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徐大海慌了
    “哥,你想吃什么?一会慧雪姐回来,我让她给你做。”

    “吃什么都可以,哦,对了,我炖了一锅黄鼠狼肉,里面加了不少辣椒,吃饭的时候估计吃一碗感冒就好了,一会你让慧雪姐炒两个菜,然后做点馒头,晚上咱们就吃这个。”

    “嗯!我知道了,你好好的休息吧。”

    陈晓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憨皮自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药,憨皮有点犯困,一会就睡着了,并且睡的很香。

    “哥,起来吃饭了。”

    憨皮被陈晓给叫醒。

    “这么快就吃饭了。”

    “还快,你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间了。”陈晓指了指外面。

    原来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怎么说憨皮最少睡了两个小时。

    “慧雪姐,麻烦你了。”

    “说什么呢?什么麻烦不麻烦的。”

    “师傅,您坐这。”猴子拉开一把椅子。

    “嗯!都坐下吃吧。”

    四个菜,两荤两素,如果加上憨皮烀的黄鼠狼肉,就是五个菜,足够大家吃的。

    “憨皮给,我刚才尝了一下,你烀的这个肉特别辣,你多吃一点,然后发下汗,感冒很快就好。”焦慧雪给憨皮盛了一碗。

    “嗯!你们也吃。”

    “吸溜,吸溜,好吃,憨叔,这是什么肉啊?真好吃。”小玉在丫头被辣的直吸溜嘴,还喊着好吃。

    “好吃就多吃点。”

    “憨皮,你就别管她了,你自己躲吃的。”焦慧雪又递给憨皮一个馒头。

    “憨叔,下次还做这个肉,这比鸡肉好吃。”小玉啃着一条腿。

    “你这丫头,你以为那么容易呢,憨叔都是第一次碰到。”

    要说这黄鼠狼肉真的挺好吃,主要你得会做,还有就是要清理干净,就像小玉说的那样,这可比鸡肉兔子肉好吃,鸡肉还好一点,只要做好了就挺好吃。

    特别是兔子肉,不管你怎么做都特别柴,其实不管是野兔还是家养的肉兔都一样,最好的办法是把兔肉和猪肉一起煮,如果有野猪肉就更好了。

    这样煮出来以后,猪肉就没有那么腻,兔肉也没有那么柴,可以这么说,猪肉和兔肉是完美搭档。

    “来,多吃点。”憨皮用勺子给两个小丫头一人盛了一勺子。

    “谢谢憨叔。”

    “谢谢憨叔。”

    “你不要管她们,你自己多吃一点,吃完饭赶紧去休息,估计明天早上就好的差不多了。”

    “我知道了慧雪姐。”

    其实不管是感冒还是发烧,只要能吃饭,就好的比较快,因为吃饭可以增加抵抗力和免疫力,很多人感冒发烧都吃不下去饭,这样就不容易好。

    “我明天请个假,在家照顾你。”

    “不用了慧雪姐,这不是还有猴子吗,你该上班就上班,不要管我。”

    “猴子会做饭吗?你明天中午吃什么?”焦慧雪白了一眼憨皮。

    这一顿饭吃的憨皮是畅酣淋漓,那叫一个舒服,他感觉感冒好了很多,吃完饭憨皮就被大家赶去睡觉,本来想玩一会再睡都没有玩成……

    第二天早上,还是焦慧雪做的饭,猴子根本就帮不上忙,憨皮决定了,等好了以后,要快点教会猴子做饭,要不然自己有点什么事,老是麻烦人家慧雪姐不好。

    “憨皮在吗?”

    刚吃完饭没有多大一会,徐大海站在中院和后院的过道喊,他现在已经不住在后院,连进来都不敢,只能在过道喊一下。

    “这徐大海干嘛呢?”焦慧雪皱了皱眉头。

    “管他干嘛!猴子,出去看看。”

    “好的师傅。”猴子说完就跑了出去。

    “徐叔,您找我师傅有事吗?”

    憨皮可以直接叫徐大海,甚至连陈晓都是直呼其名,可是猴子不能,毕竟低了一辈,其实也不是不能喊,就像小玉似的,就是直接喊徐大海。

    “猴子,你师傅在家吗?”

    “在,我师傅病了,在屋里躺着。”

    “病了?那这样吧,等你师傅好了我再过来。”

    “徐大海,憨皮问你有什么事?”焦慧雪从屋里出来。

    “呃!你没上班啊?”看到焦慧雪从屋里出来,徐大海愕然了一下。

    “难道你耳朵背,没有听到猴子说憨皮病了,我请假在家照顾他,说吧,你找憨皮有什么事?”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我就是想卖给他一些东西。”徐大海把手里提的一个包裹拿出来让焦慧雪看了一下。

    “你等着。”焦慧雪说完就进屋里了。

    其实根本不用他进来,憨皮在屋里就听到了,并且还知道徐大海要卖什么给自己,他已经站起来了,正准备往外面走。

    “憨皮,你这是要出去吗?”

    “没事的慧雪姐,我就到院子里,放心吧。”

    憨皮不是瓷娃娃,就这点小病,也就是焦慧雪才大惊小怪,按照憨皮的性格,屁事没有,他现在什么都可以做,甚至把饭店开门都没有问题。

    憨皮来到外面院子里,在石桌前坐了下来,说道:“徐大海,把东西拿出来吧。”

    “好的!”徐大海脸上一喜。

    “徐大海,你不是开玩笑吧?你要把这个换给我?”

    在徐大海把包裹打开以后,憨皮直接跳了起来,当然是故意的,他能不知道怎么回事。

    “憨,憨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徐大海已经感觉都不对劲了,只是还没有弄明白什么地方不对。

    徐大海还没有注意到,憨皮已经把买和卖变成了换,这个年代可是禁止买卖,换就显的比较重要了,特别是换钱,这更没有问题。

    “我说徐大海,上次我和你换的时候,看在是一个大院住着,我才把你那些不能要的给换了,没想到你这次拿过来的全部是不能要的,这个我不能换。”

    “什,什么,你,你是说这些不能要?”徐大海知道什么地方不对劲了。

    “没错,这就是一堆废纸,不,还不如废纸。”

    “不,不可能。”徐大海一屁股坐在地上,如果真像憨皮说的那样,他徐大海就完了,彻底的完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不不不,憨皮你骗我,我不相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