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三章 玉面郎君
    ,精彩小说免费!

    “你们在干什么?”一个极其洪亮的声音响起,巡防营大统领出现,原本出声叫嚷的赌客们全都偃旗息鼓,闭上了嘴巴。

    风乙墨看得清楚,大统领的目光有意无意的向柳若眉、自己身上飘来,让他更加确定,上一次卖桂花糕的老人、大统领的出手,都是针对柳若眉或者自己而来,是有预谋的。

    可是,他无法看透大统领真正目的何在。

    风乙墨有持无恐的,然后安静的等待下面的发展,他知道,大统领不会袖手旁观。

    柳若眉上前一步,满怀气愤的把事情讲述了一遍,大统领目光冷冷的扫了一眼还站在桌子上的风乙墨,风乙墨只感觉那目光犀利,好像一下子就能看透其内心的想法,讪讪的笑了笑,从桌子上跳下来,抱了抱拳:“见过大统领!”

    主事见风乙墨一个小小武者竟然认识大统领,顿时感觉有些不妙,如果早知这个柳断生与大统领还有瓜葛,不如早给个面子了事了。

    “泰主事,愿赌服输,人证物证俱在,还是尽快赔付了吧。”大统领瞪了风乙墨一眼,缓缓向那个主事说道。

    柳若眉听大统领如此说,柳眉顿时瞪的溜圆,她没有想到大统领会为柳断生主持公道,还以为官官相护、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呢,不过,风乙墨却料到大统领会如此说,更加确定,那个卖桂花糕老者与大统领是针对柳若眉而来的。

    “这个......”泰主事忽闻大统领的这句话,有些犹豫,谁知大统领把眼睛一瞪,气势磅礴:“怎么?你们千山赌坊就是这般经营的吗?本座倒是要好好问一问郎永君,莫非是要店大欺客不成?”

    泰主事吓了一声冷汗,一直以来,郎永君都是在幕后,怎的今日大统领把老板放到台面上了,有些不敢相信,生怕再纠缠下去,还会有更多的信息暴露出来,连忙道:“大统领教训的是,是小的一时糊涂,这就给柳小兄弟办理。”

    “哼,这还差不多!”大统领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

    望着大统领离去的高大背影,泰主事又看了看神情泰然的风乙墨,心中一动,莫非这个武者果真与大统领有极深的关系?看来此时需要向老板汇报了。

    周围看热闹的人见没有热闹可看了,逐渐散去,看比赛去了。

    风乙墨顺利的拿回一百三十万灵晶,喜笑颜开。因为数量太多,千山赌坊给了一张蓝色卡,里面储存了一百三十万灵晶,可有在整个傲来州各地通用。

    “恭喜你了。”柳若眉见风乙墨笑的如此开心,说道。

    “这还得多谢四小姐啊!”风乙墨感慨的说道,如果没大统领,这笔钱肯定要不回来的。

    “呵呵,你应该谢谢大统领才是。没想到他竟然如此公正,是一个正人君子。”柳若眉言语间,对大统领充满敬佩。

    风乙墨想的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大统领向柳若眉示好,必有所图!或许,大统领也是奉命行事,可谁能够指使的动位高权重的大统领呢?显而易见,就是那星乙府权势最高之人---任行空!

    他看了看柳若眉,虽然柳若眉长的很漂亮,却不是绝色美人,一个统治偌大府的府主,不可能仅仅为了柳若眉的美貌而动心,他所图的究竟是什么?

    百思不得其解,风乙墨摇了摇头,跟着柳若眉回到待战区,等待第五轮比赛的结束。

    ......

    到了傍晚,第五轮结束,原来的八名先天武者死了一个断铜云,却多出一个实力强悍的柳断生,虽然柳断生还是后天武者的样子,可是没有人把他当做后天武者了。

    最终,有二百六十一人进入了第六轮比赛,他们的对手无一例外的全部被斩杀,没有人希望多一个竞争对手,这就是血淋淋的现实!晴雨拼着重伤,获得了进入第六轮的资格,令风乙墨担心,下一轮,晴雨恐怕就无法继续挺进了。

    来到抽签圆球,原本接近六千个血滴,只剩下二百六十一个,还有数十人失去了战斗力,得以活命,最终什么结果,却不得而知。

    风乙墨寻找彭家城的武者,却发现自己的血滴竟然又被人联系一起,不过,当他看清对手后,乐了,竟然是彭家城的雷猛。

    看来是有人暗中操纵了抽签血球,专门针对自己。

    他摇了摇头,不管对手是谁,都不会阻挡自己的步伐!

    回到客栈,风乙墨没有修炼混元功,脑海中出现以大智眼所看到的舍命拳,此拳威力巨大,关键是可有以先天真气凝聚虚影,隔空伤人,如果以此拳击中元婴修士,恐怕也得受伤。

    一夜时间很快就过去,修炼一晚舍命拳,风乙墨并没有感觉疲惫,反而神清气爽。仅仅一夜时间,他便掌握了舍命拳的要领,略有小成。

    第六轮比赛,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一些无法进入内场的人们,站在远处楼顶,翘首期盼,希望能够窥视一二。

    赛场内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千山赌坊的人,穿行于各个区域,鼓动人们下注,可是经过昨日一幕,许多人认清了千山赌坊的嘴脸,不愿意下注了。每个人都在想,如果柳断生没有大统领为其说话,钱肯定是要不回来的。

    只有少量顽固赌徒,进行了下注。

    泰主事听了下面人的汇报,眼睛眯缝起来,遥遥看着风乙墨所在的位置,满腔怒火,都是这个不知好歹的家伙,不仅损失了一百三十万灵晶,更是让客源流失大半,真是可恶!

    昨夜,他向老板玉面郎君进行汇报,老板表明上没有说什么,可是手指一直不断的敲击桌面,他知道,这是老板内心发怒的征兆,大气也不敢喘一下,等待老板的命令。

    “去,好好查一查那个柳断生,看看他与大统领到底是什么关系。根据本座对大统领的了解,他不会无缘无故的给一个陌生人背书的。嗯,还有那个柳若眉。”

    “是!”泰主事躬身一礼,退了出来,每一次面对老板,内心深处都有一种压抑、恐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