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血源化身
    ,精彩小说免费!

    老者与珠儿呆呆的望着眼前的一切,全都呆若木鸡,戏剧性的转变让二人一时间没有转变过来,为何一曲音乐竟然能够让狂暴的妖兽停止了杀戮?

    铮铮!

    琴音继续扩张,风乙墨把一缕神识附着在琴音之上,向整座土城蔓延,蓦然,发现土城废弃的广场上耸立这一尊石像。

    石像高三十多丈,样子是一个人,然而,他长有一对翅膀,鼻子好似鹰一样,左手拿着一根开山凿,右手拿着一把四方铁锤,造型就是高举凿子,右手铁锤马上要击落在凿子上一样。

    在石像身上,似乎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吸力,不断的吸收地面上浮起的阴寒气息,而身上却向空气中弥散的黑色雾气。

    也不见风乙墨如何行动,整个人飘了起来,向土城中间的雕像飞去。

    可以确定,这些似有若无的黑气影响了妖兽,而妖兽之所以全都集中于此,恐怕也是被雕像吸引过来的。

    不知道妖兽冲到雕像这里会发生什么?

    “老丈,控制云雾大阵,放出一条通道,看看妖兽群会有什么反应!”风乙墨一边弹琴一边说道。

    “是!”老者连忙控制阵旗,云雾大阵弥散的云雾立即从中间散开,出现了一条笔直的通道,风乙墨双手压在琴弦之上,琴音戛然而止。

    刚刚冲入阵中的妖兽没有了静心咒琴音的制约,咆哮着,沿着开启的通道,冲到了雕像面前。

    不过,令风乙墨等人惊骇的一幕发生了:那些冲到雕像旁边的妖兽并没有减速,而是直奔雕像撞去,嘭!嘭!嘭!好像自杀一般,全都撞的粉身碎骨,鲜血顿时飞溅到雕像身上。

    更加诡异的是,鲜血落在雕像上并没有流淌下来,而是渗入到里面,好像雕像会喝血一样!

    嘭!嘭!

    更多的妖兽舍生忘死的冲进来,撞在雕像上,前赴后继,而那雕像,因为鲜血的浸泡,散发出更加浓郁的黑烟,微弱的黑色光亮散发出来。

    好残忍!即便死的都是妖兽,可是风乙墨还是有些不忍,蓦然,他想起了万魔山上的天葬,想起了楚国百花城洞府内的血祭,不由的打了一个冷战,双手急促的拨弄琴弦,琴音更加猛烈,红着眼睛的妖兽顿时清醒过来,掉头仓皇离去。

    “雷海,打破那个雕像!”风乙墨沉声命令道。

    “是!”雷海应了一声,纵身飞起,双手中的分水夺命锏变成十余丈,迎头向黑色鸟人雕像砸了过去。

    当!

    分水夺命锏落在雕像之上,一层耀眼的黑光浮现,竟然把雷海这一击弹射开来,把雷海震的飞出数十丈!

    雕像毫发无损!

    雷海怒了,自己堂堂五级化形大妖,竟然拿一个雕像毫无办法,岂不是让主人小瞧了?他再一次高高跃起,浑身的妖力涌入分水夺命锏中,夺命锏散发出强大、澎湃的气息,通体发亮,再一次重重的落在雕像身上。

    可是,雷海依然被震飞了出去!

    就在雷海发疯似的想要再攻击一次,却被风乙墨喝止住了:“好了,雷海,你退下,你打不碎它!”

    “是!”雷海颓然的退到一旁,无精打采。

    “老丈,护阵!”风乙墨对老者说道。

    “是!”老者手中阵旗一挥,开启的云雾大阵通道立即关闭,无数妖兽全都被挡在了外面,无法冲到雕像之前了。

    风乙墨调整了万里杀古琴,右手突然一划,当啷啷一阵金戈铁马,万里杀古琴之前出现了一把长三十丈的巨大巨刀音刃,嗖的划过百丈空间,向着雕像的头顶猛然斩落!

    嗡!

    似乎感受到威胁,雕像身上迸射出一片黑色的光晕,巨刀音刃落在雕像头顶,竟然被光晕挡了下来,没有伤到一丝一毫,便崩溃了!

    有意思!

    风乙墨在雕像散发光晕的瞬间,感受到一股奇异的妖气一闪而逝,显然有人,不,是妖暗中操作了这个雕像!

    他长身而起,反手收了万里杀古琴,双手交叉,月图腾出现在双臂直接,黑月上的黑色月华从天而降,钻入了图腾之内,一把宽厚的光刃慢慢的浮现,此刃宽二尺,长三丈,比此前的要小许多,却显示出迫人的威压,散发骇人黑色光芒,幽灵般一闪而逝,重重的劈在雕像的胸口之上!

    轰!!

    一声巨响,一团黑色的光芒在雕像胸口炸开,光刃彻底溃散,而雕像身上也发出轻微的咔嚓之音,出现了一道裂缝!

    “主人威武!”雷海举手高呼道。

    风乙墨却神色越发的凝重,威力巨大的一招月之影斩竟然仅仅留下一道裂缝,这雕像到底是什么?

    无论是什么,总归是极为邪恶的东西,风乙墨毫不犹豫的又施展了几记月之影斩,雕像身上出现了七八道裂纹,而且裂纹越来越多,雕像身上散发出来的黑烟反而小了许多。

    就在风乙墨准备施展最后一记月之影斩,彻底轰碎雕像的时候,雕像孔洞的双眼突然爆射出两道骇人的光芒,一阵强悍的妖元波动传来:“是谁在破坏本王的血源化身?”

    血源化身?莫非这个雕像都是以鲜血日积月累铸就的?风乙墨定睛看去,果然,那雕像身体裂开的缝隙中露出一层红光,是凝固的血液!

    如此巨大的雕像,得多少血液才能堆砌而成?得存在了多少万年?有多少妖兽、人献出了生命?

    风乙墨越想越气愤,大喝一声,仰头咆哮,黑月无尽的月华倾斜而下,好似苍穹被月图腾都吸收了进来一样,璀璨黑芒爆发出耀眼的光华,直奔血源化身劈去!

    “小子,敢尔!”雕像发出一声暴怒,可是现在风乙墨处于狂暴的边缘,谁都不能阻止他!

    轰!!!

    惊天动地的巨响,整个土城破旧的城墙坍塌了一般,硝烟四起,风乙墨脸上苍白,袖袍一甩,两股劲风吹散了硝烟,露出挺拔的雕像。

    咔嚓,咔嚓!

    一道道裂缝出现在雕像身上,蛛网一般快速的蔓延,原本雕像内凝聚的一股气息溃败了开来,风乙墨知道,这个血源化身彻底的完了!

    “小子,本王记住你了!别让本王在妖界看到你,不然,哼哼.....”雕像发出威胁的声音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