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黑月
    死门居中西南坤宫,属土。死门与艮宫生门相对,万物春生秋死,春种秋收,故命名为死门。死门属土,旺于秋季,特别是未、申月,相于夏,囚于冬,死于春。居坤宫伏吟,居艮宫反吟,居巽宫入墓,居震宫受克,居离宫生旺大凶,居坎宫被迫大凶,居乾、兑二宫相生。死门为凶门,不利吉事,只宜吊死送丧,刑戮争战,捕猎杀牲。

    惊门居西方兑位,属金。正当秋分、寒露、霜降之时,金秋寒气肃杀,草木面临凋蔽,一片惊恐萧瑟之象;又兑卦为泽,为缺,为破损;又兑主口,主口舌官非,故古人将此门命名为惊门,与东方震宫伤门相对应。

    惊门属金,旺于秋,特别是酉月,相于四季月,休于冬,囚于春,死于夏。居兑宫伏吟,居震宫反吟,居艮宫入墓,居离宫受制,居巽宫为迫,居坎宫泄气,居坤宫受生,居乾宫比和。故,惊门也是一凶门,主惊恐、创伤、官非之事。

    通过详细的了解天机盘上的八门,便可以根据天机盘提示,做到趋吉避凶,减小危险。当然,这只是天计策其中的一部分功能,而最大的当属感知气运所在。一个人的气运关系到未来成长的程度,大气运者,自然是一片坦途。天机散人天超以八百多年如此短的时间便成为了化神修士,可谓是一个奇迹,除了天赋之外,更多的掌握了气运,加快了修炼速度。

    风乙墨以五十几岁就达到了元婴圆满,那是基于上一世丰富的经验,加上噬灵蚕强大的吞噬能力,帮助他飞快的进步。这,也算是一种气运。

    此前,风乙墨按照天机盘可以探查血脉出处,寻找林念然的下落,自然也是天机盘的一种能力,可以感受目标气息。

    因此,风乙墨向碧幽泉所化的水麒麟要了一滴灵泉,滴落在天机眼中,天机眼便滴溜溜的转不停,最后停在了东北艮宫位,令风乙墨松了一口气。东北艮宫位就是生门,说明此行目的是可以顺利的完成。

    即便如此,风乙墨也不敢有任何的大意,以天机盘来看,意思应该是可以顺利找到碧幽泉一样的灵泉,却不代表中途不会发生危险。

    风乙墨用了两天时间,从头到尾理顺了一下天机策,感觉此物博大精深,短短两日,不过是知道了些许皮毛,更加精准的趋吉避凶罢了,按照他的了解,天机盘还有更重要的功能没有被他发现,只能日后慢慢的研究了。

    收了天机盘,风乙墨带着雷海向东北方向行去。为了避免被强大妖兽所注意,他们没有乘坐惊羽飞舟,而是放出了两具四级高阶骨傀儡,坐在上面,一路狂奔。

    上一次那惊人的飞禽妖兽可是差一点吃了风乙墨,记忆犹新的教训自然不会再一次犯错。

    ......

    进入天月大陆的两个月之后,风乙墨与雷海二人出现在一个残破的土城之前,此时,天色已暗,二人便决定在土城休息一晚,明日继续赶路。

    是夜,月如圆盘,原来却是十五月圆之夜,风乙墨盘膝打坐,命令雷海燃起了一堆篝火,驱除夜晚的寒冷,每当月圆之夜,都是一个月最为阴寒的时刻,寒气袭人。

    雷海点好了一堆篝火,舔着脸央求风乙墨给他烤了一头野猪,自从吃过风乙墨的手艺就再也忘不掉那种诱人的滋味了,比生吃起来好的太多太多。

    风乙墨被雷海缠的没有办法,只好收拾了一头野猪,放在篝火上炙烤,金黄色的油脂滴落,嗞啦嗞啦的响,香气扑鼻。他得了天超的食谱玉简,厨艺自然超凡,更是因为他喜欢吃喝,满足口腹之欲,因此,经常喜欢做东西吃。

    不过,当他刚刚坐下,发现原本光亮的月光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昏黄而带着一丝红的光芒,他仰头望去,惊呆了,那银色的月亮不知何时变成了红色,鲜红如血,如诉如泣,娇艳欲滴!

    风乙墨脸色骤变,血月,历来都是大凶的征兆,他连忙取出天机盘,以天计策驱动,天机眼果然停在了大凶之位!

    然而,不等风乙墨有任何举动,红色的圆月中升腾起了一丝黑气,如墨,把一轮红月侵染的漆黑,越发显得诡异莫测。

    这是怎么回事?

    当黑色出现,风乙墨只感觉阴寒气息骤然提升了数倍,地面上升腾起些许的白色气雾,连篝火的火焰都为之一窒,减弱了许多。

    原本在风乙墨丹田内停止不动的阴阳图忽然转了起来,从他身体各处穴窍,吸收阴寒的气息。

    能够让阴阳图主动吸收的气息定然不一般,不过,令风乙墨惊讶的还在后面,地面上升起的白色气雾慢慢的变成了寒霜,浅浅的覆盖了一层,就连篝火薪柴上都有了许多,居然有湮灭火焰的势头。

    风乙墨没有修炼任何阴寒功法,也没有修炼鬼功,自然无法判断这是什么,可是如果凌娅在此,必然欣喜异常,因为这是天下绝无仅有的至纯阴煞之气!鬼修之人吸收了至纯阴煞之气便可事半功倍,一日千里!

    虽然不适合风乙墨,不过,至纯阴煞气乃是至阴至寒之气,属于极端的阴,因此引起了黑白阴阳图的共鸣,开始吸收。

    短短半炷香时间,风乙墨便感觉修为提升了些许,惊讶莫名。

    眼看篝火即将熄灭,风乙墨屈指一弹,一张四级火符落在篝火上,嘭!的一声,火光四溢,助燃了篝火,片刻,野猪便被炙烤的外焦里嫩。

    “雷海,快些吃,说不定今晚无法休息了。”风乙墨淡淡的说道。

    雷海不明就里,他的心思全都放在金灿灿的野猪身上,立即双手抓过来,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

    呜!!

    一阵阴风吹过,气温降低了许多,土城的残破城墙上也是寒霜遍布,外面一些植物已经被寒霜冻的蔫了,蓦然,风乙墨发现土城外面不知何时聚集了无数只眼睛,一个个通红,杀机外漏,显然失去了灵智,只有无尽的杀戮气息,那是许多妖兽、野兽的眼睛!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