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不是吧憨哥,一天三块钱?”一名顽主惊讶的问着。

    别说是这名顽主,就连强子和魏东也是一样,一天三块钱,一个月就是九十,这还是交给憨皮的,要知道一名工人一个月才三十七块五,这马上就快赶上三个工人一个月的工资了。

    别的不说,就说他们之前给饭店送餐,一个月也不过才一百多块钱,难道这运货比送餐还赚钱。

    “我既然敢这么说,就是完全可以做到,这样,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不收使用费,这一个星期你们先试一下,如果不行,你们也可以不做,我绝对不会拦着你们。”

    “憨哥,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是怕赚不到钱,到时候给不了你这个钱。”

    “行了,你们的意思我明白,放心吧,如果真赚不到钱,我也不会给你们要这个钱,但是能赚到就必须给。”

    接下来三天时间,憨皮就给大家详细介绍一下每个人要去的地方,说一下路程,从什么地方都什么地方有多远,这个从地图上就可以看出来,因为地图是有比例的。

    这天是去提车的时间,一大早憨皮就开车来到新开胡同四合院这里,憨皮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到齐了。

    “来来来,大家都过来领衣服,每人一件外套,把你们身上的外套换下来,以后出去全部穿这个外套。”

    憨皮的运输公司就叫兄弟运输公司,这外套是憨皮让裁缝铺统一制作的,红色外套,后背上绣着兄弟运输四个字,前面口袋上面也绣着兄弟运输四个小字。

    等大家都把问题换了以后,憨皮笑了,还别说,还真像那么回事,这些外套憨皮做了一百多件,本来是每个人两件,这样可以替换着穿,现在只有十几个人,就多出来不少,不过还是一个人发了两件。

    “憨哥,你怎么也穿这个?”

    魏东换完外套以后才发现憨皮也穿了这么一身,就问了一句。

    “因为我和你们一样,也去蹬板车啊。”

    “啊!不是吧。”

    不但是魏东和强子,就连那些顽主都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也是啊,憨皮是谁,如果不知道的人还可以理解,可是这里有不知道憨皮是谁的人吗,那可是京城大饭店的老板,如果说有头有脸,憨皮才真是有头有脸。

    “我说你们这是什么表情,怎么,我不能蹬板车吗?”

    “不是,憨哥,我们没有这个意思,就是有点惊讶。”

    “行了,别废话了,咱们去提车,不过一共有五十多辆板车,咱们可能要多跑几趟。”

    “没关系,不就是多跑几趟吗。”大家都笑了起来。

    如果说之前还有点抹不开面子,看到憨皮也要去蹬板车,不管是强子和魏东,还是这些顽主,一个个再也没有一点别的想法,而且一个个还挺兴奋。

    以憨皮的身家都可以去蹬板车,他们算什么,忽然间这些顽主感觉到,其实蹬板车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而是一种荣誉,十几个顽主心里的变化就在这一瞬间。

    加上憨皮一共还有十七个人,本来憨皮还说要跑几趟才能把这些板车弄回来,板车行的主任给憨皮出了一个点子,把板车的前轮放在前一辆板车上,然后给绑好,这样一辆一辆,就给挂上了,每个人骑一辆,后面带两辆或者三辆。

    憨皮把剩下的两万五尾款给结了,然后十七个人骑着板车就回去了,把板车全部弄进院子里,今天是不可能出去了,因为板车还有进行各种改造。

    这些大家都听憨皮的,憨皮让怎么弄大家就怎么弄,首先就是给板车加一层皮,这个是必须的,因为板车是竹子,这玩意太硬,如果是装家具什么的,很可能把人家的家具给刮花。

    所以在上面必须要铺一层毯子,另外就是这样也可以拉人,软软的坐上去也舒服,不过这个毯子可不是光铺上去那么简单,还要叮上去。

    另外就是板车前面的筐子,这个要换下来,换成一个带锁的箱子,只有就可以装一些东西,比如工具绳索什么的,还可以防备丢失。

    还有就是牌照,这可是工商局给放的运输牌照,按说这应该是交通局的事情,可是憨皮这根本就不是机动车,所以只能工商局给发的一些牌子。

    忙活了一天,终于把所以的板车都给改造好,就连那些没人用的也一起改造了,反正也是耽误一天。

    约定好明天早上过来的时间,大家就把这些板车都给锁着,是那种连到一起锁的,然后大家就都回去了。

    “六子回来了?这衣服不错啊。”

    一名顽主刚回去,就碰到了一位中年妇女,这位中年妇女同样是一位顽主的母亲,而且这位顽主和六子一起过去的,可惜他没有跟着憨皮干,嫌丢人,六子留了下来。

    “是啊徐姨,这是我们公司发的,一个人两套。”

    “六子,你给姨说说,你感觉到蹬板车怎么样?”

    “挺好啊。”

    六子这家伙也有点生气,当然不是生这位徐姨的气,而是生这位徐姨儿子的气,他们这个筒子楼里有两个人过去,可是这位徐姨的儿子竟然回来了,现在就他一个人在憨皮的运输公司干。

    “有什么好的,给徐姨说说。”

    “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们明天才开始,反正我感觉到挺好。”

    “六子,那个你能不能给你们老板说一下,让坤子和你们一起去。”

    “徐姨,这个好像我说了不算,老板说了也不算。”六子摇了摇头。

    “那谁说了算?”

    这位叫徐姨的中年妇女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当然是坤子了,老板也没有说不让他去啊,是他自己不去的,因为他嫌丢人,他自己不愿意干,谁也没有办法。”

    “这……”

    这位徐姨也知道,六子说的没错,不是人家不让她儿子干,是她儿子自己不干,这个谁有办法。

    “好了徐姨,我先回去了,我看您不应该问我,还是回去劝劝坤子吧,我感觉老板说的没错,靠自己的力气赚钱,没有什么丢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