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阿离昏迷
    ,精彩小说免费!

    阿离呆了一呆,突然狂怒的吼叫起来:“啊---!”她的满头青丝狂舞,美丽的眼睛好似喷火一般,逐渐变黑,黑白瞳孔完全变成了黑宝石,深邃而散发妖异的光芒,而头发却变成了灰色,接着变成了白色,达到了齐腰长,好似银蛇飞舞。

    这副画是她母亲留下的唯一的遗物,虽然母亲去世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可是目光一直盯着画轴,她知道,画中之人就是母亲牵挂、眷恋之人!

    没想到,母亲的遗物会在此地毁了,她怎么不发怒?

    只见阿离浑身散发惊天魔气,长发乱舞,向黑色的光幕逼去:“你-该-死!”

    黑色光幕在阿离强大气势下严重变形,却没有破碎,死死的挡住了阿离前进的脚步。

    风乙墨有些担心阿离,上前一步,想要帮助她破开光幕,谁知也被光幕弹了开来。

    “喝!”阿离右脚一步踏出,地面上的青石咔嚓一声,出现了一道道裂纹,向四周蔓延,她的一双手合拢一起,一把黑色魔气之剑缓慢的向着光幕刺去。

    噗嗤!

    魔气之剑穿透了黑色光幕,却无法撕裂光幕,只能一点点挤压进去,强大的压力让阿离脸色涨红,却一直坚持,哪怕用尽全身的力气也要攻破这道光幕!

    望着阿离坚毅的目光,痛苦的神情,风乙墨有些心疼,有心帮忙,却无能为力。

    这一道光幕完全是就是一道灵禁,即便他要破除,也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做到的。不过,他还是把右手贴在了光幕之上,心中默念:“吞噬!”

    强大的吞噬力涌出,黑色光幕波动起来,阿离顿时发觉压力骤减,不由的感激看了看风乙墨,娇喝道:“开!”

    她手中的魔气之剑突然间横向划动,在光幕上切出一道口子,可是光幕的自愈能力实在是太强大,魔气之剑刚刚过去,口子便合拢起来,就算风乙墨帮忙吞噬也无法遏制。

    阿离满脸怒容,深吸一口气,四周的魔气倒卷入她的嘴里,一双黑宝石的眼睛突然射出两道黑光,落在身前的光幕之上,光幕顿时好像被融化了一般,快似的瓦解!

    风乙墨一惊,连忙收手,就见黑色光幕泛起了黑色的涟漪,飞快的向四周扩散,最后嘭的一声溃散了。

    阿离长长吁了一口气,眼睛恢复了正常,头发也慢慢的变成黑色,不过,风乙墨还是清晰的感觉到阿离虚弱了许多。

    “阿离,你不要紧吧?”风乙墨关心的问道。

    阿离摆了摆手,大步向端坐着的魔族走去。

    她来到魔族面前,双目灼灼,盯着那个魔族,从头到脚的看了数遍,两行泪水滑落,噗通一声跪在了魔族面前:“你就是我的父亲,对不对?母亲说,我没有父亲,可是她一直在看刚才的那一幅画,每次看都哭,直到去世的那一天,才把画轴交给了我!”

    “为什么会在这里以这种方式相见?为什么你一直不去见母亲和我?为什么你会死在这里?为什么??”说道后来,阿离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嘶哑,情绪激动,更是十分伤心,呜呜的放声痛哭起来。

    风乙墨叹了一口气,不知道如何安慰阿离,只能远远的看着,哭也是一种发泄的方式,阿离太可怜了,从小没有父母,与爷爷一起生活,作为半魔半人的魔人,魔族不承认,人族瞧不起,是域外战场最底层的种族,过着野人一样的日子。后来,爷爷还死了,孤苦伶仃,如果不是机缘巧合的继承了黑羽魔的传承,只能被风乙墨安排在人族的城内,过着极为普通的生活了。

    不对啊,阿离的爷爷是魔人,怎么阿离的父亲却是真正的魔族,还是不一般的魔族,而且死在这个酆都城内了?

    如果没有看错,这个魔族死了至少数万年,怎么可能是阿离的父亲?

    风乙墨有些糊涂了。

    阿离跪坐在地上痛哭,并没有看到魔族尸体脸上露出一丝微笑。可风乙墨因为站在魔族尸体的侧面,清楚的看到魔族尸体嘴角慢慢上扬,大惊失色,叫起来:“阿离,小心!”

    不等他飞奔上前,那个魔族尸体突然伸手,按在了阿离的脑袋上,一股魔气从魔族尸体上散发出来,钻入了阿离的身体之中。

    阿离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昏死过去。

    而那魔族尸体瞬间就变成了一堆飞灰,消散在亭子之中,他对面的和尚同样灰飞烟灭,留下了一件红色的袈裟。

    “阿离,阿离你怎么了?”风乙墨身形一晃,来到阿离身边,只见阿离双目紧闭,浑身上下没有任何伤,呼吸低沉,任凭风乙墨如何呼唤都不醒。

    难道是魔族的一种夺舍?

    风乙墨试着往阿离身体内注入一道阴灵力,可是阴灵力在阿离身体内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异常,就在风乙墨准备仔细检查的时候,院墙之外传来嘭嘭的敲击的声音,那些僵尸、炼尸、阴魂竟然不知为何,开始攻打这座宅院了。

    风乙墨连忙把阿离背在了背上,神识一卷,收起了袈裟,向大门冲去。

    轰!

    不等风乙墨冲到大门,庭院的院墙被外面的僵尸硬生生推倒,无数僵尸、炼尸涌入了院落之中。

    然而,当僵尸们刚刚冲进来,院子里的灰色的树木却对闯入院落的僵尸、炼尸发起了攻击,无数僵尸被锋利的灰色树枝串在上面,高高的悬挂起来。

    “滚开!”风乙墨背着阿离,右手中的火焰长剑横扫,前面挡路的僵尸一个个变成了火人,很快就被黑色的火焰焚成了灰烬,所向披靡!

    僵尸、炼尸没有痛觉,不知道呼喊,不畏死的继续向风乙墨冲杀过来,短短数百丈,就有千余僵尸烟消云散。

    可四面八方涌来的僵尸越来越多,杀之不尽、斩之不绝,密密麻麻,想要冲出去,实在是太难了。

    嘭!

    火焰长剑劈中了一具炼尸,炼尸被一分两半,在断开的伤口处,冒着火焰,飞出了数十条狰狞的虫子!

    这些虫子没有腿和翅膀,却可以凌空飞行,长只有两寸,也没有眼睛,拇指粗细的身子前端就是一个长满獠牙的口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