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章 柳若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知道过了多久,风乙墨缓缓睁开双眼,双眼朦胧,发现自己倒在一片荒原之上,浑身巨痛无比,五块乱空碑散落在不远处,凹槽内的极品灵石早已化为虚无,耗尽了灵力,显然此地已经不是在湖底,而是一处不知名的地方。

    更惨的是,他浑身骨骼尽碎,丹田灵海破碎,就连神识也所剩无几,连须弥镯都无法打开,跟别说把乱空碑收入其中了。

    啊--!

    风乙墨惨呼一声,绝望的昏死过去,灵海破碎,相当于修为被废,他如何经受得起这样的打击?

    ......

    “小姐,此人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好地方,气息微弱,眼看就要死了,救他干什么?就算抬回去,恐怕也无法活过来了,还是让他在此自生自灭吧。如果让老爷知道你带一个废物回去,岂不是要责骂与你?”

    朦胧间,风乙墨听到一个极为不满的抱怨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接着是另外一个清脆的声音:“柳红,让你做点事,怎么那么多话,本小姐怎么做还不需要你来指手画脚,按照本小姐的意思办就是。柳三,把他抬到车上。”

    “是,四小姐!”一个粗犷的声音应诺一声,接着,风乙墨便感觉有两个人把自己抬到一辆装着草药的马车之上。

    他伤的太重了,连眼睛都无法睁开,看不到是什么人,只感觉马车左右摇摆,迷迷糊糊中,一直走了数天,来到一座极其繁华的城门外。

    “见过四小姐!”把守城门的守军看到车队,连忙上前施礼:“四小姐回来了,一路辛苦。来人,清理大门,让四小姐的车队先行!”

    接着,数个守城士兵把出入城门之人全都驱赶到一旁,让出一条宽敞的通道,让车队先行。

    “这是谁家的车队,如此霸道?”

    “你没有看到每辆马车上都悬挂着蓝色火焰旗吗,这可是城主府柳城主的车队!”

    “啊,城主大人家的,难怪如此。咦,那军卒称呼‘四小姐’,莫非是柳城主的四千金柳若眉?听说她不受城主待见,只因其母是一个青楼女子,城主某一次逛青楼,酒后乱性,这才有了四小姐柳若眉,怎的还有如此排场?”

    “哼,你可是孤陋寡闻了,即便柳若眉在城主府不受待见,可若是对于外人来说,那也是城主千金,自然惹不得。好了,不要乱嚼舌头了,不然被她们听到,少不了责罚,耐心等一等吧。”

    风乙墨虽然还是迷迷糊糊,可是听力异于常人,一些被拦阻的居民低声交谈内容全都钻入他的耳朵中。

    起码,他知道救了自己的女子叫柳若眉,是这座城城主的四千金。

    进入城后,车队又走了十余里,来到一座巨大府园的后门,那个丫鬟上前敲了敲门环,后门打开,马车行入院内,随行的随从把车上装着的一袋袋草药抬入库房,那个柳三却跟另外一人把风乙墨抬起来,跟着一个脚步极轻微的人来到一栋二层小楼前,进入到一层一个房间内,把风乙墨放在一张木床之上。

    “你们下去吧。”四小姐柳若眉的声音响起。

    “是,四小姐!”柳三二人退了出去,可四小姐柳若眉却没有走,而是靠近了昏迷的风乙墨,因为距离很近,风乙墨可以嗅到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幽香。

    “玉伯,你看此人如何?”四小姐突然开口问道。

    嗯,这里还有人?风乙墨心中诧异,她与谁说话?正在狐疑,旁边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让老奴好好检查检查便知。”

    风乙墨一惊,怎么有人,自己却没有觉察到?是了,自己灵力尽失,神识枯竭,自然无法发现隐匿的修士。虽然无法看到那个玉伯,可不难想象,此人修为不弱。

    接着,风乙墨便感觉一双粗糙的手掌在他浑身上下摸索,原本粉碎的骨头在一双大手的摆弄下,更加疼痛,令他无法忍受,痛苦的呻吟一声,便昏死了过去。

    老者在风乙墨浑身上下仔仔细细的摸索了一遍,眼睛里露出惊喜的光芒,“完美,太完美了!老奴活了一千多年,还从来没有看过如此完美的肉身呢。四小姐,您这是从哪里弄得的?”

    柳若眉听玉伯如此夸奖,面纱后面的一双剪水眸子得意的眯缝起来:“这是我在回城的路上捡到的。当时,他就这个样子,一直昏迷不醒,如果不是我跟着玉伯学习了几日,恐怕也无法发现此人肉身的强大。”

    “呵呵,四小姐过谦了,以四小姐的聪慧,自然逃不过去的您的慧眼。对了,此人是如何受伤的?按理说,他肉身如此强悍,寻常外力是不可能伤的如此严重。”玉伯问道。

    柳若眉摇了摇头,“这就不清楚了,不过在他周围,有五块三十丈高的石碑,我让柳三看了看,就是极为普通的石碑,没有什么用处,便弃之不管。如此巨大的石碑倒也少见。”

    “嗯,不管怎么说,计划可以继续执行了。四小姐,老奴告退,去准备了。”玉伯抱拳告辞。

    “嗯,你去吧!”

    等玉伯走后,柳若眉摘掉了面纱,露出一张倾国倾城的绝美面孔,弯弯柳眉,长长睫毛,眼睛好像两枚黑宝石一样,镶嵌在肌肤胜雪的面孔之上,樱唇一点点,细长的脖颈,隆起的如玉锁骨,衬托着妙曼身姿,可谓是一个绝色尤物。

    她的容貌完全继承了母亲,能够作为青楼头牌,且被城主大人看中,其容貌自然是数一数二,如果不是因为如此容貌,就凭她的出身,在城主府内,根本不会有一席之地了。

    柳若眉看了看风乙墨俊朗的面孔,暗道:“这小子长的还不错,可惜了。”

    ......

    迷迷糊糊中,风乙墨感觉有人把自己扶起,往嘴里灌了一些苦涩、腥臭难以下咽的东西,接着,浑身上下被什么缠绕住,包裹的严严实实,一丝丝潮湿的液体渗入里面,钻入他肌肤之下,那碎裂的骨头开始又麻又痒,显然,有人给他疗伤,治愈断裂的骨头。

    可入口之物明显是一种毒药,难不成他们要把自己接骨后再杀了,只需要自己的尸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