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六章 出手
    ,!

    有了修罗黑芯焰,就算对上低阶化神修士,风乙墨也有了自保的能力。

    两个时辰后,接近中午,风乙墨头疼才堪堪止住,可惜没有了月亮,灵慧术失效,无法修补识海,凝聚出灵识来,只能等待晚上再开始了。

    一招手,朱雀振翅钻入他的袖口中,蛰伏起来。

    回到铜雀寨,小铜雀还在打坐,这几天,小铜雀已经习惯了打坐、吐纳,隐有踏入练气期的征兆。

    “果然资质超人,仅仅凭借最基础的吐纳功法,照着样子去做,便有如此神速进展,太惊人了!”风乙墨由衷的赞叹。

    这种资质,如果放在净天界,惊为天人,任何宗门都得倾其所有,进行培养,可在小寰界,却默默无闻。

    只能说天才在小寰界比比皆是,根本引不起重视。

    而让风乙墨更加震惊的是铜雀寨的兵丁、喽啰在程之前的带领下,已经有五成人在武道上入门,展现出不凡的武修天赋。

    特别是程之前,进步神速,已经拥有数千斤的力量,超乎想象。而且,在风乙墨所弄来灵药浸泡身体后,三成人肉身增强,可以与野猪空手搏斗而不落败。

    风乙墨见大部分人已经入门,便把全部精力放在小铜雀身上,注意他的姿势,稍有不妥,便及时纠正,弄得小家伙苦不堪言,经常哭泣。

    可风乙墨心肠极硬,根本不为小铜雀的泪水所动,他这是要给小铜雀打好坚实的基础,不容他走一丝一毫的弯路。

    夜晚来临,一轮满月高悬夜空,风乙墨一早来到最高的树冠之上,盘膝而坐,运转灵慧术,月华便由灵慧术,变成奇异的能量,滋养着干涸的识海。

    嗡!嗡!

    空洞的识海发出细微的嗡鸣,接着颤抖起来,几乎是突然之间,磅礴的神识便从识海远处涌来,恰似久旱的土地适逢甘露,舒服的让他差点呻吟出来。他因为全部身心都放在灵慧术身上,并没有发觉满月倾泻出一大片银灿灿的银辉,把他包裹在里面,好似找到了一个宣泄口,尽情的挥洒月之精华!

    许多人包括不远处的铜雀寨的兵丁都发现了这里的异常,数百里之外,几道人影一闪而逝,直奔他这边飞来。

    短短半炷香时间,风乙墨的识海便恢复如初,甚至还强大了几分,可是,他的修为依然停留在元婴圆满,并没有踏入化神!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不过,神识散开,却能够覆盖三千多里,远超化神后修士,自然就看到了直奔这里而来的六七道身影。显然,他们都是被自己修炼异象所吸引来的修士。

    风乙墨心中冷笑,还真有不怕死的,也罢,就试一试法力是何等威力吧。

    来人都是元婴期修士,其中后期三人,中期两人,初期两人。

    很快,五男两女出现在风乙墨面前,狐疑的看着其貌不扬的风乙墨,为首的一名老者问道:“这位道友,可曾发现之前的异象,是不是什么宝物出世?”

    风乙墨摇了摇头,“没有看到什么异象。”

    “田师兄,跟他费什么话,就算宝物出现,也被他得去了。小子,乖乖的交出你的储物镯,让我们好好检查检查,如果让我们发现里面有刚才出现的宝物,哼,你就死定了!”

    一名年轻的元婴中期修士嚣张的对风乙墨说道。

    听到这里,风乙墨笑了,看来无论是灵界还是下界,装逼的人比比皆是,不论年纪、不论地点。

    “如果我不交呢?”风乙墨冷笑着说道,站起身,扫了一眼跃跃欲试的七人,伸手在须弥镯上一抹,雪藏许久的低阶魔帝出现,一指对方七人:“杀了他们!”对于如此蛮横之人,风乙墨可不会留手、手软。

    七人突然见到四丈来高的魔族,大吃一惊,纷纷祭出各自的法宝,老者神色一凛,厉声问道:“道友这是得了宝物,想要把咱们灭口吧?”

    风乙墨哭笑不得,他们还真敢想,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想宝物的事情,双手一撮,黑白相间的阴阳轮出现,不停的旋转,四面八方的灵气被其吸收过来,阴阳转变,散发强大的威能,向老者轰了过去。

    另外一边,低阶魔帝挥动巨大手掌,对准一名元婴初期修士拍了过去,他也知道欺软怕硬。

    “动手!”老者见风乙墨咄咄逼人,大喝一声,屈指一点,悬浮在他身前的一件飞剑极品法宝刺向阴阳轮。

    嗡!

    阴阳轮极速旋转,黑白相间的四片轮片涨至三尺,与老者的极品飞剑相持不下,令风乙墨很是满意。老者乃是元婴巅峰修为,且那法宝乃是极品中的顶级法宝,阴阳轮不过是一项神通,竟然与极品法宝旗鼓相当,实属难得。

    对方有七人,另外两名后期修士扑来,打算以三敌一,尽快解决风乙墨,另外四人则围攻低阶魔帝。

    那魔帝乃是一名血魔,被关押在图中山画卷中,充当第二分身的陪练,一直被挨打,也没有血食可吃,看到活生生的修士,眼睛顿时红了,一掌把元婴初期修士祭出的法宝轰碎,身形一晃,化为一团血雾,出现在元婴初期修士身后,双臂搂住了他的身体,张开巨口咬在他的脖子上,几乎一下子就把他的脖子咬断了,大口大口的吞食其血来。

    其他三人全被魔帝凶残的方式吓傻了,竟然忘记操控法宝去救人。

    这一边,风乙墨冷笑着一挥手,朱雀化为一道黑色的火线,直奔一名红脸的元婴后期修士而去,几乎瞬间,小小的朱雀便喷出一口浓浓黑色火焰,那红脸元婴修士的法宝刚刚飞出,便被火焰所包围,发出一声悲鸣,便化为了铁水。

    噗!

    本命法宝被毁,那红脸元婴修士又惊又怒,喷出一口鲜血,不等其后退,黑色的修罗黑芯焰便已经裹住了他全身,此人身上浮现出一件宝甲,可是宝甲在火焰焚烧下飞快的熔化,吓的魂飞魄散,惊呼道:“田师兄,救命!”

    然而,他话音未落,整个人已经嘭!的一声,变成了飞灰,只留下一个储物戒,被火焰一卷,送到风乙墨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