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九章 押自己
    ..吞天仙帝

    风乙墨向柳若眉抱抱拳,进入房间内,拿出比赛规则手册,看了起来。

    比赛规则与柳域城选手选拔赛有所不同,或许因为参加星乙城武道奴仆大赛的选手都是从各城选拔出来的精英,价值比较大,比赛时候,如果一方投降认输,对手就不能杀死投降之人了。

    而且,比赛采取的是积分制度,如果战胜了后天武者,积一分,如果战胜一名先天武者,积十分。

    因为这个比赛并没有分开后天与先天之区别,选手的抽签都是随机的,如果是后天武者碰到了先天,那么算倒霉,直接认输了事。

    当然,如果对战双方都已经开始比赛,一方完全可以杀死另外一方,而不用承担责任。因此,历届武道奴仆大赛,都是充满了血腥,五千多人参加比赛,幸存者有半成就不错了。

    最后积分排名前五十的,将会代表星乙城参加整个傲来州的比赛,真真的百里挑一。当然,每个城积分决定了城在星乙府的排名,积分越高,城的排名越高,所分配的资源也就越多,也就是说,小小的武者,代表了各城的利益。

    如果选手死了,他身上的积分就消失,没有了任何意义,因此,活着才是比赛的最重要的目标。主动认输之人,积分将会减少一分。

    在高高在上修士眼中,武者的性命还不如自家的灵宠。

    风乙墨了解了比赛规则,便盘膝与床上,抓紧一切时间练功,尽量多积攒一些先天真气,来修补破损的经脉。

    柳盛飞的房间内,二公子柳元壁、四小姐柳若眉二人都在,气氛凝重。

    “四妹,你不该把五妹的消息透露给父亲,你不知道他老人家正在闭关吗,如果父亲知道了五妹的死讯,心绪不宁,走火入魔了怎么办?你太鲁莽了!”柳元壁瞪着柳若眉,指责道。

    “难道五妹就白死了吗?你作为兄长,如此冷血吗,五妹死了,在你眼中,就好像死了阿猫阿狗一样,太过分了!这么多天,你问过五妹的消息吗?没有!”柳若眉气的浑身发抖,胸脯剧烈起伏:“如果我修为足够强大,不需要你们,也不需要父亲,就替五妹报仇了!”

    “四妹,怎么跟二哥说话?现在的情况你应该清楚,彭家城实力雄厚,咱们不宜招惹他们,万一惹怒了他们,为了掩盖杀死五妹的真相,偷偷对咱们下手怎么办?还是忍一忍吧。”柳盛飞说道。

    “忍?放着五妹的大仇不报,忍气吞声,你们这是怕死!是怕他们杀了你们吧!”柳若眉十分不屑的说道:“你们胆子也太小了,这里是星乙城,给彭家城几个胆子,他们也不敢放肆,肆无忌惮的来杀人!”

    “哼,他们的确不敢明目张胆的来杀人,却可以偷袭,然后找几个无关紧要的人定罪了事,你能怎样?四妹,我以二哥的身份命令你,从今天开始,不要招惹彭家城的人,知道吗?”柳元壁把眼睛一瞪,厉声道。

    “你......”柳若眉失望的摇了摇头,起身走了。

    自己的这两个哥哥,有什么好事都冲在前面,可是一旦遇到危险,全都躲在后面去了,胆小如鼠,毫无担当,可是偏偏父亲极为看重他们,真是不知道父亲怎么想的。

    反正她在三天前,就把五妹的死讯告诉了父亲,想必父亲已经去了彭家城算账了吧。

    她离开了大哥的房间,来到风乙墨房间面前,神识扫过,发现风乙墨正在练功,满意的笑了,“没想到柳断生会如此用功,说不出能够为柳域城获得好的名次呢。希望他不要碰到彭家城的先天高手。”

    柳若眉刚才已经打听到,彭家城这一次为了武道奴仆大赛,可是下了不小的力气,招揽了一名极为厉害的先天武者,想要凭借此人,冲入到前二十名之内。

    ......

    第二天,赛场上人山人海,前来观看的人们花了二十块灵晶,购买了门票,按照顺序进入了看台区,在看台区最前面,是武者们的休息、待战区,十二名元婴后期修士飞身来到十二座擂台之上,他们是每一座擂台的裁判。

    当然,如此刺激、热闹的比赛,少不了赌局,一伙数百人的、统一穿着青色小衫的汉子,设立了二十几个盘口,开始押注。

    风乙墨掂量掂量自己的钱袋,灵晶少的可怜,于是低头向柳若眉道:“小姐,能不能借我一些钱。”

    柳若眉看了他一眼:“你想押注?”

    风乙墨点点头,“是!”

    柳若眉从身上扯下来一个储物袋,刚要递给风乙墨,想起他无非打开,小手在储物袋上一抹,出现一千块灵晶,塞给风乙墨。

    “多谢小姐!”风乙墨拿着一千灵晶,加上原来的三百灵晶,来到盘口处,直接压在自己名字上:“我赌柳断生胜!”

    坐在桌子后面的汉子看都没看他一眼,拿起笔,唰唰的写了一道凭证,递给他:“下一个!”

    一千三百灵晶,对于风乙墨来说是不小的资产,可是对于那些赌客来说,少的不能再少。

    风乙墨接过凭证,看了看,赔付比例是一比一,如果胜利了,自己将会赢得一千三百灵晶。

    这是因为是第一场比赛,赌客们对所有选手都不熟悉,所以全都的一比一的赔率,就看谁的点子更好了。

    回到待战区,他把凭证交给了四小姐柳若眉,柳若眉见上面是柳断生自己的名字,笑了笑,收了起来。

    卯时三刻,巨大的广场上响起了动听的仙乐,令嘈杂的广场一下子安静下来。仙乐飘飘,每个人都感觉好像在自己耳边响起,柔和而令人心驰神往,仿佛听到了这声声丝竹之音,神魂离体,一切烦恼化为虚无,化为了神仙!

    接着,天空中飘落无数的花瓣,一辆金碧辉煌、华丽的飞辇出现在天边,由两条飞龙拉着,眨眼便来到了赛场上空,两道人影出现,一男一女,男的英俊潇洒,金色锦袍,不过三十岁的样子,女子飘然若仙,一袭月白罗裙,面上遮着白纱,无法看清其容貌,不过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灿若星辰,明亮至极,光洁的额头温润如玉,身材婀娜,显然是一个绝美之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