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六章 冷落,回家 求全订
    “那个误会了,我们不是拦路抢劫,我们是执行公务。”一名红袖标举着手对着山里喊。

    “放屁,荒郊野岭的执行什么公务,我看你们就是拦路抢劫,都不准动,要不然小太爷的枪可不长眼。”

    大头还没有跑远,憨皮还是要把人留一会。

    听到憨皮这么说,几位红袖标哭笑不得,他们以为碰到了山里的猎户,对于这些猎户,他们也没有办法,这些人常年在山里跑,根本不管你外面的事。

    最重要的是,你还不能惹他们,惹了他们,你就等于说惹了麻烦,他们有枪,要报复你分分钟的事,如果你要想抓他们,那就更不可能,他们对山里熟悉,可以说山里就是他们的家,随便躲个地方你就找不到。

    可是这样一来,你就别想有安生日子过了,就等着他们的报复吧,保证让你活不过三天。

    所以说就算是这些红袖标,也不愿意惹这些山里的猎户。

    等了大概有十来分钟,估计大头差不多都回家了,憨皮和老支书使了一个眼色,然后两个人偷偷的遛了,他们是走了,可是那三个红袖标不知道啊,还老老实实的在下面待着。

    在憨皮他们走了以后,一名红袖标半天没有听到动静,就问旁边的一个人。“你说他会不会走了?”

    “不知道,要不然你试一下。”

    “滚,要试你试,我可不想身上多一个眼。”

    他们知道,这些猎户就是打也不会打他们的要害,但是身上多一个眼是没跑了,谁又愿意身上多一个眼。

    “哈哈哈,憨皮,没想到你竟然还有这一招。”

    “那当然,别忘了我也是红袖标,对付他们这样的人,就要知道他们心里是怎么想的,要不然还真不好对付。”

    “没错,这些红袖标太气人了。”

    “不过老支书,大头以后就不要出去了,他已经被红袖标盯上。”

    “我知道,这个你放心,以后大头就在村里待着,而且看样子那些红袖标并不知道大头是我们村的人。”

    “嗯!”憨皮认同的点了点头。

    如果那些红袖标知道大头是什么地方的人,就不会追的那么紧,直接去村里抓人就可以了,干嘛还追啊,不是给自己找罪受,他们这些人可是不需要什么证据。

    只要认定是你,就直接去抓,不管怎么说,先抓了再说。

    “有这玩意真好。”老支书看着憨皮手里的猎枪。

    “你喜欢啊,回头我给你弄一把。”

    “啊!真的假的啊?”

    “当然是真的。”

    一把猎枪对憨皮来说真的不算什么,他之所以去找刘主任要,是给这把猎枪要一个身份,老支书就不需要了,他就在山边,还是在农村,对于猎枪有没有身份根本就无所谓。

    “哎呀,那可真是太好了。”

    憨皮之所以给老支书弄一把猎枪,主要还是为了养殖基地,有一把猎枪,这里也安全不少不是吗,憨皮不可能天天在这里待着,只能把这里交给老支书。

    中午憨皮在老支书家里吃的饭,而且还是昨天柱子带回来的肉,老支书就要了一半,剩下的让柱子带回去了,这可是人家憨皮给柱子的辛苦费,他怎么能都要了。

    当然,老支书也知道,这也是憨皮让柱子给自己送一些回来,要不然他一点都不会要,而且那一块肉有十好几斤,估计就是一人一半。

    中午吃饭的时候,憨皮也和两位老师说了一下他们家里的情况,让两位老师放心,并且给他们保证着,有他憨皮吃的,就有他们家人吃的。

    吃完饭以后,憨皮就回去了,这一段时间光忙活着弄粮食弄肉了,都没有好好的陪陪媳妇,憨皮打算下午陪媳妇出去转转,地方他都想好了,就是东风市场,也就是之前和以后的东安市场,不过这里现在是东风市场,在六六年的时候给改的。

    之所以来这里,是因为这里卖的基本上都是小零食,也都是李雨熙爱吃的东西,他不缺钱,来这里正好,可惜零食不能当饭吃,要不然憨皮就不会这么着急,天天过来这里买零食吃就可以。

    当然,憨皮也没有空着手回去,自行车后座上带了两袋面粉,这个不是猪肉,憨皮完全可以大大方方的带回家,别人也只有羡慕的份。

    “买面粉去了?”

    “是啊二大爷,您老今天没上班?”

    “怎么没去,我今天早班。”

    “哦!”憨皮点了点头。

    院里这几位大爷,都在毛纺厂上班,毛纺厂还不错,没有受太大的影响,一直都在开工,也是,这可是毛纺厂,没什么也不能没有衣服穿吧,就算是那些红袖标也要穿衣服吧。

    “来来来,憨皮,给你说件事。”二大爷拉了憨皮一下。

    “什么事您说,咱们能不能别拉拉扯扯的,让人看见多不好。”

    听到憨皮这么说,二大爷连忙把手从憨皮衣服上拿开,说道:“是这样的,你那还有油票没,给我半斤油票,回头我给你钱。”

    “我说二大爷,你们家不是一直吃猪油吗?怎么想着要油票了?”

    “唉!憨皮,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还问我,现在买猪肉比买油还难,前一段时间我去买猪肉回来准备炼油,人家肉铺一次就卖给我二两,你自己说说,二两猪肉能干嘛。”

    二两猪肉确实不够干嘛,二两才多少,一百克,就算是全是肥肉,也不可能炼出一两油,再说这二两肉,如果在憨皮家里,估计都不够炒个菜。

    “不是,二大爷,你们家不是六口人吗?每个月好像有一斤二两肉的定量,你可以都买回来啊。”

    “是一斤二两的定量,可是一次就给二两。”

    “啊!”

    这个憨皮还真不知道,这一段时间他也没有去肉铺,难道现在的肉已经这么紧张,记得前一段时间自己去买肉,还没有这规定。

    “行,二大爷,一会我给你送过来,至于钱就算了,没有多少钱的事。”

    半斤油票还要钱,憨皮做不到,如果是外面的人那没的说,可是一个院的人,而且二大爷人还不错,让憨皮给他要钱,憨皮还真做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