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再遇顽主。小子,你给我等着 5/10求全订
    这个年代的人还是很朴实的,如果是在后世,不落井下石就不错了,憨皮可是亲眼见过后世那些落井下石的人。

    看热闹的也明白了,原来这三个年轻人是一伙的,谁也不是傻子,这还能看不出来。

    “小子,还想跑呢?”

    憨皮又是一巴掌拍在这个要跑的年轻人后脑勺上,这一下年轻人没有没有刚才那么幸运了,让憨皮一巴掌给拍趴下了,刚好趴在另外两个年轻人前面。

    “你,你敢打我们,小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

    被憨皮拍趴下的年轻人没有敢起来,他怕憨皮再收拾他,不过已经开始报名号,这样的混子就这样,看着要吃亏就开始报名号,不过憨皮还真想知道对方是谁。

    “老子不管你们是谁,既然碰瓷碰到老子头上了,只能说算你们倒霉,不过老子还是想听听,你们是些什么东西。”

    “我们是东直门成哥的人。”

    真东直门成哥?憨皮还真没有听说过,就在这个时候,憨皮忽然发现,外面看热闹的那些人都一个个走了,这就让憨皮奇怪了,想了一下憨皮明白了。

    这里就是东直门,这些看热闹的人也是这里的人,估计大家都知道这个成哥,甚至说憨皮这个成哥,这就让憨皮更感兴趣了,他还不知道,这四九城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成哥。

    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个成哥好像比自己在新街口还让人憨皮,听到他的名字,看热闹的就走完了,这可是比憨皮在新街口的威名还大。

    “成哥是个什么东西?”

    憨皮一脚踩在这名年轻人后背上,把年轻人踩的叽哇乱加。

    “快说。”

    “成哥,成哥就是成哥啊。”年轻人都快哭了,憨皮这一脚踩的可不清,差点没有把他肚子里的隔夜饭给踩出来。

    “给老子说清楚。”憨皮说完又踩了一下。

    “我说,我说。”

    经过年轻人一番讲述,憨皮算是明白了。

    这个什么狗屁成哥并不是打出来的名声,怪不得憨皮不知道,这个成哥是仗着他爹的权势才在东直门这边横行霸道,原来这个成哥的爹是东直门革委会的一名副主任。

    在东直门这边绝对算得上是手眼通天的人,这成哥之前是一名红袖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时候,本来他也应该去,不过他爹是革委会副主任,想把他留下来就太简单了。

    虽然没有去上山下乡,不过红袖标也不能做了,不做红袖标干什么,整天无所事事,最后就集结了一批靠关系没有走掉的红袖标,在东直门这边做了顽主。

    革委会副主任的儿子,道上的人都要给几分面子,没办法啊,谁让人家爹有本事,俗话说盗亦有道,别的那些顽主都是靠打,靠义气,这个成哥不是,他就仗着他爹的权势,在东直门这边横行霸道。

    而且这个成哥自称自己是东直门最大的顽主,天天带着一帮猪朋狗友吃喝玩乐,吃喝这些钱从哪里来,给家里要这绝对不现实,所以就干起了坑蒙拐骗这些勾当。

    真正的顽主,人家是什么,人家是义气,一群人玩在一起,有时候大家一起凑点钱,在一起吃一顿,人家这钱可不是坑蒙拐骗弄过来的。

    有的是从家里拿的,有的是想办法自己赚的,就算是碰到一起,也就是吃点喝点,然后没事站在马路牙子上看看来来去去的美女,当然,有时候也去拍妹子,哦,不对,这个年代应该说是拍婆子。

    憨皮面前的这三个年轻人,就是成哥的手下,也是一些靠关系没有走的红袖标,现在自称也是一名顽主,既然能靠关系没有走,家里还是有一些本事的。

    要不然他们也不敢这么嚣张,也是,很多嚣张的人都走了,另外就是,他们也不傻,就在东直门这边嚣张,有成哥的老子护着,基本上没有什么事。

    “回去告诉你们成哥,就说新街口的憨爷给他三天时间,让他亲自上门赔礼道歉,要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什么狗屁成哥,我倒是要看看,是他这个哥大,还是我这个爷大,给我滚。”

    憨皮不喜欢惹事,可是他绝对不怕事,再说了这件事是对方先惹他,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以后在四九城还怎么混。

    “看来是时候做一些事了。”憨皮心里暗道。

    以后这四九城就是那些老炮和顽主的天下,如果憨皮现在不做一些什么,估计很快就会被人忘了,这绝对不行,如果是那样的话,以后那些小猫小狗都敢给自己龇牙咧嘴,这个绝对不是憨皮所希望的。

    听到憨皮让他们滚,三个年轻人立马站起来就准备跑。

    “站着。”

    “您还有什么事?”

    听到憨皮的声音,把三个年轻人吓了一跳,还以为憨皮又要收拾他们,连忙齐刷刷的站了下来,其中一名年轻人哭丧着脸问了一句。

    “我是让你们滚。”

    “我们,我们是……”

    就在这名年轻人说他们是滚的时候,憨皮手指头动了几下,做了一个在地上翻滚的动作。

    “啊!”年轻人明白了,憨皮是真的让他们滚。

    “怎么,不愿意,要不然我帮你们。”

    “不用,不用,我们滚,我们滚。”

    没办法,三个年轻人只能在地上滚,这年头谁拳头大谁是爷,他们没有憨皮的拳头大,只能当孙子。

    当然,在他们心里,憨皮现在和一个死人差不多,而且不知道把憨皮骂了多少遍,但是不管心里怎么想的,可是该滚还是要滚。

    “小子,你给我等着。”

    三个年轻人滚了一段距离,感觉到憨皮不可能追上他们,就从地上站起来,然后对憨皮喊了一句。

    看到三个人这个样子,憨皮做了一个要追的架势,看到憨皮要追,三个年轻人吓了一跳,转过身就跑。

    憨皮才没有闲心去追他们,这不是一些小混混惯用的伎俩吗,输的时候留下一些场面话,可惜这场面话没有说完而已,就让憨皮给吓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