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零七章 逛,要回去了【各种求】
    “不需要,就现在这些车,你就说可以给我优惠多少吧,另外这只是第一批,如果能让我满意,后面会有很多订单。”

    “三万二,这是最低价格。”

    “我说经理,我可是要三十辆,而且还是第一批。”

    一辆车便宜一千块钱,这真的和没有便宜没有区别,因为在憨皮心里价位,自己买这么多,三万一辆就不错了,要知道,这车虽然说卖三万三,可是真没有卖到这个价格。

    就司机买的那辆车,说是三万三,最后也不过三万两千五而已,如果按照这个算的话,憨皮买这么多,只是一辆车便宜五百块钱。

    这和没便宜有什么区别,当然,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憨皮这些车还要运到帝都,这又是一笔开销,如果这样算下来的话,比三万三还高。

    “先生,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些车您并不是在本地用,而是在外地用吧,这样,我们负责给您运输,您看这样行不行?”

    “你们负责运输?”

    “对,我们负责。”

    听到对方负责运输,憨皮心情好了一些,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不是不可以考虑,当然,憨皮还知道,对方运输和自己运输是不一样的。

    因为对方根本就不需要运,说帮自己运输,只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这些车都是从口岸过来的,口岸本来就在北方,如果让对方运输,只是在路过帝都把车卸下来而已。

    只是这和憨皮就没有关系了,如果人家现在把价格给自己便宜一些,然后让自己运回去,估计价格还可能要高一些。

    “行,你们负责运输,就按你说的价格。”

    就这样,憨皮花了九十六万,买了三十辆拉达2105型轿车,经理给憨皮开了一张在帝都火车站提车证明,帝都虽然没有销售点,不过上牌还是没有问题的。

    这个就和人家没有关系了,这都是憨皮的事,人家只是销售,怎么可能还管你上牌。

    把车买完以后,等于说憨皮在这边也就没有了什么事情,现在只要等徐老板把电器给准备好就可以了,这样憨皮和老鼠就可以直接回帝都。

    “憨哥,电器那边还需要几天时间,我们要不要趁这个时间去找一下那个骗子?”

    “我说你小子怎么还想着这件事呢?”

    在憨皮知道老鼠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后,连问对方叫什么都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对方就算是说过名字估计也是一个假名,想要找到对方那基本上不可能。

    这就给大海捞针没有什么区别,别说是在广州这么大的城市,就算是一个小县城找一个人都不容易。

    “憨哥,我不得不想啊,那可是十来万啊。”

    “行了,多少钱也就算了,这样,这几天没什么事,咱们就好好的逛一下广州城。”

    说实话,后世憨皮是来过不少次广州,可是如果说好好的逛一下还真没有,每次过来都是来去匆匆,这一次刚好有时间,憨皮还不好好的逛一下。

    从这天下午开始,司机就拉着两个人在广州城来回跑,去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的都是一些比较有名的地方,当然,也没有少买东西,这些东西当然不是憨皮给自己买的,而是给家人买的。

    老鼠也买了一些,因为广州这边的东西,不管是新潮还是款式,都要比帝都洋气的多。

    孩子们的,妹妹的,还有李雨熙的,憨皮就是没有给自己买,他这个人就是这样,对自己吃、穿、用,都不是很在乎。

    两个人不但买了很多东西,也把广州的各种名吃吃了一个遍,憨皮是吃的津津有味,老鼠就不行了,来到这边这么长时间,老鼠就没有吃过一顿面食。

    这家伙现在对面食的**,估计已经到了一个临界点,如果现在有馒头放在他面前,这家伙估计能吃十个,看他吃什么都提不起来劲头就可以看出来。

    几天以后,这天晚上两个人刚回到酒店,房间里的电话就响了,憨皮连忙接了起来。

    “喂,是陈先生吗?”

    “是我,请问……”

    “我是做电器的老徐啊。”

    “哦,您好徐老板。”

    “是这样的陈先生,电器我已经准备好了,白天给您打电话一直没有人接,我想问一下,这些电器送到什么地方?”

    “这样吧徐老板,明天上午我过去,然后带您去放电器的地方,您把电器拉到地方就可以。”

    “好的。”

    接下来两个人客气了一会就把电话给挂了,挂了电话的憨皮心里松了一口气,不是他担心电器的事情,而是因为他可以回家了,这一段时间看着他天天高高兴兴的在外面玩,其实心里像长草了一样。

    他的心早就已经不在广州,而是在帝都。

    憨皮打开自己房间的门,来到老鼠这边,敲了敲门喊道:“老鼠,开门。”

    “憨哥,什么事?”老鼠把门打开。

    “电器已经准备好了,这样,明天上午你去买票,我去接电器,咱们晚上就走。”

    “啊,憨哥,咱们可以回去了?”

    老鼠也兴奋了起来,这家伙和憨皮一样,早就想回去了,不过两个人想回去的理由不一样,憨皮是想家了,老鼠是想面食了。

    “对,可以回去了,明天晚上就走。”

    “耶,太好了,那我明天上午就去买票。”

    帝都和广州发车时间是不一样的,虽然是同一趟车,但是帝都是早上发车,而广州这边是晚上发车,当然,这趟车是每天一趟,只是一趟车而已,并不是一辆。

    第二天早上,憨皮把介绍信给了老鼠,让老鼠去买票,他一个人去了西湖路,司机也跟着老鼠去了,因为电器要收到空间里,憨皮身边当然不能有人。

    放电器的地方就是憨皮买的那家商铺,这么大的商铺放这些东西,根本就不显,东西已经准备好,七八辆解放牌卡车装的满满的,已经在西湖路路边停着。

    憨皮过去以后,徐老板就和他一起把东西拉到商铺那边,一群工人开始卸货,货卸完,清点了一下,憨皮就把余款付给了徐老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