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六章 遇到柳若眉
    ..吞天仙帝

    这一日,风乙墨骑着菱角马来到黎城,此城距离星乙府府城星乙城只有五百里,以菱角马的脚力,一个时辰便能到达,距离比赛还有三日时间,他不想早到星乙城,如果看的彭家城的人,怕自己忍不住,出手杀人。

    经过这些天,每当想起南宫燕的惨状,风乙墨心中的怒火便更盛一分,简直无法压制。他是一个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之人,更何况是温婉的一个漂亮女子。在一个女子以牺牲自己为代价的庇护下得以生还,风乙墨内心深处充满了愧疚。

    黎城不大,只有七八万人的样子,却显得十分繁华,进进出出的人络绎不绝,显然都是为了三天后,星乙城武道奴仆大赛而来的人们。

    风乙墨找了第四家客栈,花了比往常高出三倍的价钱,才找到了一见挨着厕所的房间,隔着透风的墙壁,便能问道厕所的臭气,这样地方能够空着,与气味不无关系。

    他让店伙计照顾好菱角马,一个人来到餐馆,点了两个可口小菜,一壶酒,倚着栏杆自酌自饮,脑海里盘算着如何才能把彭家城参加武道奴仆大赛的选手全都干掉,让他们颗粒无收!

    因为突然启动了天眼瞳,可以看透一切,那么,在抽签时候,便可以任意挑选,却不能全都挑选彭家城的武者,不然,就会被人发现端倪,必须要做到了无痕迹才是。

    一次选中彭家城武者,旁人会说偶然,两次选中彭家城武者,是碰巧,若是三次、四次全都选中了彭家城武者,主事裁判就会调查了,以他目前的能力,根本无法抗衡。

    可如果看着彭家城的武者逍遥自在,他心中怎能咽下那一口恶气?

    他绝不允许任何彭家城武者活着!

    “柳断生,你、你还活着?”

    风乙墨正在思考,忽然耳边传来一声惊呼,他抬头望去,只见四小姐柳若眉吃惊的站在他面前,正用震惊的目光看着自己,他连忙站起身:“四小姐......”

    柳若眉一步窜到风乙墨身边,上上下下打量他一番,见他安然无恙,眼睛竟然红了:“好、好,你没受伤就好,我还以为......”

    风乙墨见柳若眉如此激动,心中多少有些感动,看来她还是担心自己的安危的,道:“四小姐也无恙,真是太好了。”他并没有问柳盛飞、柳元壁二人,他们的死活,与他没有一点关系。

    “哈哈哈,真是天不绝我柳域城!”柳若眉笑逐颜开,拉着风乙墨向客房走去:“走,随我去见一见大哥、二哥,他们肯定会高兴!断生,你是咱们柳域城唯一幸存的武者了!”

    听柳若眉如此说,风乙墨心中一沉,原来柳盛飞、柳元壁没有死,看来彭家城的人下手知道分寸,只杀随行的武者、修士,五小姐的死或许就是意外,是有好色之人见色起意,最后杀人灭口。

    “四小姐,五小姐她......”风乙墨没有动,打算把柳若云的事情说出来,毕竟柳若眉与柳若云关系还是不错的。

    “五妹?五妹怎么了?”柳若眉紧张的抓住风乙墨的手,问道。

    风乙墨长叹了一口气,便把自己返回营地,掩埋尸体的经过说了一遍,柳若眉气的双眼通红,银牙咬的咯嘣嘣直响:“彭家城......”

    可她似乎想到了什么,泄气般跌坐在风乙墨旁边的椅子上,大颗大颗的泪珠滚落,低声自语:“五妹,你死的好惨啊!等返回柳域城,一定会让父亲替你报仇!”

    风乙墨没有说话,静静的站在柳若眉的身边,在他眼中,柳若眉这样的娇小姐,根本没有经历过如此惨烈的事情,对其内心的打击肯定不小,一时间心乱如麻也是情有可原的。

    过了半晌,柳若眉擦了擦眼泪,站起身,“断生,谢谢你。走吧,随我去见一见大哥、二哥他们吧。”

    ......

    这是一个面积极大的套房,外面是客厅,里面是数个房间,当柳若眉领着风乙墨进来,里面坐着的几个人全都露出的诧异的目光。

    风乙墨第一眼便看到了吕占,此时的他状态不好,脸色煞白,气息不稳,明显是受伤不轻,最惨的还是两名元婴后期修士,一个人失去了双腿,一个人没有了右臂,眼睛也瞎了一只。

    倒是柳盛飞、柳元壁二人浑身上下没有伤,不过,脸色也十分难看,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

    “你、你怎么还活着?”看的风乙墨,柳元壁一愣,猛然站起身,大声问道。

    “怎么,二公子认为在下就得死吗?”风乙墨冷冷的回了一句。

    “大胆!你个狗奴才,敢如此跟本公子说话!”柳元壁叫嚣起来,身形一晃,就要向风乙墨动手,却被柳若眉拦了下来:“二哥,请你谨言慎行!柳断生可是唯一代表柳域城参加武道奴仆大赛之人,你伤了他,谁替咱们柳域城出战?”

    柳元壁听柳若眉如此说,只好把高高挥起的手放了下来,目光却好像杀人一样,嘴唇微动,向风乙墨传音:“小子,你的嘴巴老实点,如果乱说话,本公子哪怕本次大赛颗粒无收,也会杀了你!”

    风乙墨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无非是让自己不要乱讲,害怕把他对自己施展禁制并想要构陷的事情讲出来罢了。

    风乙墨冷哼了一声,不再说话,坐着一旁。

    看来屋内这些人就是所有的幸存者了,果然与自己猜测的差不多,彭家城的人放过了化神期修士与城主大人的公子、小姐,倒霉的只有武者与随行的修士。

    柳若眉原本想要说出五妹的事情,可见大哥、二哥根本没有人提起五妹,心中难免替五妹不值,充满悲凉,也就放弃了把此事说出来的念头,向风乙墨叮嘱了几句,便让他离开了。

    “四妹,你真的很看重那个奴才啊,敢为了他顶撞二哥我?等回城后,我非得向父亲告你一状不可!哼!”柳元壁见风乙墨离开,松了一口气,他刚才真的担心风乙墨会把自己的所作所为说出来,即便大家不会相信一个奴才的话,可是也会对自己产生不好的影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