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二章 钝拙剑
    ,精彩小说免费!

    而且,风乙墨发现,除了他一个人,其他十四人,根本没有一个修炼先天秘籍的,莫不是他们都无法掌握先天秘籍?

    离开城第一天,整个队伍就前进了三千里,可谓速度不快,也不慢。

    到了夜晚,化神期修士便布下数杆阵旗,把众人围拢在一座五级高阶防御法阵之中,随行的元婴初期修士,连忙从储物袋里放出一座座帐篷,让柳盛飞、柳元壁以及四小姐柳若眉、五小姐柳若云住进去,五名元婴后期修士住一间大的帐篷,五名中期修士住一间帐篷,而武者们则只能露宿野外,没有任何待遇。

    风乙墨倒也没有什么,风餐露宿惯了,谁知南宫燕也像他一样,没有任何不满与羞怯。

    风乙墨一个人找了一个比较偏偏的地方,躺下,看着夜空稀稀落落的星星,还有半边月亮,心想,如果能够吸收月华,该多好,起码夜晚是无敌的,一记月之影斩便能斩杀所有人!

    可这是奢望,在经脉没有恢复之前,任何想法都是徒劳的。

    “不行,我必须加紧修炼才行,不能浪费时间!”他坐了起来,开始盘膝练功。

    远处,巴东恶狠狠的目光一直盯着风乙墨,以及他身边的那把剑,“小子,钝拙剑早晚是我的!”

    风乙墨不知道那剑的名字,可是巴东却知道,钝拙剑乃是三万年前,傲来州第一武道武者所使用过的佩剑,一把剑打遍整个傲来州,为其带来无上的荣耀。

    后来,那武道武者逝世,钝拙剑就失去了踪影,没想到被柳擎天所得,还当成了本次比试第一名的奖品,如果没有风乙墨横空出世,这把钝拙剑就已经是他巴东的了。

    对于风乙墨,巴东自然十分记恨,却不敢太过的流露出来这股恨意,毕竟,风乙墨想要杀他,还是十分轻松的,当日交手时候,他就发现风乙墨的实力要超过自己。

    “难怪你能获得第一,原来是这么努力。”就在风乙墨练功的时候,一个女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睁开眼,见南宫燕站在身边不远处,眨着大眼睛,看着自己。

    “原来是南宫小姐,不知这么晚,有何见教?”风乙墨双手在地上一按,飘然而起,问道。

    “嘻嘻,也没什么,只是晚上无聊,想找一个人聊天罢了。对了,柳断生是你的真名字吗?”南宫燕嘻嘻一笑,问道。

    “不知道,我是被四小姐救的,以前的事情都记不得了,柳断生这个名字是四小姐给我起的。”风乙墨脸上露出惆怅的神情,回答道。

    “哦,原来如此,希望你能够早日恢复记忆。”南宫燕同情的说道,她悄悄看了看四周,忽然压低声音,道:“一路上,你一定要小心柳盛飞、柳元壁他们二人,他们对你不怀好意!”

    说完,也不理会发愣的风乙墨,径直离开了。

    风乙墨虽然早已料到一路不会太平,可是没有想到,第一个向自己示警之人竟然是南宫燕,她为什么这样帮助自己?还有,她是从什么地方,得知柳盛飞、柳元壁二人要对付自己的?

    看来这个女子是一个谜团啊。

    就这样,队伍白天行进,夜晚扎营,一路上倒也十分顺利,没有出现什么岔子。

    第七天,已经远离柳域城两万多里了,柳盛飞、柳元壁在柳盛飞的帐篷内,有些焦急的商量着什么。

    “大哥,这样下去可不行,一直没有机会下手,再过十几天,就会到了星乙府,到时候人多眼杂,更没有机会了。”柳元壁说道。

    柳盛飞皱了皱眉头,“白天所有人一起赶路,根本无从下手,可晚上,他们武者几乎在一起睡觉,更不能当众下手,你说怎么办?”

    柳元壁抱着胳膊,眼珠转了几转,脸上显出恶毒的神色,向柳盛飞传音:“大哥,不若这样......”

    柳盛飞听后,眼睛顿时瞪大了,难以置信的看着柳元壁:“二弟,这样不好吧......”

    “大哥,你听我说,做大事者应该不拘小节,再说,咱们也会控制好节奏,不会出事,只要暗中干掉那小子,再让所有人封口,就不会有事。”

    “这个......”柳盛飞沉吟片刻,叹了一口气:“如今之际,也只能如此了,好,二弟你去安排去吧。”

    “好,大哥就等着看戏吧,嘿嘿!”

    ......

    第十三天,尽管飞奔了一整天,风乙墨却没有任何疲惫之感,反而因为一直苦修《混元功》,丹田内先天真气已经汇聚成连续的气流,如果说此前的真气是断断续续的小雨,那么现在就是连绵不断的溪水,真气流转两个周天,疲乏之感尽消,且力量大了许多。

    按照风乙墨自己的推断,现在应该完全拥有四龙之力,这一结果让风乙墨惊喜不已。

    虽然,先天真气与灵气有所区别,却能增加力量,这是他始料未及的事情,他相信,如果一直坚持修炼《混元功》,到了星乙府城,说不定能够拥有五龙之力,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就算是元婴修士,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了。

    吃完晚饭,风乙墨正打算继续修炼《混元功》,一名元婴初期修士走了过来,道:“柳断生,二公子叫你!”

    风乙墨一愣,自己在十几天时间内,与柳盛飞、柳元壁二人并无交集,怎么今天要找自己过去?莫非他们准备要对自己动手了?

    这里虽然还是荒郊野外,可是所有人都在,他们真的敢明目张胆的对付自己?

    “二公子召见,你还不快点?”元婴初期修士不耐烦的说道。

    风乙墨只好站起身,随着那一名元婴修士向柳元壁的帐篷走去。

    不远处,南宫燕见此,眉头皱了皱,这个家伙真不省心,不是告诉他小心应对柳盛飞、柳元壁了吗,怎么还敢如此大意的跟着去了?她却没有想到,在这种情况下,岂能是风乙墨直接反对柳元壁的召见的。

    风乙墨刚刚进入柳元壁的帐篷,便看到一脸笑容的柳元壁,笑容那个灿烂,如果是旁人,肯定会被其阳光般笑容所迷惑,风乙墨却在柳元壁笑容内觉察到一丝阴谋的气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