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习武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可风乙墨乃是万毒之体,那些剧毒之物进入他身体,全都无用,只不过难以下咽罢了。

    就这样,风乙墨每天都享受这种待遇,浑身断裂的骨头快速的修复,就在第四天,他就完全清醒了。

    但是,他在每日被灌入嘴里的毒药中发现了一种葬魂花的剧毒,这种毒药长期服用,便会把人的魂魄所侵蚀,失去了灵智,变成浑浑噩噩之人,即便是活着,也是一个只能呼吸、吃饭、睡觉、听话的活死人。

    莫非,他们是想要把自己炼制成傀儡,供其任意摆布?

    因此,风乙墨虽然睁开了眼睛,却也配合他们,展现出木然的表情与行为。

    第十五天,风乙墨便可以下地行走了,其恢复速度令人乍舌,寻常人,如果受了如此重的伤,半年都不会好利索,得知他能行走,四小姐便匆匆的赶来,见状,欣喜异常。

    “玉伯,他果然是我见过资质最好的,这么快便恢复了,难得!”柳若眉依旧以轻纱遮面,赞赏道。

    “四小姐说的是。从明天开始,老奴便要开始对其训练,不知四小姐还有何交代的吗?”玉伯问道。

    柳若眉想了想,一抹储物戒,取出一黄色药丸,交给玉伯:“玉伯,把这个给他服下。我要让他百分百听出本小姐的命令!”

    “是!”玉伯接过来那药丸,屈指一弹,便弹入风乙墨的嘴里,“四小姐请放心,老奴必然会把他训练成柳域城第一高手!”

    药丸下肚,便飞快的溶化,从里面钻出一条细小的黄色虫子,然后以极快的速度,来到风乙墨脑海中,喷出数十道黄色的丝线,落在干涸的识海之中。

    风乙墨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如果自己有魂魄、元神,已经被丝线所包围,那样一来,四小姐柳若眉便可以轻易的操控自己所有的行为。

    只可惜,自己的元神已经融入到元婴之中,而此时元婴受伤极重,昏迷了过去,不然已经被玉伯、柳若眉发现他是修士了。

    更令风乙墨恼怒的是,手腕上的须弥镯也不见了,不知道是被人摘走了,还是遗失了,记得刚刚清醒的时候,还在手腕之上的。

    现在的他,没有灵力,没有神识,连修罗黑芯焰都无法调动,唯一可以依仗便是强大的肉身了。

    第二天,玉伯又来了,并给风乙墨弄来一把钢刀,更让他哭笑不得的是还有一本刀谱,原来玉伯是要把他训练成一名武道高手!

    虽然风乙墨没有神识,却不难感觉出来,玉伯是元婴后期修为,而柳若眉是元婴初期修为,像柳三等护卫,都是元婴后期。

    见过十余人,其中有如此多的元婴修士,令风乙墨咂舌不已。

    “小子,从今天开始,老夫就负责训练你,希望你不要让老夫失望。能够为城主四小姐效力,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你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认清形势,死心塌地的忠于四小姐,她不仅仅是你的救命恩人,更是你的主人,明白吗?”玉伯看着风乙墨的眼睛,说道。

    风乙墨表情木然,双眼无光,点头道:“明白!”明白,明白个屁,等小爷恢复了法力,看怎么收拾你们!风乙墨恨恨的想到。

    “好!你认真看好了,此刀法名为破天刀,修炼到大成,威力无穷。如果你能够在两个月内修炼成,必有重赏!”玉伯说完,从风乙墨手中接过钢刀,施展腾挪跳跃的身法,演练起来。

    作为修士,而且是化神期修士,领悟能力超凡,世俗界的武功自然十分轻松的就能掌握要领,风乙墨只看了一遍,便学会了这一套破天刀刀法,不过,风乙墨并不能展现出来,不然,玉伯就会被吓坏的。

    等玉伯展示了一遍后,便让风乙墨按照刀谱独自练习去了。

    这些天,风乙墨也从一些下人议论当中,得知了一些情况。

    再过三个月,就是星乙府各城武道奴仆大比武的日子,要从三百多个城内选出前五十名,代表星乙府参加傲来州全州一百零八府召开的州比武,当然,傲来州不是闲着无事可做,弄一个无聊的武道奴仆比武,而是这一项活动,是延续了无数年的惯例,以武道奴仆胜出的名次,决定府、城的排名,从而决定获得资源的多少。

    之所以选择普通武者而非修士参赛,是因为,每一场比试都是生死之战,胜出一方完全有权利杀死对手,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免去了修士伤亡。

    可以说,寻常之人,在高高在上的修士眼中,就是草芥,毫无价值可言!

    四小姐柳若眉便是想要培养几个武者,来参加柳域城的选拔,如果她的人可以代表柳域城参赛,那么,她在城主眼中的分量便有所加重。

    这一次,她出城,寻来许多草药,就是给手中十名武者炼体用的,殊不知机缘巧合的遇到了风乙墨。

    柳若眉跟着玉伯数月,见识过武者炼体,多少懂得一些炼体方面的事情,因此看出风乙墨肉身十分强大,便带回来,让玉伯悉心调教,这才有了玉伯对风乙墨两个月的约定。

    风乙墨因为装作神志不清,无法询问柳域城是什么地方,属于哪里,星乙府又是何地,从一个星乙府就拥有三百多像柳域城一样的城,就知道星乙府面积极大,更别说傲来州了。

    他拿着钢刀、刀谱回到房间,演练了一遍,便扔了钢刀,小心翼翼的盘坐床上,试着修炼阴阳诀。

    可刚刚行功,丹田就跟无数钢针刺中了一般,疼痛难忍,冷汗唰的就下来了。因为无法内视,看不出经脉问题,不过从刚才症状来看,显然伤势极重,损坏了丹田、经脉,如果想要重新修炼,需要逆天丹修复经脉、丹田方可。

    如今,须弥镯不见了踪影,且伤重没有法力、神识,更无法炼丹,故而想要获得逆天丹,只能从外界获取了。

    深深叹了一口气,风乙墨躺在床上,开始筹划,如何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获得一枚珍贵的逆天丹。

    虽然不知道柳域城位于什么地方,却可以肯定的说,这里已经不是净天界境内了,即便是灵界,那么逆天丹也是十分珍贵的,不是说想得到便能得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