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百三十八章 甜蜜蜜
    “那好吧,我听你的,不过咱们去什么地方?”

    “去什么地方都行,只要没人打扰我们就可以。”

    “好,不过咱们什么都没有准备。”

    “我已经准备好了,衣服。”李雨熙指了指车上。“还有钱,这些我都准备好了,再说了,只要有钱,什么地方不能去。”

    “呃!”憨皮苦笑着摇了摇头。

    原来李雨熙那两个包裹装的不是吃的,而是衣服,看来李雨熙提前就已经安排好了,自己还以为她就是想出来转转。

    现在不是过去,过去你去什么地方,还要开介绍信,现在什么都不需要,虽然有些地方还要各种票,但是这个憨皮和李雨熙都不缺,那么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这样的话接下来两个人只要想好去什么地方就行啦,别的都不需要管。

    “怎么样?”

    看到李雨熙希翼的眼神,憨皮还能说什么。

    “好,那我们就来一个说走就走的旅行。”

    “说走就走的旅行?哈哈哈,没错,这不就是说走就走的旅行吗。”李雨熙高兴了。

    就是不知道她高兴的是什么,是可以给焦慧雪和小雪创造单独在一起的机会,还是高兴她可以和憨皮单独在一起的机会,这个估计只有她自己知道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李雨熙是高兴了,只要李雨熙高兴,那憨皮还有什么说的,再说了,这些年还真是亏欠李雨熙了,堂堂一个投资公司的总裁,美国华尔街金融大鳄,竟然每天忙活油盐酱醋茶。

    估计这说出去都没有人相信,可是李雨熙就是这么做了,她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和憨皮在一起,现在机会来了,那她还等什么。

    两个人吃完东西,又在水库边玩了一会,然后就开车走了。

    “你说咱们去什么地方?”憨皮再次问了一遍。

    没办法,因为这是李雨熙要出去,那么她就一定有想去的地方,憨皮可不能做这个主。

    “憨皮,咱们就来个全国游怎么样?”

    “全国游?”憨皮一脚把车给刹着了。

    这不是开玩笑嘛,没错,现在运动是过去了,去什么地方也不需要介绍信,可是很多地方还是很封闭,甚至说对改革开放根本就没有实施。

    在帝都,甚至在帝都附近都无所谓,可是去了外面可不行,当然,如果就憨皮一个人那倒是无所谓,这不是还有李雨熙吗,别忘了两个人还没有复婚。

    这个年代可不像后世,两个人谈恋爱就可以住在一起,在这个年代还是很封建的,如果被抓着,那可是会治罪的,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对啊,全国游,现在天气比较热,咱们就往北方去,等天凉快一点,咱们再往南方走,虽然我们两个都是中国人,可是咱们连自己的国家都没有看过。”

    “那好吧,我听你的。”

    憨皮也是豁出去了,不就是全国游吗,再说了,别的不说,就憨皮开这辆车,估计路上就没有几个人敢找他麻烦,还有就是,如果真的有什么事,那还不是可以打电话吗。

    别的人先不说,就那些老头也不会看着憨皮出事,别忘了这还有一个李雨熙,另外憨皮甚至可以打着投资的幌子在外面跑,估计那待遇就不一样了。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

    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开在春风里

    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

    你的笑容这样熟悉。

    就在这个时候,车喇叭里传出来甜蜜蜜这首歌。

    “老公,这,这是你的歌。”

    “你,你叫我什么?”

    憨皮并没有去纠结什么歌曲,而是转过头问李雨熙,因为李雨熙刚才竟然叫他老公了。

    “没,没什么,我说这不是你的歌曲吗?怎么是别人唱的,难道说是盗你的歌。”

    “歌曲先不说,你刚才叫我什么?再叫一遍。”憨皮笑了笑。

    “不理你了。”李雨熙说完转过头去。

    “哈哈哈。”憨皮笑了,开心的笑了。

    听到憨皮的笑声,李雨熙像看神经病似的看着他,然后说道:“我说你是不是有病啊,别人盗版你的歌曲,你竟然还笑。”

    盗版,憨皮这下子变成苦笑了,本来是他憨皮盗版别人的歌曲,现在被憨皮说成别人盗版他的了,不过李雨熙这么说也没错,在这一世,是憨皮先唱的这首歌,那么憨皮就是正版。

    “不行,回头我要联系律师起诉这个唱你歌的人。”

    其实李雨熙这样做并不是说这首歌值多少钱,李雨熙还缺钱吗?那当然不可能,她之所以有这么多反应,是因为这首歌是憨皮唱给她的。

    “好了,不就一首歌吗,再说了,这样也好,可以让更多的人听到。”

    “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就这么决定了,如果你喜欢,我还可以写给你。”

    说实话,憨皮现在还真不敢乱唱歌给李雨熙听,因为不知道那一天,他唱的歌曲又被别人给唱出来,憨皮又没有打算去唱歌,更没有打算进军娱乐圈。

    他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为了稳着李雨熙而已,要不然李雨熙还真有可能去起诉,她不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当然,这也要看是因为谁。

    李雨熙是个心地善良的人,但是不能粘着憨皮,只要沾着憨皮那就坏了,李雨熙马上就会变成坏人。

    “算了吧,我们还是走吧。”

    “好,走。”

    就这样,两个人听着甜蜜蜜,甜蜜蜜的开车往下一站,憨皮他们下一站是北戴河,刚好离帝都也不远,一个下午绝对到了。

    憨皮他们走了,下午陈泽和小雪带着陈林从外面回来,进屋就发现桌子上有一封信,看字迹是李雨熙留的,就连忙打开看了看,等看完才知道,老爸老妈竟然离家出走了。

    “小妹,谁留的信啊?”陈泽也看到了,不过他没有看信。

    “妈留的。”

    “妈留的?妈留信干嘛?”

    “爸和妈离家出走了。”

    这丫头估计是有点生气,把憨皮和李雨熙出去玩说成离家出走。

    “不会吧,我看看。”陈泽把信接了过去,然后看了一遍。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