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五十九章 计划失败,救人 求全订,
    还是想别的办法吧,一次冻不病,还不是有第二次吗,憨皮就不相信了,他就病不了。

    为了能上床,憨皮也是拼了,竟然想到用这种办法。

    不过还别说,这办法还真不错,只要憨皮冻感冒或者发烧,这事情基本上就成了一半,就算是不能共枕,最起码也可以同床,憨皮要求不高,能同床就可以。

    “想什么呢?”

    李雨熙这个时候也进了厨房,看到憨皮在那发呆,就问了一声。

    “哦,没什么,你怎么不多睡一会,这个时候还早。”

    “不睡了,一会陈晓就带在那些老师过来了,我还在床上躺着,这像什么话。”

    “那你去刷牙洗脸吧,这里我自己就行。”

    “嗯!那我去了。”

    “去吧。”

    看着李雨熙的背影,憨皮摇了摇头,这丫头是越来越漂亮了。

    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真正成为自己的妻子,这辈子能娶到李雨熙,憨皮已经很知足很知足。

    “憨皮早。”

    “早。”

    就在憨皮快把饭做好的时候,陈晓带着几位老师回来了,看到厨房里的憨皮,大家都打了一个招呼。

    “在那边冷不冷?”

    “还行吧,因为人多,大家挤一挤,也没有感觉到冷。”一位老师说道。

    “那就好。”憨皮点了点头,说道:“这样,晚上你们回去的时候,带一瓶酒回去,冷的时候喝上一口,千万不能冻病了,要不然就麻烦了。”

    “谢谢你憨皮,不过真的没关系。”

    一瓶酒可是五毛钱,他们天天在这里白吃白喝就算了,如果还拿酒回去,那就有点太不合适,虽然他们是在教陈晓学习,可是憨皮把他们带出来,也同样是在帮他们。

    吃完早饭以后,憨皮他们也没有出去,冬天不用卖西瓜汁,再说了,想卖也没有了,就算是有,傻子才去喝这玩意,本来就冷,喝了不是更冷。

    没事憨皮也不出去,除非有什么抄家的买卖,憨皮才会出去,要不然就一直待到上午饭店开门。

    “憨皮,你进来一下。”

    就在憨皮看老师教陈晓和小丽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李雨熙在卧室门口喊了他一声。

    “这就过来。”憨皮连忙把瓜子放下来,拍了拍手就进去了。

    看到憨皮进来以后,李雨熙连忙说道:“憨皮,我想求你件事。”

    “有事你说话,咱们两个还有什么求不求的。”

    “看到这些老师,让我想起了我的老师,他们也被抓了起来,夏天和秋天还好,现在天这么冷,还不知道他们会怎么样。”

    原来李雨熙叫憨皮进来是说这件事,让憨皮白高兴了一场,不过李雨熙既然说到这个,憨皮也不能不帮。

    所以憨皮看着李雨熙说道:“说吧,你想让我怎么做?”

    “能救出来当然好,就算是不能救出来,我也希望能帮一些忙。”

    “这样啊!”

    “嗯!怎么样?是很为难吗?”

    “那倒不至于,不过你是清华大学的学生,清华大学在五道口街道那边,那边我没有认识的人,另外还是在郊区,我现在只能先过去看看,然后找点关系。”

    “嗯嗯!”李雨熙连忙点头。

    她也知道这件事不好办,如果是在新街口这边,以憨皮的本事,不说救出来,最起码也能和家里的这些老师一样,带到家里来,可是就像憨皮说的那样,那边他并不熟悉。

    不过李雨熙对憨皮有绝对的信心,通过这一段时间的接触,他发现,就没有憨皮办不成的事情,他没有答应的不算,只要答应了,就绝对会办到。

    “对了,你老师叫什么名字,一会你写给我,我先过去看看。”

    “好。”

    李雨熙写了两个名字在一张纸上,一个叫韩悦,一听就是个女的,另外一个叫杜一凡,是一名男老师,两个人的年龄都是在五十岁左右,这个李雨熙也给写了出来,估计是怕憨皮给弄错了。

    “憨皮,这两位老师以前都留过洋,他们是一对夫妻,韩悦老师是教外语,杜一凡老师是一名经济学教授。”

    “嗯!我知道了,这样吧,我现在就过去看看。”

    “好,麻烦你了。”

    “我说雨熙,咱们能不能别这么客气,你的老师也就是我的老师,这一点你放心,我绝对会尽心尽力去想办法。”

    “把这个戴上。”

    就在憨皮要走的时候,李雨熙拿起一条围脖套在憨皮脖子上。

    “不用,你自己戴吧,我不冷。”

    “在屋里不冷,出去就冷了,再说了,我又不出去,还是你戴吧。”

    “嗯!那我走了。”

    “好。”

    憨皮出去了,骑上自行车,虽然外面雪已经停了,可是路面上还是有不少积雪,骑自行车就要小心了,一个不好就会摔一个跟头,憨皮也是一样,不过他力气大,就算是要摔倒,只要一只脚接触到地面,就不会摔倒。

    再看看别人,从新街口到五道口,也就十来里地的事,憨皮看见摔倒的人就不下于十个,这些人也真是,不骑自行车不就行了,明知道要摔倒还骑,那就有点傻了。

    如果是憨皮,那他绝对不骑,坐公交车多好,虽然没有骑自行车方便,可是不会摔倒啊。

    憨皮没有直接去学校,而是去了五道口革委会,他想打听一下,再说了,他去五道口革委会,这里的人看在刘主任的面子上,怎么着也不会为难憨皮。

    憨皮进去了,推着自行车进去的,并没有人拦着他,低头看了一眼,从明白为什么,估计是自己这身衣服,自己也是穿着红袖标的衣服。

    其实他不知道的是,根本不是衣服的事,在帝都,穿红袖标衣服的人太多了,起码有几十万,一个不认识的陌生人,不可能让你随便进来。

    之所以没有拦他,是因为他胸前的像章,这可是玉质像章,这就代表着身份,这可不是一般人可以佩戴的,能带这种像章的人,不是自己有本事,也是家里人有本事。

    “你好,打听一下。”

    憨皮不知道去什么地方找人,碰到一个红袖标,憨皮就连忙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