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一十九章 收拾小鬼子
    憨皮带着几个孩子出去了,在憨皮他们走了以后,那些大师傅就围了过来问道:“主厨,那几个都是老板的孩子?”

    “对啊,怎么啦?”

    “不是吧,老板那么年轻,怎么有那么大的孩子?”

    “我说你们是不是没事干了,我师傅是长的年轻,行了,快点干活。”

    憨皮怎么可能说师傅娶了一个带孩子的,然后又有了小的,再然后前妻带着儿子找了回来,他又不傻,师傅家的事情还是不要在外面说的好。

    憨皮带着几个孩子回到家的时候,焦慧雪、李雨熙和陈晓已经吃过饭,当然是焦慧雪做的饭,不过她们还没有休息,应该是在等憨皮他们回来。

    知道憨皮带几个孩子去了饭店,根本就不需要担心孩子有没有吃饭这种问题,自己家开饭店,还能把孩子给饿着。

    “妈妈。”

    “妈。”

    小雪先跑了进去,然后就是陈泽,至于两个丫头是跟着憨皮一起进来的。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焦慧雪连忙过来准备给憨皮取外套。

    “不用了,我马上还有事出去,就是先把她们几个送回来。”

    听到憨皮还要出去,焦慧雪连忙问道:“那你吃饭没?”

    “我还没有吃,一会去饭店吃一些,不过这几个孩子已经吃过了。”

    憨皮把这几个孩子在饭店干的什么事情说了一遍,让焦慧雪还李雨熙也感觉到有点哭笑不得,这几个孩子还真是胡闹,估计也只有陈晓感觉到没有什么,因为这样的事她以前也干过。

    “行了,你们说会话就先休息,不需要等我,我可能会回来的晚一些,当然,也可能会早点回来。”

    “行,知道了,你去吧。”焦慧雪点了点头。

    看到憨皮要走,李雨熙也说了一句,“开车小心点,路比较滑。”

    “我知道。”

    憨皮走了,后院就剩下几个女人和几个孩子,陈晓当然还是住在她那屋,不过只能和小玉小琴挤在一起,也不能说挤在一起,因为现在的床比较大,就算是三个人睡在一起也不会感觉到挤。

    李雨熙和陈泽就不用说了,当然是住在东厢房,从正房住到东厢房,李雨熙心里那个难受,估计也只有她自己知道,可是为了儿子,为了憨皮,就算是心里难受她还是要住在这里。

    这也算是一种赎罪吧,谁让自己当年扔下憨皮走了呢,如果自己不走,现在住在那个屋子里的应该是自己,可是她又能怎么办,一边是爱情,一边是亲情,两个她都不想丢,可惜两个她都丢了。

    自己去了美国,还是没有能阻止奶奶的离去,不但是这样,还把自己老公给丢了,如果李雨熙早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不知道她还会不会离开,估计还是会吧。

    不说家里这边,憨皮来到饭店以后,那三个小鬼子果然还没有走,说实话,憨皮这么着急回来,就是怕这三个小鬼子走了,如果是那样的话,憨皮可能还要等一天。

    “老板。”

    “嗯!去给猴子说一声,给我弄点吃的,一会我还有事。”

    “好的老板,您找个地方坐一会,马上就过来。”..

    憨皮点了点头,就在离门口比较近的地方坐了下来,这样比较方便看着那三个小鬼子,憨皮今天就要让在三个小鬼子倒霉,谁让他们撞在憨皮手里。

    刘子萱进去了,估计是通知猴子去了。

    不知道是不是知道憨皮还有事情做,猴子给憨皮做的饭很简单,当然也很快,刘子萱进去没有几分钟,就端着一碗面出来了。

    刘子萱送过来的时候还有点尴尬,以为憨皮还发脾气,可是猴子已经做出来了,而且还让她送过来,刘子萱也没有办法,只能端了过来。

    可惜她不了解憨皮,憨皮这个人吃饭从来不怎么讲究,特别是有事情的时候,只要能吃饱就可以,什么大鱼大肉,什么素面馒头,只要能吃就可以。

    看到憨皮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直接就吃了起来,刘子萱这才松了一口气,心里想到,还是猴子比较了解他师傅,看来自己也要多了解一下,要不然以后可能要闹笑话。

    “行了,你去忙吧,不用管我。”

    “好的。”

    憨皮把一碗面很快就吃完了,可是那三个小鬼子还在吃,这几个小鬼子还真是挺能喝的,饭菜没有吃多少,酒倒是喝了不少。

    憨皮吃完饭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三个小鬼子终于吃完饭了,把账结了就往外面走,在他们走了有两分钟左右,憨皮也从饭店里出来。

    来到外面以后,憨皮上了车,在车上换了一件外套,然后拿出来一条围脖戴在脖子上,三个小鬼子没少喝,走路也比较慢,憨皮很快就跟了上来。

    先把围脖在脸上缠了一圈系在脖子上,这样就光露出两只眼睛,在路过一个胡同的时候,憨皮紧走了几步,来到三个小鬼子后面。

    三个小鬼子是三角形,前面一个后面两个,估计前面那个是头,憨皮上去以后,一手按照一个小鬼子的脑袋,“嘭”的一声,把两个小鬼子的脑袋撞在一起。

    听到后面有动静,前面走的小鬼子连忙回头看了一眼,可惜已经晚了,就在他刚把脑袋转过来,憨皮已经来到他身边,一个手刀过去,把前面这个小鬼子也给放倒了。

    接下来就比较简单了,憨皮先过去把前面那个小鬼子提着扔到胡同里,然后又过来把后面两个也提着扔了进去,看着倒在地上的三个小鬼子,憨皮露出一丝狞笑。

    上去就开始扒三个小鬼子的衣服,很快三个小鬼子每个人就剩下一条内裤,然后憨皮用他们的鞋带把他们的手绑着,又用他们的袜子堵着他们的嘴。

    做完这些以后,憨皮把三个人的衣服收了起来,然后就走了,这三个小鬼子很快就会被冻醒,不过等他们醒的时候,也是他们生病的时候,而且还不是一般的感冒发烧。

    憨皮并没有打算弄死他们,不是不敢,而是不能,现在这个节骨眼上,憨皮可不能给老人家找麻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