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憨爷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9/10求全订
    “大虎,和一大爷说说,你到底干了什么?”

    “我,我什么也没有干,我就在院子里玩,然后他就过来踢我。”

    “你个小王八蛋,你再说你什么都没有干。”憨皮说完就准备上去修理这小子。

    “憨皮,你,你干什么。”焦慧雪的婆婆拦大虎面前。

    “憨皮,到底怎么回事?”

    一大爷知道,问大虎是问不出来什么了,因为这个大虎被他妈给惯上天了,就算是干了什么坏事也不会自己说出来,有时候还胡搅蛮缠。

    “一大爷,你说这小王八蛋可气不可气,他竟然把小琴上学的铅笔给偷了。”

    “就这事?”一大爷看着憨皮,他没有想到,弄了半天就是因为一支铅笔。

    “对啊,就这事。”

    “我说憨皮,你至于吗?不就我儿子拿了那小丫头一支铅笔,你就这样对我儿子。”

    听到只是一支铅笔,焦慧雪的婆婆脾气也上来了,主要这就是一件小事,要不然她敢这样给憨皮说话,憨皮收拾不死她,就算是憨皮不能收拾,还不是有陈晓吗。

    “是啊憨皮,不就是一支铅笔吗?”一大爷也感觉到憨皮做的有点过了。

    “你们知道什么,小琴上学就一支铅笔,刚才我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她一个人在学校院墙外面哭,一个学生没有笔去上什么学。”

    “呃!”

    大家不知道是这么一个情况,怪不得憨皮生这么大气,整个院子里谁不知道啊,憨皮最心疼那小丫头,如果只是一支铅笔倒不至于,可是让小丫头哭了那就至于了。

    一个外人都知道,焦慧雪的婆婆能不知道,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大虎,大虎连忙把铅笔藏在身后,可是已经晚了。

    “那个憨皮,小孩子不懂事,要不然就算了吧。”焦慧雪的婆婆现在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

    如果只是一支铅笔,憨皮绝对不会这样,她也没有想到,小琴那丫头竟然为了一支铅笔哭了,那小丫头可是憨皮的心头肉。

    “哼,不懂事,他都多大了还不懂事,也就你自己说他不懂事,我算是看出来了,这小子以后进去也是因为你这个妈。”

    “算了算了憨皮。”一大爷过来拉了憨皮一把。

    “不懂事是吧,行,以后你再敢动她们两个的东西,我把你手打断,如果说我以大欺小,行,我也找小的收拾你。”

    憨皮说完,就喊了一声:“猴子。”

    “师傅。”

    “陈晓。”

    “哥。”

    中院闹出这么大动静,后院当然知道了,猴子和陈晓也出来了,不过是刚出来,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以后这小王八蛋再碰小琴小玉的东西,你们两个就给我狠狠地收拾,不打的他妈都认不出来,不准给我停。”

    “知道了师傅。”

    “知道了哥。”

    如果是憨皮收拾大虎,还有人说什么,那么陈晓和猴子收拾就没有问题,两个人虽然也比大虎大,可是并没有大几岁,在别人眼里同样是小孩。

    “哼!走,回去。”憨皮走的时候还瞪了一眼大虎,当然,还有他那个妈。

    “哥,这是怎么回事啊?你干嘛生这么大气。”

    在回后院的路上,陈晓还是问了起来,因为他感觉到哥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要不然绝对不会动手去打一个孩子。

    “那小王八蛋……”憨皮把事情说了一遍。

    “什么!哥,我现在就去收拾他。”

    陈晓听了以后,挽起袖子就要去收拾大虎,被憨皮给拉着了。

    “好了,想收拾他以后再说,这件事就过去了,刚才那么多人都看着,你这个时候去收拾他,这不是让别人说闲话。”

    憨皮回来的时候大家已经吃过饭,就剩下憨皮自己没有吃,猴子连忙去厨房把吃的给憨皮端出来,这是放在锅里的,所以并不是冷饭,憨皮心情不好,也就随便吃了几口。

    吃完饭以后,憨皮准备去休息一下,然后下午还要去做生意,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刘婶喊道:“憨皮,外面有人找你。”

    “刘婶,谁找我啊?”

    “不认识,是一个年轻人。”

    “年轻人?”憨皮皱了皱眉头,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这就出来。”

    “哥,谁找你啊?”

    “我也不知道,好了,我出去看看。”

    憨皮来到大院外面,就看到了来找他的是谁。“老鼠,你怎么过来了?”

    因为憨皮和他们说过,没事的时候不要出现在这边,不过还好,老鼠刚过来这边,还没有人认识他,估计这也是段飞故意让老鼠过来的。

    “憨皮,不好了,段飞他们给别人干上了。”

    “怎么回事?”憨皮皱了皱眉头。

    “展览路那边的几个顽主来咱们新街口拍婆子,让我们给碰上了,段飞就说了他们几句,然后就干上了。”

    “展览路的?”

    “嗯!就是展览路的。”老鼠确定的点了点头。

    “我知道了,在什么地方?”

    “在官园那边。”

    “走上车带路。”

    憨皮没有再废话,在他把话放出去以后,还有人敢来新街口拍婆子,不管他是不是给段飞干上了,憨皮都不会饶了他们,要不然憨皮的威信在什么地方。

    官园离憨皮住的地方并不远,还不到两公里,开车也就几分钟的事,憨皮到的时候,两拨人还没有开打,这让憨皮松了一口气,他是怕对方人多,段飞他们吃亏。

    憨皮二话没说,开着车就撞了过去,当然,这速度并不快,就这也把对方那些人吓了一跳,不明白这是什么情况。

    等把车停下来,憨皮从车上跳下来就骂道:“那个王八蛋敢在我们新街口拍婆子?”

    “憨皮。”

    “憨皮。”

    看到憨皮过来,段飞他们兴奋的喊了一声,不能不兴奋啊,对方可是比他们人多,而且还多的不是一个两个,有了憨皮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你就是憨皮?”

    对方一个年轻人歪着脑袋问了一声。

    “啪”憨皮过去一巴掌就抽在这个年轻人脸上,然后说道:“憨爷的名字也是你叫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