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三章 被红袖标追
    乡下就不一样了,很多人根本就不懂这些东西,有可能有青花瓷去喂猫喂狗,甚至用来去装油。

    这个年代假东西很少,就算是假的,也应该是清末明初时候的仿品,这样的也应该不多。

    “憨皮,那我们去收什么?”

    “就收瓷器吧,特别是那些有款的。”

    接下来憨皮就给他们普及了一些古董的知识,什么款,什么样式,当然,只是一些普通的知识,不需要说的太多,只要这些老物件有这些东西,可以这么说,最起码有一半是真的。

    “憨皮,那什么价收?”

    “什么价?这个还真不好说,你们自己看着给吧,不过有一点你们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你们吃亏。”

    憨皮没有给他们说价钱,但是憨皮知道,这些人也不会出高价去收,在这个年代天天在外面做倒买倒卖的生意,那个不是人精,这些不需要憨皮说的太明白,他们自己都知道。

    “行,我们听你的。”

    然后大家又商量了一下每个人要去的方向,反正就是帝都这一圈,在他们走的时候,憨皮又给了他们一些粮票,没有这玩意,出去以后吃饭都成问题。

    约定好两个月以后在这里见面,看到几个人出发以后,憨皮才骑着自行车回去。

    。。。。。。

    大院里,徐大海的家里,看着那一大堆老钱币,两口子心里那个美啊。

    “大海,你找到下家没有?”

    “还没有,憨皮这王八蛋藏的够严实的,我跟了他好几次,结果是一无所获。”

    “那现在怎么办,这些不能一直放在家里啊。”

    “放心吧,我这几天请个假,天天在后面跟着他,我就不相信找不到。”

    “那现在还收不收?”

    “收啊,干嘛不收。”

    对于这种贪得无厌的人,他们是没有够的,只要还有,绝对会想办法弄回来,这也是憨皮为什么给他下套的原因,如果是别人,根本就不会入套。

    “可是咱家没钱了,你还拿什么收?”

    “要不然这样吧媳妇,你再去你妈家看看。”

    “不用去了,我妈家的钱都让我拿回来了,前两天我哥还问我什么时候还钱。”

    “那现在怎么办?”

    徐大海也没有办法了,他现在实在是没有钱了,不但是他这里,还有他父母那里也是一样,而且徐大海借钱的时候,可是给了父母高利息。

    “大海,其实也不是没有办法。”

    “什么办法?”徐大海眼睛一亮,看着陈芳。

    “我们可以把这些废钱卖给憨皮一部分,然后拿着卖的钱再去收,虽然这个钱让憨皮赚走一部分,可是咱们也会收的越多不是吗。”

    “啊!这不是便宜了憨皮那王八蛋。”

    “那你还有别的办法吗?”

    陈芳这主意打的挺好,憨皮是一块钱收,他们是五毛钱收,把这些卖给憨皮一部分,虽然利益少了,可是手里资金多了,还可以拿着这些钱收的更多。

    “就这么着吧,除了这个也没有别的办法。”徐大海妥协了。

    “那你准备卖给憨皮多少?”

    听到媳妇说这个,徐大海就心疼,这些可是自己辛辛苦苦收回来的,没想到最后还是便宜了憨皮那王八蛋,可是眼前也只有这个办法。

    “这些可是我花两万六千多买回来的,卖给他五分之一吧,这样咱们就有了一万多一点,还可以收到更多。”

    贪得无厌往往是没有好下场的,徐大海就是这样,如果他能提前再卖给憨皮一次,就不会像现在这样,他是怕便宜了憨皮。

    “也行,虽然多了一些,卖的钱也多一些,就像你说的,还可以收到更多。”

    “嗯!我回头就去找憨皮。”

    。。。。。。

    憨皮这边,从花虎沟离开以后,憨皮就去了鸽子市。

    “多少钱?”

    憨皮问着一名年轻人,在年轻人面前有一只黄鼠狼,没错,就是黄鼠狼,看样子还是用夹子夹的,已经死了。

    “两块钱。”

    “行,卖给我吧。”

    憨皮没有讲价,因为年轻人卖的还公道,这玩意虽然没有多少肉,可是吃着还不错,最重要的是皮,这玩意冬天剪成鞋垫,那可是很暖和的。

    另外这玩意还要清理干净,要不然根本没法吃,骚,特别的骚,如果不清理干净,一锅肉就全部毁了。

    给了年轻人两块钱,憨皮就把这只死掉的黄鼠狼挂在自行车把上,然后开始穿梭在鸽子市各个角落,他这次不是来卖东西,而是来买东西。

    这个时候还是多买一些东西存起来,要不然到时候他可能自己都没有东西吃,这不是不可能。

    “大娘,您这是鹅蛋吧?”

    “对,是鹅蛋。”

    “怎么卖的?”

    憨皮这个时候,把自行车都收了起来,推着自行车不方便。

    “两毛钱一个。”

    “行,您这里有多少,我都要了。”

    “大叔,您这黑鱼怎么卖?”

    “一块钱一条。”

    “行,我全要了。”

    “大婶,您这芝麻也拿出来卖?这些多少钱?我都要了。”

    芝麻可是好东西,可以回去做芝麻酱,虽然供销社也有芝麻酱卖,可是和自己做的就差远了,做芝麻酱,这对于一名厨师来说根本不是什么事。

    用了半上午的时间,憨皮在鸽子市没有少买东西,就在憨皮准备回去的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快跑啊,红袖标来了。”

    顿时你就看吧,简直是鸡飞狗跳,呼啦一下,人就往四面八方跑,憨皮当然也要跑,不跑就被抓着了,他才没有那么傻,虽然他被抓着也没有什么事,可还是不愿意。

    “站着,别跑。”

    憨皮后面跟着两个红袖标,一边追一边喊。

    可惜憨皮根本没有搭理他们,越喊跑的越快,“麻蛋,早知道就不把自行车收起来了。”不过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晚了,还是快点跑吧。

    这玩意,就怕抓现行,只要不被抓现行,什么屁事都没有,就算是下次再碰到这些红袖标,他们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坏了,我怎么跑到这来了。”憨皮看着眼前的水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