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雷海之死
    ..吞天仙帝

    而这一次,对面的血源雕像前所未有的强大,好像拥有了一个崭新的生命一般,妖气冲天,天月大陆之内的任何妖兽都望风而逃,没有一个敢撄其锋芒的。

    风乙墨气定神闲,目光深邃,看着雕像,道:“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为何对在下苦苦相逼,追杀了数月?看你如此威势,应该不是下界之人,为何对在下一个小人物如此在意?”

    雕像双眼散发出仇恨的火焰,道:“小子,如果不是你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本王的好事,本王何须如此?你好好的做的你下界子民,本王继续吸收血之本源,井水不犯河水,谁知你不知好歹的非要破坏本王的血源化身,本王不把你粉身碎骨,难解心头之恨!”

    “哼,你口口声声的自称‘本王’,想必是一个大人物,可为何要做出如此丧尽天良之事?在下虽然是一个人类,极其不喜欢妖兽,甚至与妖兽有仇怨,却也不喜欢你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的以此残暴、血腥的方式获得血之本源,你不觉得丧尽天良了吗?”风乙墨轻蔑的说道。

    “丧尽天良?哈哈哈哈,你太幼稚了!在这个世界,何曾有过良心二字,一切都是力量说话,谁的拳头大谁就是天!你可知道,本王仅仅是从千万妖兽身上获取了血之本源,而你们的人类修士却是硬生生从亿计的人类身上抽取生命之本源?本王的所作所为与之相比,不过是小巫见大巫了!好了,跟你讲了这么多,该送你上路了!记住,下辈子可别如此天真!”雕像狂笑之后,神色一冷,振翅向风乙墨扑去。

    风乙墨见状毫不犹豫的祭出了两件宝物,一件是缚灵镜,散发一片青丝,铺天盖地的缠绕向雕像,修为达到了元婴大圆满,缚灵镜所展示出来的威力提升了数倍。

    另外一件是定身笔,巨大的笔杆在空中微微一点,一股强悍的气息涌出,以一个点为中心,画了一个三十多丈的圆圈,正好把雕像圈了进去。

    嗖嗖!

    无数青丝构成了天罗地网,令雕像好似自投罗网般钻了进去,然而,随着他的一声爆喝,缚灵丝节节寸断,没有丝毫作用,正当雕像暴怒之际,定身笔的圆圈到了,它只感觉极速的身形微微一顿,强悍的力量猛然爆发,圆圈同样崩溃,风乙墨遭到反噬,喷出了一口鲜血。

    然而,就是那半息时间的停滞,雕像迎面便看到了一团黑色中带有金色的火焰,仿佛一下子充满了整个空间,天空为之颤抖,发出痛苦的呻吟,地面龟裂,泥土、山石熔化,不像是蝼蚁下界,反而更像是充满烈焰的修罗鬼界!

    “这、这是......”雕像大惊失色,头一次生出了恐惧,可那黑金色的火焰瞬间就包裹住了它,内部的本命妖气燃烧了起来,连这一方天空都熔化了!

    噗通!

    风乙墨以一千年阳寿施展生机培火,加上缚灵镜、定身笔反噬,再也坚持不住,跌倒在地面上,浑身无力,头疼欲裂,好像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岁。

    修罗黑芯焰没有让他失望,那熊熊烈焰,焚尽了夜空,地面无论是花草、树木、石头皆变成了飞灰,无一留存,而且,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空间出现了不稳定,好像即将坍塌了一般。

    难道这就是五级之上仙焰的威力?

    火焰灿烂,短短数息,就消耗了风乙墨千年寿命,如果不是服用过九天玄乌参参精丸,哪有如此多的寿命去奉献?

    火光消退,大地重归寂静,方圆千丈寸草不生!

    风乙墨收回了修罗黑芯焰,正待起身,他下定决心,再也不去招惹什么血源化身雕像了,他可没有更多的阳寿去奉献,忽然,一个极其愤怒而令他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小子,是本王小瞧你了,没想到区区下界蝼蚁,还有如此手段,衍生出一缕仙焰,如果能坚持久一些,本王必定不是对手,可惜你道行太浅,该上路了!”

    风乙墨惊恐的看去,一片焦土中突然隆起了一个土包,接着,被烧断了翅膀、浑身焦糊的雕像站了起来,手中的开山凿、方锤也都没有了,身体由原来的三十多丈,变成了十几丈,摇摇欲坠,气息萎靡,一双眼睛却极其愤怒的瞪着风乙墨,一步步向他走去。

    此时,风乙墨根本没有任何的战斗力,脸色苍白,满头黑发白了一半,完全就是一个垂暮的老人!

    踏!踏!

    死亡的脚步临近,让风乙墨绝望起来,现在雕像就是伸出一根手指,也能戳死自己!

    眼看十几丈的雕像马上到了他跟前,一个如同暴雷般声音响起:“主人,别怕,雷海来也!”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手中的分水夺命锏带出一道寒光,重重的砸向焦糊的雕像!

    “滚!”雕像怒吼一声,右手一拳打在分水夺命锏之上,就听当的一声巨响,分水夺命锏飞到了半空,雷海整个人倒飞出去,可是,雕像却咦了一声,右手一探,骤然变成数十丈,不等雷海落地,整个右掌好似一把锋利的宝剑插入了雷海的胸口,然后猛地收缩,拽到了身前。

    雷海嘴里溢出汩汩鲜血,惨然一笑,没想到自己竟然连一招都抵挡不住,目光看向风乙墨,道:“主人,雷海不能侍奉你了,你保重!”说完,妖丹剧烈的鼓胀,想要自爆妖丹。

    “不!”风乙墨目眦欲裂的吼起来,谁知雕像冷笑了一声:“想自爆,没有那么容易!”周身散发黑烟,裹住了手中的雷海,等黑烟散去,雷海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雕像的气息强大了几分!

    “啊---!我-要-杀-了-你!”风乙墨亲眼看到雷海被雕像吞噬,魂飞魄散,胸口快要炸开,挣扎的站起,拼尽全力点出一击阴阳指!

    嗤!

    黑白阴阳指还是灵动的黑白精灵,带着风乙墨的满腔怒火直奔雕像飞去,雕像哈哈一笑,左手握拳,简简单单的一拳击出,正好打在阴阳指指芒上,带着道韵之纹的指芒顿时好像碰到了无比坚硬之物,轰然崩溃!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