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憨皮慌了神【为马路刹刹刹加更】
    憨皮这是找借口留下老支书吃饭吗?也是也不是,他确实是要去一趟百货大楼,进一些饭店要用的东西,特别是烟酒这些,刚好老支书有一辆牛车过来,这下可以多进一些。

    憨皮是有空间,可是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放空间,像这种比较明显的东西,还是不要放空间比较好,毕竟没有看见你进货,就看见你卖,这有点说不过去。

    如果光自己家吃那就无所谓了,自己妹妹不会问这些问题,就算是问,憨皮两句话就可以解释过去,在饭店可不一样,大家都在看着。

    中午客人都走了以后,憨皮把饭菜端上桌子,看到桌子上的饭菜,老支书和跟他一起过来的年轻人,都没有动筷子,因为这太丰盛了,不是一般的丰盛。

    老支书这一辈子都没有吃过怎么丰盛的饭菜,至于年轻人就更不用说了。

    “吃啊,还等什么?”憨皮给老支书倒了一杯酒。

    “憨皮,这……这太破费了吧?”

    “老支书,您想多了,我们天天就是这么吃,不相信你问问她们两个。”憨皮指了指李雨熙和猴子。

    “嗯!”看到老支书看过来,李雨熙点了点头。

    “这……这……”老支书指了指桌子上的鸡鱼肉蛋,看着憨皮,说话都有点不利索了。

    “吃吧,吃吧。”憨皮点了点头,然后给老支书夹了一块牛肉。

    老支书今天算是见识到了什么叫奢侈,同时对憨皮的身份又有了一层认识,在这个年代,每天都能吃上这样的饭菜,估计整个帝都也没有几个吧。

    吃完饭以后,憨皮陪着老支书去百货大楼买了一辆自行车,同样也买回来一牛车的烟酒,当然,这么多烟酒是不能都放在饭店的,而是放在了后院。

    憨皮家里别的不多,就房子多,装这点东西,根本就不算什么。

    “憨皮,给你商量个事呗。”

    几个人帮忙把东西都卸了以后,老支书拉着憨皮走到一边。

    “老支书您说。”

    “您屋里那些人应该是老师吧?”

    “没错。”憨皮点了点头。

    “是这样的憨皮,我知道现在城里对老师是怎么回事,您看看能不能这样,帮我找两个老师,您放心,吃住我管,而且绝对不会亏待他们。”

    “老支书,您这是……”

    “唉!是这样的,村里很多娃以前都在公社上学,运动开始以后,学校都停课了,这些娃天天在家里呆着也没有什么事,这么大的娃也不能干活,我就想着,不念书可惜了。”

    听到老支书这么说,憨皮看着他,憨皮没有想到,老支书竟然有这样的觉悟,在这个年代,有这种觉悟的人绝对不多,而且这还是一个农民。

    “老支书,这个我可以帮您想办法,不过您那边安全吗?如果不安全,我可不能给您送过去。”

    “安全,安全,这个您放心,我们村都是些什么人,我想您应该明白,这绝对没有问题。”

    “如果是这样的话没问题,不过您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我这边可以给您留意一下。”

    “谢谢,谢谢,太谢谢了。”

    现在家里这些老师,憨皮是不可能借给老支书的,不是他不舍得,而是不可能,这些老师可都是在毛纺厂革委会挂着号的,如果少了一个,这责任憨皮可付不起。

    家里这些是不可能,但是别的地方可以啊,这次红袖标抓起来那么多老师,憨皮就是偷也可以偷出来几个,然后把他们给老支书送过去,估计那些老师也乐意。

    老支书走了,骑着他刚买的凤凰自行车,年轻人赶着牛车,两个人一起离开了憨皮家。

    就在憨皮想着去什么地方给老支书弄两个老师的时候,一大爷在外面喊了起来。

    “憨皮,你出来一下。”

    “一大爷什么事?”

    一大爷很少找憨皮,不过只要他来找憨皮,那就绝对有事情。

    “你慧雪姐去五院了,她让你过去一趟,哦,对了,还让你拿着钱。”

    “什么?一大爷,您说的是真的?”

    “这孩子,我还能骗你。”

    “我……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憨皮一下子慌了,他因为是焦慧雪进医院了,他可是一直把焦慧雪当成亲姐姐,甚至比亲姐姐还亲,听到焦慧雪去了五院,憨皮能不慌吗。

    最重要的是,焦慧雪还让他拿着钱去,因为焦慧雪不是没有一点办法,绝对不会张口和憨皮提钱,这次估计是大事,而且看一大爷气喘吁吁的,估计是从毛纺厂跑着回来的。

    憨皮这一会那还管那么多,推着自行车就往外面跑。

    “师傅,我跟您一起去。”

    猴子当然也听到了憨皮和一大爷的对话,也想过去看看。

    “你别去了,在家里呆着,对了,晚上饭店不开门,你想办法自己做点饭。”

    “哦!我知道了师傅。”

    虽然猴子很想去,很想看看他慧雪姨怎么回事,但是师傅的话也不能不听,再说了,师傅过去了,什么事都能解决,在猴子心里,就没有师傅办不成的事。

    可是猴子不知道,憨皮现在心里比他复杂多了,能用钱解决的事情,在憨皮这里都不是事,可是有一样憨皮解决不了,那就是病痛。

    一路上憨皮没有停一分钟,自行车骑的飞快,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去投胎。

    到了五院,憨皮连扎自行车的时间都没有,直接把这些车扔在门口,自行车还没有倒地,憨皮已经进了医院里面。

    “同志,麻烦问一下,焦慧雪在什么地方?”

    “憨皮!”

    就在憨皮问一名医生的时候,焦慧雪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听到这个声音,憨皮心里的一块石头落了地。

    “慧雪姐,你……你没事吧?”憨皮连忙转过身走过去,抓着焦慧雪的胳膊担心的问着。

    “我,我没事啊!”

    “没事你来医院干嘛?听一大爷说你来了医院,还让带着钱,把我吓了一跳,这一大爷也真是,话都说不清楚,看我回去以后怎么找他算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