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责难
    ,!

    风乙墨深吸一口气,咬紧牙关,颤抖着双手,一丝丝的吞噬储物袋上的神识印记。

    时间飞快,到了天色已暗,快要黑天的时候,一个储物袋上的印记还没有被吞噬干净,可谓比蜗牛爬的还要慢。

    而此时,柳盛飞在房间内,见天色已晚,柳冬三人却迟迟未归,心中焦急起来,“柳冬啊柳冬,本公子让你们想办法困住那小子,而不是让你们三人都不回来,一但被父亲得知,你们三人夜不归府,必然会遭到惩罚的。”

    他在房间转了两圈,蓦然想起一种可能,莫非柳冬三人已经遭了毒手,不然他们三人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无缘无故的违反城规的,自己要不要去看一看呢,如果那个叫柳断生的安然无恙的回来,说明柳冬三人已经遭遇不测了。

    可是,如果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去找柳断生,岂不是告诉他人,柳冬三人的失踪与他柳断生有关?

    他一个武道奴仆,仅仅为柳域城出战,根本不会与柳冬这样的金丹修士有关联,旁人便会联系道自己身上,该怎么办呢?

    “对,找老二帮忙!”柳盛飞想了想,急匆匆出了房间,来到二弟柳元壁的房间外,见到了柳元壁,说明来意,让他替自己去看一看柳断生的状况。

    柳元壁听说柳冬三人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颇为惊讶,原本不想掺和到大哥的事情中,可是,他也对柳断生这个人产生了好奇,难不成真的如大哥所猜测的那样,他一个武道奴仆,竟然有能力且有胆子杀了柳冬他们三人?

    于是,柳元壁带着一名随从,来到了风乙墨所在的小二楼下的房间之外。

    嘭!

    柳元壁毫无礼貌的推门而入,就看到风乙墨在房间内,一板一眼的练功,看到他进来,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依旧虎虎生风的挥掌击打,把一套开碑掌演练的煞是威猛。

    “大胆,看到二公子还不赶紧过来见礼!”柳元壁的随从见风乙墨毫不理会二公子,怒喝道。

    风乙墨收了掌,气定神闲的站直身体,看向那随从,道:“他是你的主子,并不是我的,为什么要见礼?难道你身为堂堂男儿,膝盖就那么软吗?看到谁都想跪下磕头吗?”

    “你......”那随从没有想到风乙墨会顶撞自己,气的一时间无法答对,脸色煞白。

    “好一个奴才,长了一副好牙口,牙尖嘴利,来人,他以下犯上,张嘴!”柳元壁怒极而笑,命令道。

    “是!”那被风乙墨气的说不出话来的随从狞笑着,向风乙墨逼迫而去,伸手向他的脸颊扇去。

    风乙墨却一动不动,站得笔直,毫无躲闪之意,眼看那随从的手掌就要落在他的脸上,一个清脆带着怒气的声音响起:“二哥好威风啊,竟然到小妹的地盘来伤人,不知所谓何故呢?”

    那随从自然不敢妄动,收了手,垂手站在柳元壁的身边了。

    “哼,四妹你养的好奴才,竟然敢出言不逊,二哥也是想替你教训他一二罢了。”柳元壁似乎没有想到柳若眉会突然出现,微微一愣,道。

    “二哥有心了,我的人自然不劳你费心,不知二哥这么晚来他一个武者房间,究竟是所谓何事?”柳若眉声音冰冷,夹杂怒火,咄咄逼人的问道。此前,听玉伯所说,柳冬等三人应该受了大哥的指派,来对付柳断生的,可如今,二哥又冒了出来,莫非他们二人已经联手,就是要对付自己?

    “哈哈,也没什么,就是来看看这个第一名的家伙,过几天就要出发,前往星乙府了,别生出什么差池,也不好向父亲交代,既然四妹如此在意此人,我也就放心了,告辞!”柳元壁狠狠瞪了风乙墨一眼,带着随从离开了,既然四妹出现,任何想要惩戒风乙墨的手段都无法施展,只能作罢。

    “不送!”柳若眉不冷不淡的说了一句,等柳元壁走后,看向风乙墨,见他脸上毫无惧意,有些惊讶:“你难道一点都不害怕?”

    “不怕!有四小姐为属下做主,怕什么?”风乙墨道。

    柳若眉赞许的点点头,道:“勇气可嘉。你放宽心,只要我柳若眉在,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你知道本小姐会来?”柳若眉想起此前,风乙墨毫不畏惧的站着不动,哪怕那随从的手快要扇到的他脸上,眼睛都没有眨一下,除了是吓傻,就是心中有数,根据他的表现来看,显然是后者。

    “既然发生了上午的事情,属下认为四小姐不会没有任何防备,因此断定,四小姐不会袖手旁观。”风乙墨十分笃定的说道。

    柳若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心中怀疑,此人真的中了葬魂花之毒吗,按理说,不可能有如此敏锐的推理,该浑浑噩噩才是,偏偏展现出于其他武者不同的表现。

    “好,你休息吧。”柳若眉说完,便离开了,只不过,她离开了风乙墨的房间,并没有真的离开,而是来到风乙墨所在的二楼不远处,静静的以神识观察房间内的风乙墨,就见风乙墨关好房门,便一拳一脚的练习武功,一直练了两个时辰,才洗洗睡下了。

    柳若眉见没有任何发现,柳眉微蹙,“难道是自己疑心过重了?”

    ......

    柳盛飞从柳元壁那里得知,风乙墨毫发无伤,暴跳如雷,现在,他可以肯定,柳冬三人已经出事了,不然,那个柳断生不会好端端的回来,而他们三人却不见踪影。

    三个金丹修士,都收拾不了他吗?区区一个世俗界的武者,真的难以对付吗?

    柳盛飞牙根咬的咯嘣嘣直响,不是柳冬三人被杀的问题,而是自己的尊严得到了挑衅,而且还是一个武道奴仆,这口气怎么能够咽下呢。

    “大哥,先忍一忍,被一个奴仆气坏了可不值当。”柳元壁开口劝解道:“过几日,便是所有武者前往星乙府的日子,此途遥远,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如果路上发生什么意外,就怨不得咱们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