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七章 伤口上撒盐 求全订
    “不用给我,大家一起吃,我把钱给你,其实我就是进来避个雪,一会公交车来了我就走。”

    “你这孩子,避雪就避雪呗,整那么多没用的。”

    这位售货员在四十多岁的年龄,叫憨皮孩子也没有错,再说了,是憨皮先逗的人家,人家说他他也不能说什么。

    “开个玩笑而已,阿姨不要太认真,再说了,我不是买瓜子赔礼道歉了吗?”

    “噗呲。”另外一名售货员笑了起来。

    估计她也是第一次看到憨皮这样有意思的人,可惜憨皮估计到没有意思,不知道怎么回事,每个供销社都是一群阿姨大妈级别的售货员,他就没有见过那个供销社有年轻的售货员。

    还好公交车并没有让憨皮等太多时间,要不然还真是无聊。

    上了公交车,给了售票员五分钱,找了个地方坐下。

    憨皮刚坐下,售票员走了过来,递给憨皮一张票。

    “不用了,我不需要票。”

    “那也要给您,您不需要可以扔了,但是我不能不给。”

    这售票员还挺有原则,也是,这个年代没有多少人没有原则,估计除了极少数人,就是憨皮这样的人,不过憨皮不是没原则,而是经过后世那个年代的人,对于这些东西根本没有什么概念。

    “那好吧,给我吧。”

    憨皮要是早知道售票员会把票送过来,刚才给钱的时候,他就等一下了,还让人家专门跑过来一趟,确实有点对不起人家。

    南城离北城并不远,坐公交车也就半个多小时,也是,这个年代的帝都本来就不大,也就是后世的二环以内,二环以外基本上就算是郊区了。

    陶然亭,白纸坊大街,齐主任就是在这里碰到的徐大海,憨皮也来到了这里,不过人海茫茫,想要找到徐大海也不容易,现在又下着小雪,路上根本就没有几个行人。

    可是憨皮还是要找,确切的说是等,等着徐大海出现,路上除了来来回回的红袖标,就剩下憨皮这么一个人,不过憨皮也是穿着一身红袖标的衣服,所以并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不过这雪下的有点烦人,没办法,憨皮在附近找了个供销社,进去买了一把伞,一把油纸伞,这个年代也就是这种伞布料那么紧缺,谁舍得用布料做伞。

    一片白茫茫的大街上,一个人,一把伞,还真有点诗情画意,可惜憨皮不是美女,要不然就更有画意,不是美女,也就没有人会去注意他,这倒是还不错。

    憨皮就怕别人注意他,别人都注意了,徐大海能不会注意,估计没等憨皮看见他,他就先看见憨皮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憨皮算是白忙活了,因为这一次如果让徐大海再跑了,估计想找他就更难。

    一上午什么发现也没有,没办法,憨皮去了附近一家饭馆吃了点东西,准备下午接着等,只有徐大海在这里出现过,那么就说明他住的地方离这里不远,之所以没有出现,估计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下雪。

    早上知道他要出来,李雨熙给他特别加了一件衣服,另外还把围脖,手套都给了他,所以憨皮并没有感觉到冷,下午等了一下午,还是没有发现徐大海,没办法,憨皮这样先回去。

    还是7路公交车,不过不是上午自己过来坐的那一辆。

    “回来了?冷不冷?”

    憨皮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去了饭店,李雨熙看到憨皮回来,连忙跑过来问。

    “不冷,对了,让猴子给我准备一个锅,我吃点东西,饿坏我了。”

    “你中午没有吃饭吗?”

    “吃了,不过味道不怎么样,我吃的比较少。”

    “行,我知道了,你等着,我这就让猴子给你准备。”

    饭店这边,憨皮基本上就放手了,他只要把底料调好就可以,需要什么口味,猴子就可以直接给顾客准备,根本就用不着憨皮在这里看着。

    因为不用炒菜做饭,饭店清闲了很多,李雨熙现在只负责收钱收票就可以,猴子一个人完全忙的过来,有时候如果李雨熙不在这里,猴子自己也可以。

    李雨熙去厨房告诉猴子,憨皮在一张长方桌坐了下来,就一个人,憨皮不可能坐大圆桌,那样太浪费,还好这时候店里的人并不多,要不然他只能带着火锅去后院吃。

    “看看这些够不够?”

    火锅还没有上来,李雨熙先把菜给上来了,而且大部分都是肉。

    “吆,可以啊,老板娘亲自上菜。”

    旁边一张桌子上,一名红袖标调侃着,这些家伙都是这里的常客,当然知道憨皮和李雨熙是两口子,而且还都认识,平时开个玩笑什么的,都很正常。

    “滚蛋,要不要我把你媳妇叫过来给你上菜。”

    憨皮是那种吃亏的人吗?当然不是,另外两个人比较熟悉,憨皮也给他开着玩笑,只是憨皮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为什么?因为大家都知道,这名红袖标的媳妇是个什么样的人。

    那绝对是个泼妇啊,不但泼,而且还很厉害,把这名红袖标收拾的服服帖帖,让他媳妇来给他上菜,那不是开玩笑吗,估计不收拾他就是好事。

    “哈哈哈哈哈。”

    “……”

    另外几名和他一起的红袖标听到憨皮这么说,都大笑起来。

    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件事,可能比憨皮知道的还清楚,要不然就不会笑的怎么大声。

    “你们这些家伙,一个个都不是好玩意。”

    这名红袖标气急败坏的说了一声,然后就开始低头吃东西,好像他吃的那不是肉,而是憨皮和另外几名红袖标,不过这也不能怪别人,谁让他先惹人家憨皮。

    整个新街口谁不知道,憨皮那是有名的疼媳妇,从来不会让媳妇受半点委屈,这家伙好死不死的就给碰上了,也活该他倒霉。

    “你啊,他说就让他说呗。”李雨熙给了憨皮一个白眼。

    可能是不忍心吧,憨皮这可是结人家伤疤啊。可以说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往人家伤口上撒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