陷客人是贼,麟少爷便上来让人抓住客人,并说这位客人是魔族。”

    听了伙计的话,情况一目了然,妇人也不哭闹了,他身边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者,向风乙墨一揖:“是小老儿管教不严,令护法大人蒙羞了,在下墨杰雨。”

    墨杰雨?看来眼前之人是父亲一辈的,算是长辈了,风乙墨了解到墨家二代都是星字辈,三代为武字辈,四代则是雨字辈,而那个被娇惯坏了的麟少爷是麟字辈的,或许,自己的名字中也应该有一个“麟”字。

    他不想让人误会他长幼不分,拱手向墨杰雨一礼,道:“既然是误会,在下就告辞了。还希望多多管教管教贵公子才是。”说完,风乙墨一挥手,收了三指骨傀儡,离开了麒麟阁。

    墨杰雨面色铁青,双手缓缓放下,指节因为用力发出咔咔的声音,直到风乙墨远去,才转过身,心疼的看着倒地萎靡的儿子,目光好似吃人一样。

    “来人,带着少爷去见老祖!”

    ......

    风乙墨索然的离开了道之城,对墨家十分失望,莫非成了人族盟主就这样跋扈不成?在这些大家族眼中,似乎旁人都需要苟且的活着,而不能有尊严,只能任他们摆布、喝令,公平在何处?

    一直以来,风乙墨修仙都是将心比心,从不仗势欺人,欺凌弱小,反而能够帮助的就不吝援手。修仙,仙者,高于常人,自当维护正义、公平,锄强扶弱,怀揣侠义精神才是。

    可是这些人修仙后,却作威作福,把修炼得来的本事当成了欺压别人的资本,这就是他们修仙的本意吗?

    不知不觉中,风乙墨一个人走出了道之城,忽然想起还有雷海,他正奉了自己命令寻找天月大陆的消息,或许他能认出兽皮上的地图是哪里,连忙取出传音螺,呼唤雷海。

    不知多少万里之外,一座山峰之上,迎着太阳,雷海躺在一块巨石之上,浑身上下被阳光照射的暖洋洋的,特别舒服。

    自从接到了主人的命令,开始在域外战场寻找天月大陆的消息,一开始,他认为那个天月大陆应该在天上,便飞到半空,满世界的转悠,可是什么都没有找到,还遇到了几次暴风雨,多亏他是雷角蛟,擅长兴风布雨,不惧怕雷电。

    后来感觉寻找的方向错了,开始在地面上寻找,无论是有人、没人的地方他都找遍了,期间遇到两次危险,对方比他还要强大,好在他速度快,逃之夭夭。

    如此辛苦的寻找了两个多月,至少跨越了数千万里,今天好不容易休息一会儿,传音螺便传出了主人的声音,他连忙爬起来:“主人,您召唤小的何事?”

    “雷海,你在什么地方?我有要事要交给你去做。”风乙墨的声音传出来。

    雷海满脸苦涩,还有任务啊,这不是要累死我吗?可是这话却不能说,道:“主人你在哪里,小的这就过去找你。”

    “我在人族的主城泰坦城,你过来吧。”

    “是!”

    ......

    十几日后,风乙墨在泰坦城外的一片荒丘上看到了雷海,只不过他此时的样子极为狼狈,披头散发,身上还有几处伤口,令风乙墨十分不解:“你这是怎么了?”

    “这不是着急回来见主人你吗,路过一片湖泊,绕行不是不行,只不过要浪费一天时间,小的就直接从湖泊上面飞过来,谁知湖里有一条海怪,极为凶悍,竟然想狙击小的,被小的收拾了,让您见笑了。”雷海尴尬的笑了笑,说道。

    风乙墨见他说话时候目光游离,冷笑道:“不是你收拾了它,是它收拾了你吧,不然,你身上的伤是哪来的?”

    雷海顿时低下了脑袋,不吭声了。

    “走,带本座去看看,到底是何物,敢欺负我的人!”风乙墨哼了一声,放出了惊羽飞舟,飞身而上,“还不走?”

    “谢谢主人,谢谢主人!”雷海感激涕零,立即上了飞舟之上,指明了方向。

    在惊羽飞舟上,风乙墨把兽皮上的地图绘制了一份,交给雷海,让他寻找上面的地方。

    雷海虽然经过了无数区域,可是却没有见过地图所示的地方,毕竟域外战场太大了。而这十几天,风乙墨在泰坦城,看了无数地图玉简,也没有找到兽皮所绘制的地方。

    风乙墨见雷海赤手空拳,没有什么兵器,忽然想起义兄曾经炼制过可以以妖力驱动的法宝,便取出不知名黑色的石头、部分赤铜精髓、雷炎矿石、死亡之海西海虎须鲸王的兵器巨斧等数种五级、六级材料,以义兄鱼兴周留下的炼器手法,为雷海炼制了一把长一丈的分水夺命锏,重四千八百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