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百一十五章 憨皮背黑锅
    只不过李雨熙这个甩手掌柜比憨皮更彻底,如果把总经理这个职位交给安娜,那么李雨熙基本上就没有什么事了,憨皮就不行了,他虽然也是把公司的管理都交了出去,可是他的公司太多,事情也就多。

    另外憨皮还有一家公司是他必须要亲自管理的,那就是贸易公司,这个憨皮交给谁都不放心。

    这不是他不信任别人,而是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做,毕竟这是一家国际贸易公司,估计除了憨皮,就目前来说,还没有人可以做好。

    这个就连李雨熙都不行,别忘了李雨熙在美国也有一家这样的公司,可是根本就没有什么起色。

    要不然李雨熙在美国的那家公司,早就和国内进行贸易了,当然,李雨熙建这家公司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她没有想到做贸易公司这么不容易。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做国际贸易没有那么简单,特别是在这个年代。

    李雨熙做别的都可以,就这个贸易公司不行,这都是因为别的公司都有憨皮的影子,唯独这家贸易公司是她自己做的。

    “如果你同意的话,等王府井这家店可以以后,我就开始对安娜进行任命。”

    “没问题,最起码我这里没有问题。”

    听到憨皮这么说,李雨熙紧紧地看着憨皮的眼睛说道:“另外还有一件事。”

    “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打算把公司都交给你打理。”李雨熙说这话的时候很平静,平静的根本不像是要把公司交给憨皮,而是给憨皮一个馒头。

    “什么?这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要知道,不管是在国内的生意,还是在国外的生意,这都应该是你的。”

    “那怎么会是我的,这都是你自己打拼出来的,和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憨皮怎么可能去要李雨熙的公司,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只是前妻前夫,别说只是这种关系,就算两个人是夫妻,憨皮也不可能要李雨熙的公司。

    “憨皮,你别忘了,我能有现在的成绩,不管是资金还是计划,都是你出的,基本上和我没有什么关系。”

    “你这话怎么说的,资金本来就是你的,当时离婚的时候,别的什么都没有给你,就给了你一些钱,至于另外那些点子,也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听到憨皮这么说,李雨熙摇了摇头说道:“当时是什么情况你比我更清楚,就算是给我钱,那也太多了。”

    “好了,咱们能不能别说这些事情,不管怎么说,公司我是不会要的,我有手有脚,如果我需要什么,我自己会去做。”

    作为一名男人,憨皮感觉到李雨熙是在侮辱他,当然,李雨熙并没有这个意思,憨皮也知道,这只是他自己心里的一种感觉。

    既然憨皮这么说,李雨熙也没有再坚持,刚好这个时候小雪在她怀里昏昏欲睡,所以就站起来抱着小雪去东厢房休息去了,在李雨熙出去以后,憨皮松了一口气。

    第二天早上吃完饭,憨皮和李雨熙一个人开了一辆车出去了,李雨熙是去麦肯基,憨皮同样也是,他之所以开车过去,是准备把车开到旅游公司那边。

    一辆这么拉风的车停在旅游公司前门店前,引起很多人顿足,当然也引起很多人围观,特别是那些来旅游的老外,这种加长宾利,别说是在这个年代的中国,就算是在国外,这也是很吸引人的。

    憨皮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要不然他干嘛把车开到这里。

    憨皮从车上下来,直接就往店里走,还没有等他进去,迎头就碰到了陆云悠。

    看到是憨皮,陆云悠连忙拉着他说道:“老板,您在太偏心了吧?”

    “怎么啦?”憨皮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明白陆云悠是什么意思。

    “老板,您干嘛把车放在这边,都是旅游公司,为什么不放在那边,还有,用人的时候,为什么就用这边旅游公司的人?我那边的人为什么不用?”

    憨皮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被陆云悠一阵发问,这就让憨皮更不明白怎么回事了。

    “冠希,这是怎么回事?”憨皮没有回答陆云悠,而是问旁边站着的冠希。

    “是这个的”

    经过冠希一番讲述,憨皮才明白是怎么回事,原来自己从南方买回来一批车的事情,昨天就已经在旅游公司这边传了开来,而且报名要开汽车的人很多。..

    可是冠希只接受了前门店这边的人,至于后海店的人一个都没有要,这不,员工就找到了陆云悠,陆云悠知道了怎么回事以后,就跑到这里找冠希理论。

    可是冠希这家伙不敢得罪陆云悠,就把事情推到憨皮身上,说这是憨皮的主意,他也没有办法,这不,就发生了陆云悠拉着憨皮说理的这事。

    当然,这不光是冠希讲述,还有陆云悠的补充,说实话,这让憨皮也是一阵头大,回头瞪了一眼冠希,这家伙把事情推到自己身上,自己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但是憨皮还没有办法,只能帮兄弟背这个黑锅,如果他这个时候要说这不是自己的主意,估计陆云悠以后都能不搭理冠希。

    “云悠,冠希说的不错,这都是我的主意,之所以这样,也是没有办法,你那边的人都是胡同游,对帝都的路并不是很熟悉,冠希这边就不一样了,他这边可是全帝都的跑,对帝都的路也熟悉,你想想,如果人家客人说去什么地方,你连知道路都不知道,那会怎么样。”

    “呃!”

    陆云悠没想到憨皮会这么说,而且说的还很在理,因为憨皮说的没错,确实是这个样子。

    “那他也应该给我说清楚啊,还说是你的意思。”

    其实冠希的意思和憨皮一样,都认为后海店的那些员工不适合,可是他又不敢和陆云悠这么说,害怕陆云悠不理解,所以才把所有的事情推到憨皮头上。

    说实话,这就是冠希的不对了,陆云悠又不是那种不通情达理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