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我真想抽她
    “哈哈哈,憨皮师傅,你这菜做的真是地道。”

    就在这个时候,刘主任说的首长进来了,后面还跟着几个人,当然,亲自还有刘主任。

    “一般。”憨皮说完这两个字就没有再说话。

    在家里怎么都可以,在外面,他就是一个会做菜的憨货,溜须拍马憨皮不是不会,但是不能做。

    “憨皮,首长想看一下你做菜,你就做一个让首长看看。”刘主任连忙上去说道。

    怪不得这老头会过来,原来是想看自己做菜,估计也是吃的差不多了,本来憨皮不想理会,不过想了想还是做了,这可是一个宣传自己的机会。

    因为已经没有多长时间可以让他像现在这样自由自在的做菜了,还不赶快赚点钱。

    “行,我就做个酸辣土豆丝吧。”

    说完憨皮拿起一把尖刀,然后从下面拿起一个还没有削皮的土豆,左手把土豆扔在空中,右手的尖刀在手里刷刷转了几圈,迎着土豆过去了。

    眼睛根本没有看土豆,左手也没有闲着,在炝锅,这边锅炝好,空中的土豆皮也已经削完,然后就是在空中切丝,切好的土豆丝刚好落在锅里。

    在那是在做菜啊,简直就是在表演,并且还是一场精彩的表演,别说从来没有见过他这样做菜的首长一行人,就连见过的猴子都迷了进去。

    “好,太好了,我今天不但吃到了这辈子最好吃的饭菜,还看到一场精彩的表演。”首长给憨皮鼓掌。

    首长都鼓掌了,其他人还用说,当然是跟着鼓掌。

    “谢谢!”必要的客套还是要有的。

    “别人给我说你是神厨我还不信,吃过你做的菜我信了,现在看过你做菜的过程,我就更信了,你不愧神厨这个称号。”

    “首长,我说的没错吧?”

    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人向前走了一步,对首长说着。

    憨皮认识这个中年人,之前他孙子满月,憨皮去给他家里做过饭。

    “没错,没错,确实像你说的,真的很好吃。”首长点了点头。

    老头这一行人也就是过来看看,待了没有几分钟就出去了,我们还有别的客人,怎么可能在这里那么长时间。

    在他们走了以后,憨皮把剩下的几个菜做了,然后给自己和猴子炒了几个菜,两个人就在厨房吃了起来,其实主要是给猴子吃,憨皮在做菜的时候就吃的差不多了。

    憨皮和猴子这边吃完,外面也结束了,还是和以前一样,一个红包,一份谢礼,不同的是,这次多了一份,猴子也有一份,猴子的那一份和刘主任一样。

    另外猴子还比刘主任多了一个红包,至于憨皮的,那就不用说了,猴子和刘主任两个人加在一起也没有他的多。

    这也很正常,人家主要感谢的就是憨皮,猴子是帮厨,有一份很正常,至于刘主任就不用说了,人是他找过来的。

    。。。。。。

    “师傅,这给您。”

    在坐小汽车回去的时候,猴子把给他的红包递给憨皮。

    “不用给我,你自己留着吧。”憨皮没有接。

    “师傅,我用不着,还是给您吧。”

    “用不着也自己留着。”

    “哦!”

    没办法,猴子只能把红包又装了起来,他打算回去以后给师姑,因为在猴子心里,他现在所以的一切都是师傅给的,如果不是师傅,他还在外面要饭。

    “刘主任!”憨皮这个时候憨了一声。

    “唉!就知道你小子忘不了。”刘主任叹了一口气。

    说完以后,刘主任从兜里掏出来一扎票,这次给的比较杂,什么粮票,布票、油票,还有肉票,这已经形成一种习惯,每次让憨皮出去,都要给憨皮准备这些东西。

    “废话,别的能忘,这玩意能忘了。”憨皮给了刘主任一个白眼。

    小汽车还没有到大院门口,憨皮就看到小玉小琴眼巴巴的看着外面,不用想就是在等憨皮回来。

    “你们这两个小丫头。”憨皮下车以后,看着两个丫头摇了摇头说着。

    “憨叔。”

    “咕噜噜!”

    不知道是不是看到憨皮手里拿的好吃的还是怎么回事,两个小丫头肚子竟然响了,按现在这个时间,应该是刚吃完饭不久,不可能这么快就饿了啊,应该是看到好吃的以后自然反应。

    “小丫头,刚吃完饭就饿了。”憨皮揉了揉小琴的脑袋。

    “憨叔,我们没吃饭。”小玉小声的说了一句。

    “没吃饭?这是怎么回事?你妈没有给你做饭吗?”憨皮皱了皱眉头。

    “我妈在上班,是我奶奶做的饭。”

    “那你们为什么不吃饭?”

    “姐,奶奶不让说。”小琴连忙拉了小玉一把。

    “小玉,你给憨叔说到底怎么回事?”

    “奶奶不让我们吃,说饿一顿没有关系,晚上可以去憨叔家吃饭。”

    “这死老太婆,我真想抽她。”

    憨皮心里那个气啊,他不是生两个孩子的气,两个孩子说实话已经很乖,他是生焦慧雪婆婆的气,以前就是这样,什么好东西都给她两个儿子吃,把两个小丫头给饿的皮包骨,所以憨皮才让两个丫头去自己家吃,现在好了,根本就不让吃了。

    “憨皮,你又要抽谁啊?”一大爷从院子里出来。

    “一大爷,您说有这样当奶奶的吗?中午我不在家,竟然不让两个孩子吃饭。”

    “不让吃饭?这是怎么回事?”一大爷也皱眉头了。

    “还不是慧雪姐她那婆婆,说什么两个孩子饿一顿没有关系,晚上去我家吃,我说两个孩子怎么饿的肚子咕咕叫。”

    “这是有点过分了,这样憨皮,你还是别找她了,我先去上班,晚上回来我说说她。”

    一大爷这是怕憨皮那憨劲上来,真把焦慧雪婆婆给打了,憨皮不是不敢,以前就有过,这也是焦慧雪婆婆为什么害怕憨皮的原因。

    只是一大爷不知道,现在的憨皮不是原来的憨皮了,以前是憨,所以不管是什么人都去打,现在的憨皮,绝对不会动手打女人,不管这女人是多大年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