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一十三章 猴子定亲
    ..重生过去当神厨

    白各庄离豆各庄不是很远,而且还要经过豆各庄,过了豆各庄有两公里左右有一条东西路,然后往东开,大概有四公里左右就是白各庄。

    白各庄憨皮没有来过,可以说一次都没有,虽然白各庄也是菜篮子公司下面的一个分公司,这里认识他的人不多,除了那些在憨皮公司上班的员工,基本上没有什么人认识他。

    白各庄憨皮可以找到,不过刘子萱家憨皮就找不到了,但是这不用担心,这不是还有猴子吗,他可是来过,只是刚进了白各庄,就不需要憨皮操心找不到地方了。

    因为他看见了刘子萱,另外在刘子萱身边还站着一男一女两名中年人,说中年人有点过了,这两位年龄大概在五十来岁,也算是中年人吧。

    如果憨皮猜的不错,这两位应该是刘子萱的父母,听说刘子萱的父亲是一名大学老师,不过现在已经不是了,在十年运动中被整了一下,现在已经辞职。

    看到憨皮的车过来,刘子萱带着父母连忙过去。

    没办法,憨皮也只能把车停下来,然后一家人下车。

    “师傅,师娘,你们来了?”刘子萱连忙打了一个招呼。

    “嗯!来了。”憨皮点了点头,然后说道:“这两位就是你的父母吧?”

    “是的师傅,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爸爸,这位是我妈妈。”

    刘子萱把父母介绍完以后,又对父母说道:“爸妈,这位就是我给你们说的我老板,也是猴子的师傅师娘,另外这位是猴子的小师妹。”

    刘子萱也没有忘了把小雪介绍一下。

    “陈先生您好您好。”刘子萱的父亲挺客气,上来就给憨皮握手。

    “您好啊亲家,我感觉还是叫亲家比较好,陈先生有点见外了。”憨皮半开玩笑的说着。

    “是是是,是我忽略了,亲家说的是。”

    憨皮没想到刘子萱的父亲一点也不像别的大学老师那样迂腐,这样的人还真是不错。

    李雨熙和小雪被刘子萱的母亲给拉着了,至于猴子,大家好像把他给忘了似的,不过也是,又不是不认识他,也不需要介绍,最重要的是,猴子在两边都不是外人。

    “亲家,咱们回去吧,离家已经不远。”刘子萱的父亲拉着憨皮的手,显得特别热情。

    “那行,有什么话回去再说。”

    既然离家不远,那就不用开车了,憨皮让猴子把车开回去,他和刘子萱的父母走路回去的。

    看到村里的那些村民羡慕的眼神,憨皮好像明白了什么,估计这个走路回去是故意的,刘子萱的父母就是要让别人知道,越多人知道越好。

    说实话,这个憨皮可以理解,在十年运动中,刘子萱的父母可是受了不少罪,如果是外人也就算了,很多是村里人对他进行迫害,现在虽然已经过去了,心里还是有点心结的。

    大家虽然没有见过憨皮,但是都知道白各庄也是憨皮公司的一部分,而且还只是憨皮菜篮子公司下面一个分公司而已,这样的机会,刘子萱的父母怎么能放过。

    知道怎么回事以后,憨皮对刘子萱的父亲就更热情了,两个人一边走一边聊,有时候还放开怀大笑。

    说实话,憨皮最佩服有学问的人,对于那些有学问还不迂腐的人就更佩服了,刘子萱的父亲就是这样的人。

    “亲家,对不起,刚才……”

    来到刘子萱家里,刘子萱的父亲连忙给憨皮道歉。

    只是他还没有说完就被憨皮给打断了。“亲家,您不用说了,我都明白。”

    没错,憨皮确实明白,在十年运动中,有多少老师被迫害,而且憨皮还知道,刘子萱的父亲好像被他们村的支书给整过,而且整的还不轻。

    刘子萱的父亲怎么做,憨皮完全可以理解,不光理解,还感同身受,陈晓能有今天,那不都是憨皮给她找那么多老师,如果不是那些老师,陈晓也不会有今天。

    “来,快坐,快坐。”

    刘子萱的母亲连忙把椅子搬出来,之所以没有进屋,是因为外面有太阳,这个时候外面比屋里暖和。

    “谢谢亲家,您也坐。”李雨熙客气的拉着刘子萱的母亲坐下来。

    至于小丫头,这个时候眼珠子转过来转过去,估计是好奇吧,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刘子萱的父母。

    猴子就不需要招呼了,这家伙正在一趟一趟从外面往里面拿东西。

    “子萱,快去帮帮猴子。”刘子萱的母亲比较疼女婿。

    估计全天下的丈母娘都比较疼女婿,当然,看不上女婿的丈母娘除外,显然刘子萱的母亲不是那个除外,那么就当然疼女婿了。

    “知道了妈。”

    “不用,你坐下休息吧,没多少东西,我自己就行。”

    猴子也是疼媳妇的人,当然不会让刘子萱去帮忙。

    这次虽然是双方家长第一次见面,不过很融洽,刘子萱的父母也不是迂腐的人,没有说什么带那么多东西过来,毕竟这是定亲,说这些就有点客套了。

    “老哥,对于两个孩子的婚事,您怎么看?”

    闲聊已经过去,憨皮就有话直说,因为憨皮不是那种磨叽的人,他也不喜欢磨叽。

    “哈哈哈,亲家,我们做父母的没有意见,只要两个孩子没问题,我们就没问题,不过亲家,丑话我也说在前面,我想我们家是什么情况您也知道,孩子结婚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的陪嫁,所以希望亲家能够担待一些。”

    “老哥,您如果这么说就没有意思了,什么陪嫁不陪嫁的,根本不需要,其实我和你一样,只要两个孩子好,别的都无所谓,我想您也知道,我们家是什么情况。”

    憨皮刚三十二,刘子萱的父亲都差不多五十了,两个人在这个年代,直接可以说差了一辈人,但是憨皮叫老哥的时候,那简直是张口就来。

    “是是是,这个我当然知道,子萱给我说了都不知道但是遍了。”

    “既然您知道,我想您也应该明白,我们家什么都不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