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麻烦找上门,出手 求全订
    这些红袖标憨皮一个都不认识,虽然身上穿的衣服一样,可是地方不同,而且这些人很可能就是附近的人,这里是属于前门,就算是东华门那边的人过来,憨皮也不用搭理他们。

    憨皮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坐下来。

    “请问您吃点什么?”一名跑堂的过来问。

    “来这里还能吃什么?当然是烤鸭了。”

    “呃!”跑堂的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好的,请问您要什么烤鸭?”

    这个憨皮门清啊,在全聚德吃烤鸭,最多的有烤鸭二十四吃,憨皮当然不想那么麻烦,他就是过来吃顿饭,而且就一个人,弄那么一大桌子也不是那么回事。

    “就给我来一个简单一点的,多少钱?”

    “客人您好,我们这里最简单是是八块钱一只。”

    “八块?”

    憨皮声音提高了八度,说实话,这价格还真的不便宜,一只鸭子在外面也就卖一块五,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要八块,这可比自己饭店贵了不少。

    “哈哈哈,吃不起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就在这时,旁边一张桌上的一名红袖标鄙视的看了憨皮一眼,然后阴阳怪气的说着。

    憨皮看了地方一眼,没有搭理他,不是说憨皮怕了他,只是不愿意搭理他,他是来吃饭的,不是来置气的,而且这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憨皮不想惹事。

    有时候事情就是这样,你不惹别人,不见得别人不惹你,这不,就像是现在,那名红袖标看到憨皮没有说话,还以为憨皮怕了他,人就变的更嚣张。

    “看什么看,这里不是你这种人可以来的地方。”

    憨皮是不想惹事,可是现在不惹也不行了,他是那种让人骑在脑袋上还不敢吭声的人吗?当然不是,绝对不是,所以憨皮动了,而且很直接。

    走过去,拿起桌子上一只已经削完肉的烤鸭,一把抓着对方的头发,把这名红袖标给拉了一个连朝上,直接把鸭架往这名红袖标嘴里塞。

    一个人的嘴怎么可能塞下一只鸭架,可是憨皮就做到了,这个时候这名红袖标的同伴才反应过来,站起来就准备对憨皮动手。

    可惜他站起来的快,倒下的也快,就在另一面红袖标刚站起来,憨皮一脚就踢了过去,一下子踢在对方的迎面骨上。

    说实话,这地方可不是随便踢的,那种疼痛绝对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可以说是钻心的疼痛。

    踢完一个,憨皮对另外几个也站起来的红袖标说道:“一个个的都给我老实的坐下,要不然他就是你们的榜样。”

    憨皮指了指倒在地上,抱着腿惨叫的红袖标,那凄惨的叫声,让所有人都打了一个寒颤。

    “小子,这里不是我这种人来的地方,难道是你这种人来的地方。”

    憨皮说完拍打着被他抓着头发的红袖标,这家伙嘴里塞了一个鸭架,嘴唇都被鸭骨头划出血丝。

    没办法,一个人的嘴并没有多大,可憨皮就这样硬把一个鸭架塞了进去,不出血就怪了,这还不是最重要的,不知道是不是鸭架堵住了喉咙,让这名红袖标喘不出来气,憋的他满脸通红。

    当然,也可能是气的,但是他现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想说话都说不出来,因为嘴里的鸭架,想站起来就更不可能,憨皮的手劲有多大,对方靠在椅子上,憨皮抓着他的头发,让他脸朝天,他怎么起来。

    看着差不多了憨皮才把手松开,估计是感觉到还不解气,又踹了对方一脚,把这名红袖标给踹了一个跟头。

    “给我滚,下次不要让我看见你,要不然见你一次打你一次。”

    另外几个没有挨打的红袖标连忙过去把这家伙扶起来,看样子这家伙还是个小头目,帮着他把嘴里的鸭架取出来,就看见这家伙在那“啊啊啊”就是啊不出来声音,原来是下巴掉了。

    “哈哈哈,真好玩。”憨皮看到这个情况乐了。

    也是,那可是一只鸭架,塞在一个人嘴里,下巴不脱落才怪。

    憨皮没有在管这个,回头对跑堂的说道:“给我来十只烤鸭,快一点。”

    “呃!那个客人,您就一个人,一只应该就够了。”

    “谁告诉你我要一个人吃了,一只我在这里吃,另外九只,不,十只我带走,快点给我去准备,哦,对了,每只烤鸭的配料都给我配齐了,如果让我发现少了,我想你应该明白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憨皮说完瞄了一眼刚被他修理的红袖标。

    跑堂的当然也知道憨皮说的是什么意思,看了一眼那个被憨皮修理过的红袖标,然后对憨皮说道:“我这就去,您放心,一定给您准备全了。”

    “去吧。”

    在跑堂的进去以后,憨皮再次坐了下来,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再敢说什么,就连说话都小声了不少,至于那个被憨皮修理过的红袖标,就更不敢再刺毛,只是恶毒的看了憨皮一眼,然后结账走人。

    憨皮不怕对方报复吗?当然怕,不过对方现在应该顾不上他,估计会先找人把下巴给接上,等他们再回来的时候,憨皮早就没影了,他们去什么地方找憨皮。

    很快一种烤鸭送了上来,这个是给憨皮吃的,至于剩下的还在烤着,等憨皮吃完也差不多烤好了。

    一名师傅走过来,拿起烤鸭,利索的削了起来,憨皮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的看着,这名师傅的手法还可以,皮肉很快剥离,憨皮喜欢鸭皮沾糖吃,鸭肉卷起了吃,鸭架也不能浪费,憨皮让师傅给做了一个鸭架汤。

    不管是烤鸭,还是鸭架汤,做的都还不错,憨皮吃的很香,很快就把一只烤鸭给吃完,刚好他要的十只要打包的烤鸭也做好,一共八十八块钱,另外加肉票二十二斤,菜票十一斤。

    憨皮把钱和票付了,提着烤鸭就走了,到了外面以后,憨皮先把可以放在自行车上,然后推着自行车就走,来到一个没人的小胡同,憨皮把可以收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