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九十五章 你们抢钱啊
    ,精彩无弹窗免费!

    “我明白了,你放心吧老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你知道就好。”老头给了憨皮一个白眼。

    晚上憨皮留了下来,在老头家吃了一顿饭,吃完饭以后,老头又叫着了憨皮,两个人又进书房聊了一会,当然是安排憨皮,让他注意一些,这才让他离开。

    憨皮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一点,看电视的人也都散了,电视机也已经搬了进去,不过大家还没有休息。

    “爸,您回来了?”

    憨皮刚进屋,小琴就跑过来抱着他的胳膊问。

    “嗯!回来了,你们怎么还没有休息?”

    “爸,我听雨熙阿姨说您要去南方?”

    “是啊,怎么了?”

    “那您去多长时间?”

    看到小琴希翼的眼神,憨皮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这丫头特别黏憨皮,现在虽然一天见憨皮的次数不是很多,可是也每天都可以见到,只要见到就可以,但是憨皮去了南方就不一样了。

    同时憨皮也知道,自己是这丫头的依靠,她和小玉不一样,那丫头整个没心没肺,当然,不是说小玉就不依赖憨皮,而是那丫头没有小琴那种依赖。

    “快了的话十天半个月,慢的话也就一个月左右。”

    “啊!去那么长时间啊。”

    “好了好了,不就一个月吗,我不在在一段时间,你雨熙阿姨会照顾你们。”

    “哦!知道了。”

    “好了好了,都去休息吧。”

    听到憨皮让她们去休息,小玉和小琴只能进去休息,客厅就剩下憨皮和李雨熙,另外就是陈泽,陈泽是和憨皮住,憨皮没有进去他也就在客厅待着。

    “你也进去休息吧,看看都几点了,明天还要上学。”

    “哦!”陈泽站起来也进了卧室。

    等陈泽进去以后,客厅就剩下憨皮和李雨熙,憨皮这时候问道:“小雪睡着了?”

    “嗯!那丫头吃完饭就睡觉,连电视都不看。”

    “这一段时间要麻烦你了,我明天早上直接去买票,买完票就不回来了,直接就走。”

    “我知道,需要我给你收拾一下吗?”

    “不用,我都收拾完了。”

    “那好吧,不过就你一个人过去吗?”

    “不是一个人,老鼠和我一起去。”

    没错,憨皮这次去南方准备带着老鼠,贸易公司成立以后,强子和老鼠都要过去贸易公司,毕竟贸易公司以后就是正规公司,当然要按照正规公司去做。

    “嗯!有一个人跟着好的多。”

    听到憨皮说老鼠跟着一起去,李雨熙松了一口气,老鼠这家伙虽然人长的比较瘦小,可是很聪明,而是做什么事比较稳重,这也是李雨熙松了一口气的原因。

    因为在李雨熙眼里,憨皮就是一个做事冲动,比较意气用事的人,可惜李雨熙并不知道,憨皮这都是装出来的,他这也是没有办法。

    如果不这样,他怎么给别人这种印象,他要的就是这个,别忘了这里是帝都,大家都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到了南方,憨皮绝对会夹着尾巴,因为人家可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这个年代的治安可不好,在帝都还好一点,特别是南方,这个时候的治安那就不用说了,憨皮再厉害,他还能厉害过子弹。

    一夜无话,第二天一大早,憨皮就去了帝都火车站,他没有开车过来,而是把车留在家里,这样李雨熙来回也方便,要不然把车停在火车站也是浪费资源。

    憨皮来到火车站的时候,老鼠已经到了,比憨皮来的还早。

    “憨哥。”

    “来这么早?吃饭没有?”

    “还没有。”

    “那行,这样,咱们先去买票,买完票去吃点东西。”

    “嗯!”

    两个人就这样去了售票口,这个年代坐火车的人并不多,所以也不需要排队,憨皮把介绍信拿出来递了过去,售票员二话不说就给了憨皮两张卧铺票。

    本来憨皮是让老头给他开两张介绍信,没想到老头说不需要,就这一张就可以,现在看来还真是不错。

    一张卧铺票从帝都到广州是四十八块五,当然,真是软卧的价格,如果是硬座就便宜了,只有十几块钱而已,两张票花了九十七块钱,可是把老鼠给心疼坏了。

    在去吃饭的时候,老鼠还对憨皮说,让憨皮把他那一张卧铺票给退了,他坐硬座,憨皮没有答应,并且告诉他,这是快发车的票,不能退。

    两个人吃完早饭以后,离发车只有半个多小时了,也没有再耽误,两个人就进站了,当然,两个人也没有少买东西,火车上的饭菜憨皮可吃不习惯。

    当然,这些也只是明面上的,在憨皮空间里也准备了不少吃的,这些明面上的东西就是打一个掩护,这样憨皮从空间取东西别人也不会注意。

    到了卧铺车厢憨皮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人,就像憨皮他们这一间,就他和猴子两个人,两个上铺根本就没有人,憨皮买的就是两张下铺。

    “憨哥,这里怎么没人啊?”

    “你问我我问谁。”

    憨皮当然知道怎么回事,这些卧铺都是给公职人员或者外国人准备的,如果没有人,那怕是空着,也不会卖给老百姓,这和后世可是不一样。

    因为火车上的人比较少,一路上也没有什么事发生,坐了四天三夜,不对,应该说是躺了四天三夜,两个人终于来到广州,出了广州火车站以后,天已经黑了。

    说实话,这个年代的广州和帝都就是不一样,别看帝都是首都,如果要说繁华,帝都拍马也赶不上。

    看看火车站外面那灯红酒绿就可以看出来,帝都火车站这个时候,不说是黑灯瞎火,可是和这里也没有办法比,这就是差距,这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里要比帝都开放的多。

    “憨哥,咱们现在去什么地方?”

    “先找个酒店住下来,然后出去吃点东西,再逛逛广州的夜景。”

    找了一家还算是不错的酒店,两个人就进去了,只是在开房间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在服务员说出房间的价格以后,老鼠来了一句,“你们抢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