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 六臂巨猿
    “啊!!”

    珠儿看到这一幕,吓的失声惊叫起来,伸手捂住了小嘴,满眼的惊恐。

    “珠儿,它们的妖兽,如果不杀了它们,它们就会冲破大阵,把你、我还有前辈它们全都吃了,唉,这就是血淋淋的世界!”老者知道孙女心善,说道。

    老者的话音刚落,又有许多妖兽毫不畏惧的冲了进来,似乎永远杀不完一样。

    杀戮,还在继续,血侵染了黑色的土地,变成了褐色,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引得更多的妖兽纷纷冲来。

    风乙墨屈指一弹,一片黑色的火焰飞出,整片地面都开始燃烧,鲜血瞬间就蒸发成了水汽,令云雾大阵中雾气更加浓烈,却也令血腥气息减弱了许多。

    接着黑色的火焰在空中一卷,扑棱棱飞出一只朱雀,啼鸣一声,也加入了战斗,但凡被其火焰喷射到,妖兽立即化为了灰烬!

    嘭!嘭!

    地面突然震颤了起来,一头身高三十多丈的巨大六臂妖猿出现在远处,一步迈出十丈之远,仿佛它稍微用力,地面都会塌陷了一般。

    六臂妖猿浑身散发强悍的气息,竟然是神兽山岳巨猿的后裔!

    雷海不敢撄其锋芒,悄悄退了下来,“主人......”

    第二分身见状,毫不犹豫的与银蛇剑合一,化身为一道惊天银色的剑芒,对准六臂巨猿迎头斩落!

    六臂巨猿仰头咆哮,小小的人类竟然敢主动出手,令它恼怒不已,浑身黑色的长毛竖起,两对手臂猛然高举,啪的一声,准确的把第二分身的剑芒夹在了掌心之中!

    接着,高大的身体推山倒玉般向后倒去,把夹着的第二分身直接扔了出去,居然没有受到一丝一毫的伤!

    风乙墨身形微晃,来到六臂巨猿面前,月图腾再一次浮现,黑色月华从天而降,诡异而夺目,一把长三十几丈的黑色光刃散发诡异的光芒,带着劈山斩海的气势直奔六臂巨猿斩落下去!

    六臂巨猿体型庞大,无法躲避,更何况,它自持肉身强大,无需躲避,怒吼一声,磨盘大小的四个拳头,挥舞出漫天的拳影,向月之影斩轰了过去!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六臂巨猿高大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后退了数十丈,而无往不利的月之影斩同样被其轰的溃散,不过,它的四天手臂鲜血淋漓,数道深可见骨的伤口出现在手臂上。

    嗜血藤好似闻到了鱼腥味的野猫一样,跐溜钻了过来,去吞噬六臂巨猿散落的鲜血,这可比其他妖兽充满更的吸引力,那可是神兽山岳巨猿的血脉!

    然而,这一次,嗜血藤失算了,六臂巨猿因为受伤而暴跳如雷,抬起一脚,重重的踏在嗜血藤的藤蔓上,四条手臂抓住了藤蔓,用力一扯,八十多丈长的嗜血藤立即变成了数截!

    风乙墨大怒,右手虚点,蓄势待发的阴阳指毫不犹豫的点出,正中六臂巨猿的胸口,它惨叫一声,跌了出去,一个碗大的伤口贯穿了它厚重的身体,而且,一圈圈的道韵之纹缓缓散发,破坏四周的肌肉,令其无法愈合!

    第一次,六臂巨猿产生了恐惧,眼中赤芒减退,恢复了一丝清明,腾身而起,向远处逃去,它再也不敢进攻风乙墨了!

    风乙墨同样松了一口气,月之影斩没有重伤此妖,而阴阳指同样没有击杀它,如果六臂巨猿继续死磕,胜负就不好说了,即便是胜了,或许自己也得受伤,看来要保持实力,不能硬抗!

    阴阳指最多施展两次、三次,若是五级妖兽都是像六臂巨猿这样级别的,他干脆跑路,不敢死抗到底了。

    不仅仅是他松了一口气,老者、雷海见六臂巨猿逃之夭夭,也全都放下心来,雷海继续挥舞着分水夺命锏砸杀妖兽,风乙墨则把断成数截的嗜血藤收了在身边,让它只对付低阶的妖兽。

    灵藤,没有血肉之躯,断成数截还可以活,只要根没有坏便可以继续生长,只不过减慢了成长速度而已。

    杀戮持续了数个时辰,大部分的妖兽全都死在妖虫的嘴下,三十万妖虫,是风乙墨通过万虫巢可以控制的最大数量,虽然死去了数万妖虫,但是虫巢内源源不断的增援,令其杀伤力不减。

    无数妖兽的骸骨堆满了方圆万丈,散发着阴森森的气息。

    而让风乙墨最为不解的是,时间已经到了天亮时刻,可是空中还是那一轮黑色的月亮,这是怎么回事?

    数个时辰的屠戮,似乎附近的妖兽全都陷入了云雾大阵之中,就连五级妖兽都被斩杀了十余头,四级、三级妖兽更是达到了两万来头,到处都是残尸,到处都是血迹。一开始,风乙墨还让修罗黑芯焰焚烧血液,减弱血腥气息,可是妖兽已然不断的冲击土城,令风乙墨对此地产生了怀疑,是不是这个土城内有什么东西,吸引了众多的妖兽?

    一些还没有死透的妖兽不停的哀嚎,声音凄惨,让寒风凛冽的夜晚多了几分寒意。风乙墨便放出了三根嗜血藤,可以尽情的吞噬鲜血了,顺便收拾了那些还没有死的妖兽。嗜血藤被六臂巨猿撕成数段,风乙墨便以秘法,把断的嗜血藤接到同一根部上,今后不再向单一发展,而是向多根发展,以多取胜。

    嗜血藤便好似一个三爪怪鱼一样,穿梭在众多妖兽尸体中,贪婪的吸收满地的血液,还有那些哀嚎的妖兽。第二分身收了银蛇剑,一声不吭的回到了风乙墨身体之内,几个时辰的杀戮,令其对剑道有了新的领悟。

    老者见风乙墨返回,连忙恭敬的把云雾大阵的阵旗双手奉上:“前辈!”

    风乙墨摆了摆手,“老丈你拿着把,战事恐怕还会继续,云雾大阵还得有劳老丈才是。”

    “是!”老者也不矫情,收下了阵旗,试探性的问道:“前辈,今日为何会发生这样事情?”

    风乙墨摇了摇头,“这个在下也不清楚,血月、黑月、兽潮,必然存在某种联系,只不过到目前还没有任何发现,静观其变吧。”

    “是!”

    老者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珠儿见爷爷回来,小心翼翼的问道:“爷爷,咱们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她的脸上依旧是煞白无血,充满了惊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