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三章 一辆特别的架子车 1/10求全订
    

    “你不用陪着我,你也去帮忙吧。”

    听到焦慧雪的话,憨皮看了看老支书都在帮忙,就说道:“行,你自己小心一点,别乱动,我过去帮忙。”

    “去吧,我真的没事,不用那么小心。”

    憨皮这是把后世那一套带了过来,在这个年代,人还真没有那么娇气,可是憨皮不行啊,他就是紧张,就是怕焦慧雪磕了碰了,这也不能怪他,他已经二十八了,好不容易有个孩子,他能不小心。

    有了憨皮的帮忙,大家就快多了,不到半个小时,车上的东西就全部卸了下来,然后就是摆家具,这个憨皮比较在行,一会就给摆好了,东屋他和焦慧雪住,西屋三个小丫头住。

    至于猴子和涛涛,只能去给段飞他们挤一挤,反正有好几个房间,再说了,这边都是炕,一个炕上睡几个人还不是很轻松。

    憨皮这边收拾好以后,就把焦慧雪扶到屋里休息,然后他就开始做自己的事情了,也不能说是他自己的事情,应该说是焦慧雪的事情。

    他要做一辆架子车,没错,就是架子车,不过是四个轮的那种,同样用牛拉。

    木头山里不缺这玩意,至于木工活,憨皮虽然不是很精通,但是做一个这玩意还真是不费劲,再说了,不是还有一群人帮忙吗。

    等憨皮把大架子弄好,已经是下午了,几个孩子也放学回来了。

    “爸妈,我想死你们了。”

    听到这话就知道是小玉,小琴那丫头说不出这么肉麻的话。

    “爸妈。”

    小琴也连忙喊了一声,跑了过来。

    “叔叔,婶子。”

    “小叔,婶子。”

    喊叔叔的是乐乐,这丫头一直这样喊,在她眼里,估计就憨皮这一个叔叔,至于涛涛,虽然喊着憨皮小叔,估计在他眼里,一个叔叔都没有。

    “都回来了,快点去洗洗。”焦慧雪走过来,一个一个把四个孩子都摸了一遍。

    因为在焦慧雪眼里,这四个孩子并没有什么区别,都是孩子,并且都是家里的孩子。

    “去吧,洗洗以后就去写作业。”

    虽然焦慧雪让她们去洗洗,不过憨皮没有说话,没有一个人动,她们就是在等憨皮说话,这不,憨皮刚说完,四个孩子就去了。

    “你呀,今天咱们刚搬过来,让孩子们轻松一下,你这到这就让她们去写作业。”

    “好了,孩子就应该学习,我知道你想她们了,咱们现在不是搬过来了吗,以后天天都可以见到,不在乎这一会。”

    “也是啊,我忘了咱们是搬过来了,我还以为……”

    “你还以为咱们就是过来看看,然后就走。”

    “行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你没有错,是我错了,其实我早就应该让你先过来。”

    “好了好了,不说这个,不过你这做的是什么?这是一个床吗?”

    看到憨皮做怎么一个奇怪的东西,焦慧雪不知道是什么,就问了憨皮一下,她是第一次看到这种东西,感觉到很稀奇,再说了,现在也只是一个架子而已,等全部弄好就可以看出来了。

    “不是!”憨皮摇了摇头。

    “不是,那是什么?”

    “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憨皮没有告诉焦慧雪,就是想给她一个惊喜,如果现在就告诉她了,那还来的惊喜,其实惊喜是无处不在的,就看你是不是去做,是不是用心去做。

    有时候你就算是做了一点点小事,也会让爱人特别感动。

    憨皮不需要焦慧雪感动,他只需要焦慧雪开心,只要焦慧雪开心,那么他就开心,这也算是对这个爱了自己十几年的女人一种补偿吧。

    现在这个院子里又建了一间厨房,之前都是在屋里做饭,不过焦慧雪来了就不行了,在屋里做饭油烟太大,所以老支书就让人在院子里建了一间厨房。

    不过这里就没有家里那么方便了,在家里都是烧炭,在这里只能烧木头,但是做出来的饭菜比烧炭要好吃多了。

    猴子现在就在做饭,暮暮在烧火,至于另外几个家伙,憨皮已经安排他们开荒去了,这里以后就是他的蔬菜基地,不但是这里,就连豆各庄也是一样。

    用了三天时间,憨皮终于把这辆架子车给做好了,这天早上,老支书过来找憨皮,看到憨皮推着一辆奇怪的架子车,之所以说奇怪,是因为这辆架子车有四个轮子。

    “憨皮,你这是什么?”

    “架子车啊!”

    “架子车,哈哈哈,憨皮,你这是架子车?”

    “对啊!”

    憨皮当然知道老支书为什么笑,因为这架子车根本就没有办法干活用,比较用架子车就是一个方便,可以原地转圈,可是如果用这个玩意,根本就没有办法原地转圈。

    毕竟它是四个轮,而且轮距还不小,估计转圈都需要一块地方,也就是说,这玩意在农村根本就没有什么用。

    没错,憨皮做这个玩意也不是用来干活的,而是用来拉焦慧雪的,为了减少农村土路的颠簸,憨皮在来这里之前,特意去毛纺厂弄了八个大弹簧。

    可以这么说,别看这辆架子车不好看,保证坐在上面给坐花轿一样,一点不颠簸,当然,也不可能像花轿一样的晃,可以说舒服无比。

    “我说憨皮,你做这玩意能干活吗?”

    “哈哈哈,老支书,我也没打算用这个来干活啊。”

    “啊!不干活你做这个干什么?”

    “来,老支书,上去试试。”

    “试什么?”老支书不明白憨皮要干什么。

    “你上去就知道了。”

    “行,我上去试试。”

    老支书听憨皮这么说,只能坐上去试试,在老支书刚坐上去,憨皮推着就跑,憨皮那力气多大啊,一辆架子车还不让他给推飞了。

    看到憨皮这个动作,把老支书吓了一跳,他在老胳膊老腿,开经不住这颠簸,可是接下来老支书就奇怪了,这可不是什么好路,为什么没有感觉到颠簸。

    憨皮推了一圈老支书,然后又推了好了,架子车停下来以后,憨皮问道:“老支书,怎么样?”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