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取冰,被发现
    晚上等客人都走完以后,憨皮炒了几个菜,把剩下的西瓜汁都拿了出来,大家就这样边吃边喝,就连陈晓这丫头也吃了不少,他晚上可是已经吃过饭,估计是又忙饿了。

    吃完饭以后,憨皮让李雨熙她们先回去,他准备一个人留下来关门。

    三个人没有说什么,就直接走了,就在憨皮把门锁着,也准备回去的时候,李雨熙又回来了。

    “你怎么还没有回去?”憨皮皱了皱眉头。

    “憨皮,我知道什么地方有冰块。”

    “嗯!什么地方?”

    “我家地窖里。”

    “你家地窖?”

    憨皮以前确实听说过有钱人家里有地窖,当然,这地窖可是和憨皮家菜窖不一样,这些有钱人家里的地窖,并不是放菜,而是放冰块。

    冬天冻一些冰块放进去,夏天就可以取出来用,憨皮一直不明白,这么长时间,这冰块就不会化。

    现在他终于可以亲眼看见了。

    李雨熙家,虽然现在已经没人,可是房子还在那里,因为李雨熙家里的房子是有地契的那种,就算是现在没有人用,还是李雨熙家里的房子,当然,除非给充公。

    不过就算是充公,也不会有人住,因为那房子超标,估计这个时候没有谁有胆子住在里面。

    “嗯!”李雨熙点了点头。

    “这样雨熙,你把地方告诉我,我过去看看。”

    憨皮没有打算带着李雨熙过去,毕竟还是他一个人毕竟方便,再说了,李雨熙现在的身份,也不适合在外面跑来跑去。

    “地窖就在我们家后院,地方毕竟隐蔽,如果不仔细找根本就找不到,最重要的是,有好几道门,就是不知道钥匙还在不在。”

    “钥匙的事你就不要管了,这个我来想办法,这样,你给我画个图,夜里我过去看看。”

    有没有钥匙,对于憨皮来说都一样,只要找到地方就行。

    “嗯!”李雨熙点了点头。

    憨皮连忙又把饭店的门打开,两个人一起进去,李雨熙按照她家的地形给憨皮画了一张图,虽然不是专业画图,但是还是看的很明白。

    “行,你回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处理。”

    “嗯!那我回去休息了,你也要注意安全。”

    “我知道,你放心吧。”

    憨皮回到后院,他并没有休息,因为他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不是去李雨熙家地窖,而是西厢房,西瓜汁卖这么好,用的西瓜一定不少,饭店的厨房太小,一下子放不了那么多西瓜。

    怎么办,憨皮只能把西瓜拿出来一些放在西厢房,这样可以随时用,而且他还可以每天补充一些,虽然会让人怀疑,但都是家里人,他们也不会说。

    而且憨皮完全可以说,每天夜里都有人送西瓜过来。

    把西瓜取出来两三百个,憨皮回屋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左右,这个时候大院里的人差不多都休息了,憨皮这才出去。

    在公私合营之前,李雨熙家是毛纺厂最大的股东,住的当然离毛纺厂也不远,憨皮骑上自行车,不到十分钟就来到李雨熙家的大别墅。

    可惜这里现在已经是人去楼空,大门紧锁,往日的富丽堂皇已经不在,现在变成黑灯瞎火,让人感觉到阴森森的。

    憨皮过来以后,看了看左右无人,就把自行车收起来,然后翻墙进去,按照李雨熙画的图,很快憨皮就找到了地方。

    一个不是很显眼的地方,木制的盖子,憨皮打开,下面是一个梯子,憨皮顺着梯子下去,大概有五六米深,憨皮脚在踏地,拿出一根蜡烛点燃。

    憨皮也看清楚了下面的情况,这里只是一个通道,就像一个菜窖,只是多了一个门,这里并不是放冰块的地方,也是,在这个地方放冰块,那还不全部化了。

    木制的门,憨皮没有钥匙,找了半天也没有看见锁在什么地方,没办法,只能武力破坏,反正这里以后也用不着了。

    破坏第一道门以后,憨皮往里面走,是一个向下的斜通道,走了大概十米左右,前面又出现一道门,这个门就不是木制的了,而是一道石门。

    还好这道石门不需要用钥匙,要不然很真有点麻烦,使劲推了一下,石门被推开,憨皮就感觉一道凉气扑面而来,浑身就感觉到进了一个冰窖。

    借着微弱的烛光,憨皮发现,这里很大,一块块长五十厘米、宽三十厘米,厚二十厘米左右的冰块,堆满了这个地下冰窖。

    少说也有上千块,虽然有一点融化的痕迹,但是并不严重,估计是因为时间问题,刚进去就感觉到凉爽,待了一会,憨皮就感觉到冷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冷。

    “娘的,这里完全可以当冷库使用。”憨皮骂了一声,然后就开始收这些冰块。

    看着挺多,等憨皮收完以后,也只是在空间里占一个角落,憨皮的空间可是按照立方算的,一立方米就是一百万立方厘米,这些冰块一块也就三万立方厘米,也就是说,一立方米可以放三十三块这样的冰块。

    憨皮的空间可是有一千立方米,别说这里没有三千多快冰块,就算是有,也不过占一百立方米,也只是空间的十分之一而已。

    把冰块收完以后,这里的温度马上就上升了不少,让憨皮感觉到不那么冷了,也是,那些寒气都是靠那些冰块维持,现在没有了那些冰块,也就没有了寒气。

    收完以后,再次看了一眼这个地方,憨皮头也不回的走了,按照原路返回,又翻墙出去,当然,在出去的时候,憨皮也没有忘了先看看附近有没有人。

    “什么人?”

    憨皮刚从墙上下来,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娘的,被发现了吗?”

    “可是不对啊,刚才自己看过,根本没有人,难道是因为天黑自己没有看清楚。”憨皮心里开始活动起来。

    要说憨皮也确实是够倒霉的,他确实是看了一遍,也没有发现人,可是他没有看下面,这就是所谓的灯下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